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飘摇余雪箫成歌 > 第五章 凌云台观月逐光

第五章 凌云台观月逐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说二妖仙醉酒睡在山冈之上,突觉头顶一道金光射来,二妖仙顿时惊醒,暗道一声:“今日贪杯,坏事了!”
  却说这金光正是旋极子打开了清消瓶,照着二妖,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凭你是哪路牛鬼蛇神自会浑身无力,躺倒在地,收到瓶里化成一捏尘埃。
  却说悠然匆匆赶来,心知险些丧命此妖人之手,心下一时愤恨难平,银牙咬破红唇,暗思:“此二妖人,甚是可恨,若是此种死法,定是便宜他们了。”遂站在一个山头,从怀里掏出一块金饼,暗念咒语,抛向空中,只见那金饼,在空中旋转片刻,忽而变成二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向二妖,二妖被头顶上的光罩住,正着急间,不曾防备,金饼正重二妖后心,但闻得“呵呀”的一声惨叫,将二妖打得口喷鲜血,小命将危,不自觉现出了原形。
  也是天意不该黄吉、黄尘二妖绝命,现了原形的二妖借着土遁逃之夭夭。却说这清消瓶乃神器,它能收仙,能收妖,却收不了凡间俗物。皆因一金饼,将二妖的道行又打去了一千年,确成了不到百年返璞归真的俗物了。
  旋极子眼见悠然一脸怒气末消,心知徒儿定是受了委屈。那一阵狂风乍起之时,眼见着悠然被卷至阁角,一头撞阁柱之上,实是不轻。捻指之间,也知二妖命不当绝,不敢造次,遂收瓶带众人回宫不表。
  且说雪神回了北宫交差后,便与寒澈、寒道一块儿在凌云书阁读书,修习仙法。
  这凌云书阁在北宫偏东南的方位上,旁边有一汉白玉砌就的瞻星观月台,高耸入云端,名为凌云台。九曲栏杆与石阶均是汉白玉雕刻,沿着层层石阶盘旋而上,夜晚,星光璀璨,脚下尽映星光。
  这夜,雪神与寒道、寒澈闲来无事,便登上台来切磋剑法。但见深邃的天空如水洗,一轮皎月半悬在东南面的天空,万朵星光齐齐闪烁,如万斛珠玉便散天空一股,莹光煜煜,光华彩彩。
  但见三人站立台上,提起衣袍前襟掖在腰间金丝绦之上,雪神手擎雪神之剑,寒道与寒澈手握寒光宝剑,脚下踩剑阵,自东向西沿台顶栏杆而转,自是雪神一人战二寒。
  剑光起处,突觉凉风扑面,耳听风随剑起,甚是胆寒。
  眼见二寒迈开大步举寒光宝剑向前劈来,雪神身若飞燕,凌空而起,手持雪神之剑横向一刷,但听“呛凉”响声,二寒之剑被扫向一边。二寒忙重置寒光宝剑在手,又奔雪神直直劈来。却见雪神身形刚落地,又若蜻蜓点水,腾挪辗转,又是一个横扫,只见二人身形站立不稳,突地向后一个趔趄,手中寒光宝剑双双落地。
  眼见雪神动作出神入画,一柄雪神之剑在一轮皎月的映衬之下,宛若大海掀起千顷碧波、万道白浪从天而降,瞬间索去二寒手中之剑,二寒两手空空竟一时不自知。
  须臾间,二寒见两手空空,情急之下,遂挽起袖子轮起拳一哄而上,但见嘴中暗暗念起咒语,脚下团团生起黑风,瞪着豹子眼,张着虎盆口,青面獠牙,一时间竟幻化出三头六臂,似妖魔一般将雪神团团围在正中。
  雪神心下暗自吃惊,遂将雪神之剑向前一推,化做一柄竹箫,急吹一声,霎时间,见二股冰雾团团雾住二寒脑前,二寒复了原形。遂怒道:“大胆二寒,何时与何人学得如此妖术、妖人模样?还不速速说来,更待何时?”
  霎时间,二寒收了妖术。自知一时性急,失了礼数,忙跪倒连连叩首道:“禀少宫主,吾二人不曾与谁学得妖术,只是闲来无事自己竟觉有此异能。背着少宫主,偷偷练习。今日失礼,请少宫主恕罪!”
  雪神暗自沉思,目视二寒,并未答话。
  恰在此时,从天边儿飘过来一团黑云,霎时间雾住一轮明月,黑云渐压渐多,竟把一个清朗的夜晚,一时间,弄得个黑云过天河,雾气朝朝。
  “二寒起来,你们且看,天相怪异,此时节人间乃何年何月?”雪神问道。
  二寒起身,仰观天相,甚觉奇怪。寒澈道:“禀少宫主,人间乃是已巳年,腊月。”
  “快看,那是甚东西,速度如此之快?”寒道指向西南方向的天空。
  眼见着在西南边,先是一束黄光,再又散开成一片绿雾,后又团成一个亮点又似光圈,沿着天空快速划向东北方向。
  但闻寒澈自言自语道:“少宫主,此光出现必有异常,待吾追上前去,打探一番,即刻便回。”言罢,提起手中寒光宝剑,一跺脚踩上云头,急急而去。”
  “寒澈,慢走。”雪神道,“寒道,跟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