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990、年前领证的梓博和诗诗

990、年前领证的梓博和诗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往中央门汽车站的路上,陈汉升发现市区里的车辆明显少了很多,原来堵塞的中山六路也不再拥挤,空荡荡的反而让陈汉升很不习惯。
  
  其实这在大城市里都是正常现象,今天只是大年二十六,再过两天还会更少,陈汉升没有自己开车,坐在后排抱着小小鱼儿。
  
  “喔!”
  
  每当经过一些高楼大厦,活泼的小小鱼儿都要举起奋力胳膊,好像是在提醒爸爸,这里我从来没见过,你快带我进去康康。
  
  “姐姐妹妹真是不一样啊。”
  
  陈汉升心里都是喜爱,小小憨包要比姐姐文静,她被爸爸抱在怀里,总是不吵不闹的趴着,有时候陈汉升都以为她睡着了,结果一低头发现闺女睁着黑漆漆的小桃花眼,呆呆的好像在思考人类的起源。
  
  “Mua!”
  
  陈汉升又“咬”了一下闺女,导致她嫩滑的小胖脸上都是口水。
  
  虽然吕玉清和梁美娟说过很多次,小孩子不能这样亲,不过陈汉升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甚至还会故意把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惹哭,然后再笑嘻嘻的哄好。
  
  这种贱兮兮的做法,不知道被梁太后锤过多少次了。
  
  开车的司机是果壳司机班的班长,40岁左右有个孩子正在读初中,性格也非常稳重,看到陈董手里抱着个宝宝,速度基本控制在40码到60码之间。
  
  陈汉升比较喜欢用这种人,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下,所以非常珍惜现在的工作,心里也知道感恩。
  
  到了中央门汽车站以后,王梓博母亲陆玉珍已经等在门口了,她脚边还放着个蛇皮麻袋,露出的一角显示里面是大白菜。
  
  陆玉珍不像梁美娟和吕玉清,她以前为了省钱,很少会离开港城。
  
  即使现在经济条件好很多了,不过那些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比如说好不容易来一次建邺,一定要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全部带来,这样才不会有车票亏本的感觉。
  
  “陆姨。”
  
  陈汉升下车后,撇撇嘴说道:“都说不要拿这么多东西了,苏果超市什么买不到啊,王叔人呢?”
  
  “超市的哪里会自家种出来的好吃,你王叔28号再过来,家里还有点事。”
  
  陆玉珍刚说两句话,看见有个男人一句话不说,扛起麻袋就往车上搬。
  
  “哎哎哎······”
  
  陆玉珍想去帮忙,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笑嘻嘻的说道:“这是我同事,最喜欢敬老爱幼了,您别拦着他做好事。”
  
  “这样啊。”
  
  陆玉珍信以为真,中年司机听了陈汉升的话,精神明显一震,腰杆也尽量的挺直了。
  
  “这是我的司机”和“这是我的同事”含义完全不同,当事人听了心里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能脚踏两只船好几年才翻车的陈汉升,在这些细节上还是很注意的。
  
  “几个月没见,你好像长胖了啊。”
  
  司机搬东西的是时候,陆玉珍打量这个从小看着长大,据说已经非常有钱的顽皮小子。
  
  “没有啊。”
  
  陈汉升很奇怪,自己的体重一直比较稳定。
  
  “还说没有。”
  
  陆玉珍也不和陈汉升见外,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肚子:“看看小肚子鼓的,我······哎呦妈呀!”
  
  陆玉珍按的时候才觉得不对劲,因为陈汉升的“肚子”非常奇怪,怎么一团团的还会动弹呢。
  
  “嘿嘿~”
  
  陈汉升笑了笑,拉开一点羽绒服拉链,从里面“嗖”的伸出一个宝宝的小脑袋。
  
  小小鱼儿刚才被按了一下,刚露出头就“喔”了一声。
  
  没办法,但凡她能有个幼儿园学历,都能气呼呼问道“刚才谁按我的?”
  
  不过现在她五个月都不到,只能“喔喔喔”的表示好奇和不满。
  
  “呀!”
  
  陆玉珍看到小小鱼儿,先是颇为惊讶,然后很快就喜欢上这个胖宝宝了,笑着问道:“汉升,这是你的侄女吗,也太好看了吧。”
  
  陆玉珍并不知道陈汉升有了闺女,王梓博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
  
  “咱们先上车再说。”
  
  陈汉升担心外面太冷,又把小小鱼儿塞了进去,回到温暖的车厢里才放出来。
  
  陆玉珍想摸一下宝宝的脸蛋,又担心自己掌心皮肤太粗糙,所以只是牵着小小鱼儿的胖手把玩,嘴里还在问道:“这是谁的闺女啊,爸爸妈妈一定很漂亮吧,嘴角还有小梨涡呢。”
  
  “我的女儿。”
  
  陈汉升笑着答道。
  
  “汉升,你都是大公司的老板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喜欢胡说八道。”
  
  陆玉珍根本不相信,还指着小小鱼儿说道:“看看她和你哪里像了,人家这么俊呢。”
  
  “我······”
  
  陈汉升硬生生噎了一下,他知道陆姨脾气比较急躁,王梓博有时候也会嫌弃母亲,觉得她太不会说话了。
  
  不过这只是客观原因,主观因素上,小小鱼儿的确像妈妈更多。
  
  就连小小憨包也是,简直就是“沈幼楚版3D打印机”复刻下来的。
  
  其实陈汉升也没搞明白,自己这样一个混不吝的痞子,为什么染色体那样弱鸡啊,干不过小鱼儿就算了,结果连沈憨憨都干不过,着实有些丢脸。
  
  兴许以后有儿子的时候,大概能更像自己吧。
  
  “陆姨真是明察秋毫,这的确不是我闺女。”
  
  陈汉升想了想居然承认了,然后装作“想说又不敢说,最后不得不说”的样子,小声讲道:“其实······这是王梓博和边诗诗的孩子。”
  
  “什么?!”
  
  陆玉珍吓了一激灵,瞪着小小鱼儿结结巴巴的问道:“真,真的?”
  
  有时候人很奇怪,明明告诉他们真相了,他们根本不相信;胡诌的一些谎言,他们反而半信半疑的认同。
  
  “当然了。”
  
  陈汉升忽悠人的时候,套路都是随口就来的:“王梓博和您说过,他和我借钱买房的事情吗?”
  
  “说过。”
  
  陆玉珍点点头:“就在去年9月底的时候。”
  
  “那您想一想嘛。”
  
  陈汉升摇头晃脑的分析道:“王梓博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这么着急想在建邺买房啊,完全不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正常来说应该先存几年钱,然后再凑凑买一套小房子的。”
  
  “我当时也是反对的。”
  
  陆玉珍一拍大腿:“可是他说你已经全额付款了,所以就先住进去,等到凑足了立刻还给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