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的是幕后黑手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棋局

第四百三十八章 棋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较为简陋的审讯室之中,林清圣看着死去的刑天族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刑天族人太决绝了,决绝的没有给自己留下丝毫的退路。
  
  他们究竟为什么忽然从守护人间数千年的角色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就近有什么样的力量在逼迫着他们来攻打人间?
  
  一种深深的寒意似乎渗透入了他心中。
  
  他感觉自己似乎看到末日边缘的光,那绝望的光芒。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对错,所有人都要为活下去搏命罢了!”
  
  林清圣喃喃自语地念叨着这么一句话。
  
  林清圣尽管从其中听不出来为什么这些人要强行“入主人间”,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那种绝望,似乎这些刑天一族的族人已经没有了退路。
  
  而同样的是人间也没有了退路。
  
  所有人都没有退路,所以这会是最后的一战。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刑天族人如此决绝?
  
  林清圣感觉自己必须问清楚,他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人道:
  
  “还有俘虏吗?”
  
  虽然问出了这句话,但是林清圣还是没有把握去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他也只能这么做。
  
  泰山之上的大战就没有停息过,那巨大的动静即便是这里也能够清晰地听到那里的战鼓。
  
  审讯室之中,站在林清圣身边的李成铭闻言回道:
  
  “还有两个,但是也都和这个一样已经在油尽灯枯的边缘了,这些刑天族人都很硬气,没有任何轻伤的俘虏。”
  
  简单地说是硬气似乎并不怎么妥当。
  
  李成铭难以形容刑天族人这种的决绝,他们就像是每一个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有进无退,有攻无守。
  
  以至于在人间这边根本没有几个俘虏,如果不是到了根本无法自杀的程度,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被俘。
  
  甚至很多人到了这步也会被他们自己人杀死,就像是不想让同伴的尸体落在敌人的手中。
  
  “带过来,继续审!”
  
  林清圣现在只能想办法在俘虏身上。
  
  李成铭没有说什么,直接摆了摆手。
  
  “带人!”
  
  随着李成铭的声音响起,很快又是一个刑天族人被带了上来,他的亏物语身上双手已经被砍下,鲜血顺着断臂之处流淌而出,滴落在大地上。
  
  而一条腿也从膝盖的部分断裂,整个人的形象凄惨无比。
  
  但是他眼中的怨恨与疯狂却依旧没有任何的隐藏。
  
  “你们该杀了我!”
  
  一上来,林清圣还没有开口询问,那看上去只剩下一口气的刑天族人便主动开口道。
  
  他的眼中没有丝毫求生的意志,他似乎在进攻人间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彻底死在这里了。
  
  那种疯狂让人不禁地胆寒,即便他们是审讯者,但是此时面对这个被审讯者却依旧胆寒。
  
  坐在审讯座椅之上的刑天族人冷冷地看着林清圣等人,似乎他不是被审讯的人,而是审讯的人。
  
  “不然有机会我一定会从你们身上咬下一口肉。”
  
  那在死亡边缘的沙哑声音渗人肌骨,似乎这已经残废的刑天族人下一刻就会用他的嘴作为最后的武器。
  
  李成铭甚至本身毫不怀疑这一点,因为他见过这些刑天一族战斗起来的凶猛与悍不畏死。
  
  林清圣闻言眉头也攒簇起来,他之前已经采用过强硬的态度,但是在上一位刑天族人那里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所以现在林清圣决定改变自己的方法。
  
  林清圣看着眼前残废的刑天族人,能够感受到那种求死的意志,他俯下身看着这位刑天族人缓缓地道:
  
  “你对我的恨,毫无道理不是吗?”
  
  至少在林清圣看来这种恨意简直是莫名其妙。
  
  林清圣盯着眼前刑天族人的眼睛缓缓地道:
  
  “我们并没有仇恨,甚至从前几日前根本就不认识,我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要发动这样的悍不畏死的进攻,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吗?”
  
  “谈?”
  
  那残废了的刑天族人眼中已寄回闪烁着强烈的战意,他冷眼看着眼前的林清圣道:
  
  “我们没有可以谈的,除非你们臣服。”
  
  没有任何地妥协,如同带着无尽的疯狂。
  
  这就是这些俘虏最让林清圣头疼的事情。
  
  林清圣尝试旁敲侧击道:“我们不可能接受这样毫无理由、毫无逻辑的理由臣服。”
  
  “你们想要我们臣服,那么就给出理由,一个可信服的理由。”
  
  那刑天族人闻言笑得更加疯狂起来,他歇斯底里地道:
  
  “没有机会了,所有人都没有机会了。”
  
  “想要入主人间的人太多了,如果你们现在就臣服,那么或许会少些损伤,但是如果你们不愿意,那么很快三十三重天会彻底将人间刮分。”
  
  “所有人都要死,包括你。”
  
  “哈哈哈………”
  
  依旧是如同疯子一般的笑声,就像是末日边缘的前奏,让林清圣很难有一个好的心情在。
  
  但是林清圣还是认真地问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死?你们究竟为什么要进攻人间?”
  
  “因为………人间是唯一的幸存地啊!”
  
  “哈哈哈………”
  
  说着那俘虏疯狂的笑了起来,伤口再次被挣开,鲜血流出,滴落在上一位俘虏的血迹之中。
  
  狂笑之中,那刑天族人脑袋一歪彻底死去。
  
  但是却没有人笑,甚至整个审讯室之中连一丝声音都没有,所有的心情东渡变得异常的压抑起来。
  
  林清圣看着那死去的第二个俘虏,闭上眼睛缓缓了吸了口气道:
  
  “还有一个是吗?”
  
  “是的!”
  
  李成铭点了点头,气氛异常的压抑。
  
  “带过来吧。”
  
  林清圣揉了揉两眼之间的鼻梁,深深吸了口气道。
  
  很快,最后一个俘虏也被压了上来,简陋的审讯室之中地上与座椅之上已经一片殷红,血腥与压抑的氛围弥漫开来。
  
  这估计是最让人难受的一次审讯,因为这场审讯之中最痛苦的竟然是审讯的一方。
  
  最后一位刑天一族双肩头之上均被洞穿,留下了两个空洞的血洞,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林清圣等人,眼中俱是死意,似乎与之前的两个刑天族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让审讯的人心中压力更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