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最强俏村姑 > 第223章 大结局下

第223章 大结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葵的师傅,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安详的去世。
  
      出乎村里人的预料,小葵很平静。
  
      平静的操办师傅的丧事,甚至还亲手挖了墓坑,刻了墓碑。
  
      青竹一直陪在她身边,话虽不多,但好歹是个陪伴。
  
      沈月萝本想替她师傅找人筹办后事,但小葵拒绝了。
  
      师傅一生不喜欢铺张,不过是个坟地,挖个坑,挑个结实的棺材,保证不漏水,再立一块墓碑,最好是石碑,不容易被风雨侵蚀。
  
      这是她师傅的原话,小葵照着做了,一样不差。
  
      等到下葬那一天,其他人都走了,身边只留下青竹一人时候,小葵才像泄了气似的,坐到了坟墓旁边,一边往火堆上添纸钱,一边幽幽的说着话。
  
      “师傅,你到了那边,记得跟冥王大人说一声,我最近还不想去见他,让他千万不要来烦我,另外,您老人家如果有可能,与其还阳经历生死,倒不如去跟他讨个一官半职,日后我到了那边,咱俩也好有个照应。”
  
      “我真的想通了,做人其实没什么意思,兴许做鬼更自由点,你记得让冥王给我留个位置,不是说地上一年,天上一天吗?人间几十年,对你们来讲,应该很快的,您等我几天,最好弄个房子……”
  
      青竹眨着眼睛,呆呆的瞅着她,“小……小葵,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累了,咋尽说胡话呢!”
  
      小葵朝他看了一眼,“天下无不散筵席,做人,总有一死,我这是给自己找后路呢,不过你不必担心,依你的智商,活个百来岁不是问题。”
  
      青竹懵懵懂懂的,不是很明白,“我活着,你不也活着吗?你还比我小呢,小葵,我有个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如果是成亲之类的话,就免了,咱俩只适合做兄弟!”
  
      不是小葵绝情,实在是这家伙提了太多次,每次还都是那么几句,她听都听烦了。
  
      青竹撇撇嘴,“为什么呀,咱俩天天在一起,我娘说,这就跟成亲一样,就差睡一张炕了,而且……而且我真的喜欢……”
  
      “错,大错特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青竹又一次的表白。
  
      坟头立在山脚下,来人从树林里钻出来,在树枝间跳了几下,翩然落在小葵面前。
  
      笑的那叫一个荡漾,标准的采花贼笑容。
  
      小葵腰杆挺直,警惕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这么想被我抓进去?”
  
      来人正是周义,被小葵追了几次,还是不死心,就像逗猴似的。
  
      非得把小葵撩的火冒三丈,才跌跌撞撞的逃走。
  
      周义笑超级欠扁,“你追了我这么多次,如果不使计,根本抓不到我,这不,听说你家里有事,小爷发发善心,前来慰问,怎么样,是不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滚,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少来惹我,”小葵不耐烦的吼道。
  
      这家伙总有被她抓到的时候,但不是在师傅的坟前,此等劣迹斑斑的恶人,站在这里,真是污染空气。
  
      周义啪一声,打开了扇子,摆出一个自认为帅气无比的姿势,“这么凶干嘛,你师傅过世,我也替你难过,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死的人,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咱们活着的人,不是应该好好的活着吗?”
  
      “那也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怎么,最近又犯了案,皮痒了,想找我把你抓进去?”小葵不紧不慢的烧着纸钱。
  
      “说哪里的话,小爷不做采花贼已经很久了好不好,不过是偶尔调戏她们一下下,谁让那些女人寂寞,小爷是好心,”周义笑的十分欠扁。
  
      小葵真没心情理他,低头继续烧纸钱。
  
      青竹的视线在两人中间来回转了转,最后,目光定在欠扁的周义脸上,“你……你是采花贼?”
  
      “你有意见?还是说,你想尝尝女人的滋味,小兄弟,如果你真想尝试一番,我带你去玩玩?”周义不只采花,也经常逛青楼,至于他究竟玩到什么程度,那就不得而知了。
  
      青楼不是非要滚床单,但大多去青楼的男人,都想跟青楼女子滚床单。
  
      青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要,我娘说青楼不是正经人去的地方,你也不要去了,听说逛青楼的次数多了,容易得花柳病,我们村里就有个……”
  
      “停!停下,”周义受不了的掏掏耳朵,“你真个傻冒,难道去青楼的人都要得病吗?好好的风花雪月事,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庸俗呢!小葵,爷看你心情不好,带你去玩玩如何?”
  
      小葵被他的呱噪弄的烦不胜烦,将最后的纸钱丢进火里,清理了师傅墓前的杂土,便重又站起身,“我要回去收拾东西,你们自便!”
  
      师傅不在了,永安城她也不想回去,请辞的书信,已经递给了应时元,她让应时元在她走后,再将书信交给沈月萝。
  
      不是她不喜欢永安城这个地方,而是她觉得乘着自己年轻,应该去到更远的地方看看,不能只待在一个地方,兴许她还能遇见沈月萝说过的地方。
  
      有比轻功跑更快的车子,有能飞很高的机器。
  
      还有那些她说也不说清楚的东西。
  
      “收拾东西?小葵,你要去哪,你是不是想出去游玩,那你等等我,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青竹急切的冲着她的背影说道。
  
      虽然他单纯的过了头,可是小葵如此明显的拒绝,他还是听懂了。
  
      小葵要走了,这一次,不再带着他,从今以后,他就不能天天跟小葵在一起了。
  
      周义幸灾乐祸的笑道:“喂,傻小子,你还没听懂吗?刚才小爷就想说了,同睡一张炕,并不代表什么,能睡一张炕的人多了,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夫妻,你呀,还是得找个情投意合的小姑娘,小葵不适合你。”
  
      小葵虽然极不喜欢周义,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周义这话说的不错。
  
      她跟青竹真不是一路人,青竹应该找个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乡下丫头。
  
      好好过日子,再生几个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小葵深吸了口气,忽然停下脚步,转回头望着青竹,“咱们就此别过,以后再见,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许永远不能再见到了,可是不管多少年,哪怕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会记得你,好好活下去!”
  
      她笑着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什么来了,“哦,我家的东西,都给你了,我只带走几件衣服跟几本医书,另外周义,你也别跟着我,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周义摇着扇子,微笑着:“知道,当然知道。”
  
      虽然他俩经常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但还有很多时候,小葵总是把他打的鼻青脸肿。
  
      小小的屋子,小小的院子。
  
      属于师傅的东西,原本也没多少。
  
      衣服被褥什么的,都已经烧给了他。
  
      一个时辰之后,小葵拿着不大的包袱,站在院门外,看了看四周,放弃上锁了。
  
      锁什么呀,里面什么都没了,小偷也不会惦记。
  
      青竹一脸难过的站在她身后,“你真的要走?真的不能带我走吗?”
  
      小葵叹了口气,转回身看着他,“你还有亲人,你娘只有你一个,所以,你得尽孝,青竹,我的世界不适合你,还有一件事,你需要替我办,师傅的坟,如果我回不来,你记得每逢过年忌日清明,去给他上个坟,当然,如果不方便,那就每年清明上一次坟就可以了,等我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离开以后的事,她自己也不确定。
  
      曾经答应师傅要留在这里给他每年上坟,可是她不想留下。
  
      也许,等她年老的时候,就会回来。
  
      青竹难过的想要哭,可是想到小葵不喜欢他哭,便硬生生的忍下,“我明白你说的话,那我留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定要回来看我,别把我忘了。”
  
      “嗯,会的,听你娘的话,找个漂亮的小姑娘成亲生娃,一定要记得哦!”小葵笑着捶了下他的肩膀。
  
      青竹释然一笑,“嗯。”
  
      小葵冲他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进了大山。
  
      她很想知道,穿过这片无人踏足的深山,会是什么样的地方。
  
      虽然山中险恶,但是很刺激不是吗?
  
      而且她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也懂得如何在深山中生存下来,这一切,对她来讲,不是什么难事。
  
      青竹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山林之中,直到再也看不见,眼泪才敢往外飚。
  
      是的,他很难过。
  
      一想到往后的日子里,不会再有小葵的影子,他便难过的心都痛了。
  
      可是小葵说了,要她看着师傅的坟。
  
      他不能让小葵失望,不管小葵多久才能回来,他都要守住师傅的坟,等着小葵回来。
  
      小葵是傍晚时分进的林子,等到再也感觉不到人烟的气息时,她却有如到了家的感觉,熟悉又亲切。
  
      “该找个地方过夜,”她自言自语。
  
      山里的天黑比山外来的要早,一旦太阳没过树梢,深山中很快就会陷入一处黑暗。
  
      小葵脚步很快,在天黑之前,就已登上一处山脉最北边的一处山顶。
  
      山顶不高,面积也不大。
  
      光秃秃的山顶,连棵像样的树都没有。
  
      幸好有几块乱石堆叠在一起,形成一个能容下三个人大小,约摸只有五个平方左右的山洞。
  
      小葵将包袱放下,长剑也搁到一边。
  
      这长剑是沈月萝送她的,不是普通的铁剑。
  
      听说要好多银子呢,锋利的不得了。
  
      取出火石,又从附近捡了些干柴,点燃了火堆。
  
      即便没有火石,没有生火工具,她也可以很快的升起火堆。
  
      所以说,她感觉自己真的很适合在野外生存,而不是在繁华的永安城,跟一群达官贵人打哈哈。
  
      整日顶着一张虚假的笑脸,嘴里没一句实话,太无趣了,她真是不知道沈月萝如何受得了。
  
      小葵现在不懂,等到有一日,她也有了让她放在心上的人,她就会明白。
  
      委曲求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另一个人。
  
      有了火堆,山上的时间也并不是那么难过。
  
      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小葵的警觉。
  
      “别,别拿剑,小爷可不想还没靠近,就被你砍成十八块,”周义欠扁的声音从洞外传了进来。
  
      小葵收回按在剑柄上的手,如果不是他出声,剑已出鞘,而且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
  
      周义一身风尘的跑进来,一把扔下手里的猎物,拍掉身上的落叶,“为了逮它,小爷把衣服都划破了,现在轮到你了,我看见那边有个小水潭,你去把它处理干净!”
  
      “我没叫你搞猎物,”小葵眸色淡淡的扫了眼地上的死兔子。
  
      周义被气笑了,“喂,你别不识好人心,小爷跟着你爬到这深山老林里,我容易吗?快点去,小爷饿死了!”
  
      周义等不及她同意,伸手把她硬拽起来,抓起兔子塞进她手里,并把她往外推。
  
      小葵撇撇嘴角,只好拿了兔子出去。
  
      周义见她离开,这才掀开衣袍,抱怨道:“他娘的,小爷可真够倒霉的。”
  
      为了撵兔子,他的膝盖都被划破了,斑斑血迹染红了半边腿,看样子伤的不轻。
  
      刚才进来时,他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点,不想让小葵发现端倪。
  
      他想隐瞒,但能瞒得住小葵吗?
  
      那么重的血腥味,可不是一只兔子能发出的。
  
      在野外处理兔子很简单。
  
      内脏不能要,外皮也得直接剥掉。
  
      所以等她完全剥完时,兔子只剩一半了。
  
      找了几根粗树枝,将兔子穿起来,提着回到洞里。
  
      “喏,自己把它嚼碎,添在伤口上,”小葵看也不看他,扔了几棵青草药给他。
  
      周义笑了,“想不到你还挺关心我,是不是很感动,小爷这么远的追着你,要陪你浪迹天涯,春心动了吧?”
  
      小葵淡漠的扫他一眼,“感动?浪迹天涯?你真当我傻!如果不是穷途末路,你会死乞白赖的跟着我?”
  
      周义呵呵一笑,没用嘴嚼草药,而是用手搓,把草药搓烂,然后掀开裤腿,把草药抹在上面,“佩服,哎,没想到你跟着沈月萝,倒也学了不少东西,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属于你的麻烦,引到了我身上,你觉得我很好欺负吗?我再说一遍,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本姑娘没空保你的小命!”
  
      即便之前周义出现在村里,是为了那一丢丢的关心。
  
      那么现在追到深山里,可就不是周义的作风。
  
      要说喜欢她,可能也有那么一丢丢吧!
  
      但周义的喜欢多了去了,可没见他会为了谁把小命搭上。
  
      周义淡定的给自己的腿绑上布条,“不要嘛,好歹咱俩现在也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唉,小爷这也是走投无路,不然哪能睡在这种地方,希望他们不会找到这里。”
  
      小葵一个冷眼扫过去,周义嘿嘿一笑,“我说实话。”
  
      实话是什么?
  
      无非是他偷了哪家的姑娘,结果人家姑娘不小心告诉了长辈。
  
      这不,作为有头有脸的人家,出了这样的事,能放过他吗?
  
      小葵撇了下嘴角,“今晚你可以留下,但是明日一早,你就得离开,否则他们不杀你,我会先杀了你!”
  
      “好好,明天离开,喂,你专心烤兔子,我还带了调料呢!”
  
      没有调料,再好吃的肉,也得失了该有的香味。
  
      等到兔子肉被烤的外焦里嫩,洒几遍盐巴,还有其他香料。
  
      周义真的是随时随地都能开溜的人,看他身上藏的这些东西就知道了。
  
      吃了兔子肉,小葵搬了几块大石头,将洞口封起来一点,又拖几些树枝,挡住剩余的部分,以防夜里被野兽突袭。
  
      她在干活的时候,周义正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制的干草床上,一只手臂枕在脑后,悠闲的看着她忙碌。
  
      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周义非得跟着小葵了。
  
      不仅省了他很多事,夜里睡着了,也不用担心被偷袭。
  
      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小葵无语的看着开始打呼噜的男人,他是能睡熟,可她却不行。
  
      无论何时何地,小葵都会保持警惕。
  
      睡在野外,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稍有动静,她就会醒来,眼睛还会很清明的醒来。
  
      山里的凌晨很冷,冷风嗖嗖的刮。
  
      小葵很早就醒了,找了个地方修习内力。
  
      在这种地方吸天地灵气,无疑是最好的。
  
      周义还在呼呼大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