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赘婿 > 第一〇八一章 乱·战 中

第一〇八一章 乱·战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厮杀的战团随着游鸿卓、梁思乙二人的奔突朝着前方蔓延,“天刀”谭正看着这边,一路走来,到得近处时,方才哈哈一笑:“好刀法,这位朋友的刀中已明快慢、圆缺之道,假以时日,或能大成……可惜了。”
  
  他口中“可惜了”三个字一出,身影猛地趋进,犹如幻影般踏过数丈的距离,长刀经天而来,只听“乒——”的一声响,将游鸿卓连人带刀劈飞了出去。
  
  “圆缺之道,诀窍在于以抢攻之法将对手带入自己的节拍。”谭正淡然道,“虽然知易行难,但了解之后,倒也不难破解。”
  
  先前众人一轮厮杀,陈爵方、丘长英带着大量喽啰,也不过与两人战了个有来有往的局面,此时谭正一刀将游鸿卓劈飞,谈笑间委实霸气无双。那边梁思乙以孔雀明王剑将一人砍道,身上也中了一剑,溅起血光,她犹如未觉,转身攻向谭正。
  
  “几十个人轮流过来,亏你这老头有脸聒噪——”
  
  她平素面容冷峻、话语不多,此时一轮厮杀,却仿佛引起了血性,口中喝骂出来。
  
  谭正笑着叹了口气,挥刀架开对方攻势:“姑娘,你今日不死,那才会知道什么叫做几十个人、轮流过来。”
  
  说话间,梁思乙刀剑斩舞如轮,陈爵方从一旁攻上,后方,游鸿卓飞扑而回,口中道:“谭正,你的对手是我!”与梁思乙身形一转,换了位置,两人背靠着背,在刹那间迎向了周围数方的攻击。
  
  ……
  
  长街两头局面开始沸腾之时,仍旧有不少人站在战团外,看着这街道间混乱的情况。
  
  距离大乱场景不远的一处侧面暗巷之中,两道身影正鬼鬼祟祟地检查着地面上男人的身体。
  
  “喔,这个人的鼻子烂了。”
  
  “我看看我看看……哇,好恶心啊……”
  
  “阿弥陀佛……”
  
  “人又没死,有什么好念经的,你快点,脱他裤子……”
  
  “阿弥陀佛不是念经,这是和尚的口头禅……他裤子穿得好紧……”
  
  “他们不死卫的衣服裤子都这样,乱七八糟的,不过这样显得气派啊……”
  
  “可是他是不是有点高了……”
  
  “之前那两个傻瓜更高,没事,高一点就我穿嘛……”
  
  两人鬼鬼祟祟,窸窸窣窣地给人宽衣解带,费了好一阵的功夫。
  
  黑暗之中,只见这两位少年英雄英气勃发,显然就是一路跑来凑热闹、给“转轮王”找麻烦的“武林盟主”与“齐天小圣”。他们这一路奔跑过来,将好吃的煎饼揣在了兜里,途中绕过几处坏人的聚集点,找了这处巷子潜行进来,到接近巷口时,还打翻了可能是“怨憎会”安排在这里堵人的两名暗哨。过得一阵,两人冲出巷口,只见街头上乱成一片,是有很多的热闹可以看了。
  
  他们在巷子口外的不远处,又发现了一名倒在地下的“不死卫”。那巷道之中光线黑暗,被他们打倒在地的两人是如何装扮的看不太清楚,此时光线更亮一些,经受过多种作战培训的龙傲天计上心来,与跟班小和尚一番合计。
  
  “……我以前学过乔装易容……今日反正要大干一场,咱们准备就得做得充分些……这样那样……我们将他的衣服脱下来,若是被追得逃不掉了,我就假装是不死卫,正好把你抓住,然后大摇大摆地从坏人当中出去……我告诉你,华夏军跟金兵打仗的时候,就这样干过……”
  
  小和尚满眼崇拜:“大哥知道得真多。”
  
  “没错没错,我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
  
  他们便又将倒在地上的那名可怜的“不死卫”成员拖回了巷子里,扒掉他的衣服裤子。
  
  “外面好热闹啊,小衲方才听到那个李贱锋的名字了。”
  
  “果然是来对地方了,不过我们说好啊,这次要低调,不要打草惊蛇。”
  
  “嗯,外面坏人很多……”
  
  “所以要听我指挥。我们先偷偷装傻,混在人群里,等到看清楚了李贱锋那个猴子是谁,再到他回去的路上埋伏,嘿嘿……”
  
  “大哥,他武功很高,你说要不要等他回家,我们拿那个炸药桶炸他?”
  
  “炸药桶很难抢的……而且你把地方都炸塌了,就没办法在墙上写字了啊……”
  
  “阿弥陀佛,也是哦。”
  
  两人进行着若是被李彦锋听到必定会血冲脑门的对话。外头的街道上有人喊:“……来者何人?可敢报上姓名?”
  
  那边回答:“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父亲啊!”
  
  这对话的声音听得两人眼前一亮,龙傲天佩服道:“喔……这个好这个好,下次我也要这样说……”格外的英雄相惜。
  
  也就是在这声对话后,街道上的吼声犹如雷霆交错,一番更加激烈的打斗已经开始。两人迅速地扒着那鼻子碎了的倒霉蛋的衣服裤子,还没扒完,那边巷口已经有人冲了进来,这些是逃散的人群,眼见巷口无人守卫,顿时五六个人都朝这边涌入,待见到巷子里头的两道身影,才顿时愣了愣。
  
  外头的人并不知道里头是哪一边的,若是“转轮王”的手下,自然免不了要打一场才能通过,而这边两人也跳起来,微微愣了愣,小个子开口道:“大哥,打不打。”
  
  大哥一巴掌打在小个子的头上:“他们又不是坏蛋……啊,我们也是好人,我们也是逃跑的……”拉起小个子转身就跑,一挥手,“自己人不打自己人啊。”
  
  许多时候,这样的狭路相逢打起来,倒不是立场问题了。而是因为巷子狭窄,两个身份不明白的人挡在这里,自然免不了跟对方打上一通。武林盟主已深谙世事,眼见大热闹在前,仍旧决定低调一点,免得在这边跟五六个傻瓜莫名其妙地打上一通,首先暴露掉自己。
  
  他一面跑,一面跟小和尚道:“我们到前头绕一圈再回来。”小和尚明白过来,对他的运筹帷幄分外崇拜。
  
  这处暗巷前头是一条砌了围墙的死路,但尽处的墙壁若是轻身功夫不错仍旧可以爬出去,围墙那边是一处院子,两人便是从这里偷偷过来的。此时混在这帮人中,又装作轻功平平、连滚带爬地翻了出去。他们混在这些人当中扮猪吃虎,感觉也颇为有趣。
  
  翻过围墙,到得那处院子后方,两人还帮着一个爬墙艰难的人翻越过来,随后咋咋呼呼的沿着房屋后的泥地朝前方跑。此时“不死卫”的烟火令又在空中炸开,不远处的屋顶上似乎有人交手,有人不慎踩破房顶掉进楼里,一切都格外热闹。龙傲天与一道身影并肩而行,热心地给他们指点道路:“你们朝那边跑,绕出去就能上大道了。”
  
  他笑眯眯地看了对方一眼,对方也扭头看了他一眼,两人一道跑出几步,随后,又对望了一眼。
  
  天空中烟火正化作余烬落下。
  
  跑在周围的人到一旁转弯,准备奔向不远处的院落出口。严云芝的脸色陡然间白了,她停了下来,龙傲天也停了下来,下一刻,只见严云芝的步伐陡然朝后窜出一丈,剑锋平举指了过来。
  
  小和尚跑到前方,又停住脚步赶了回来:“怎、怎么了?”
  
  那边的严云芝犹如见鬼一般,咬牙切齿:“你、你……”
  
  龙傲天也看着她,愣了片刻,跟小和尚解释:“她就是害我被污蔑的那个女人啊。你看她的弹弓剑,咚……就弹出去了。”
  
  “啊。”小和尚瞪了眼睛,“她就是那个……屎宝宝的女人?”
  
  “嗯,她是屎宝宝的姘头。”龙傲天小声说。
  
  “那怎么办?”
  
  “冷静,我要想一下。”龙傲天一手抱胸,一只手托着下巴,随后望了对方一眼:“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含血喷人……”严云芝目光之中似乎带着泪光,“污我清白……”
  
  “污……我污你清白?明明你们是坏人!你跟屎宝宝是一伙的,跟通山的人也是一伙的!”龙傲天被人倒打一耙,几乎要跳起来,当下一番指责、控诉。
  
  “谁说我跟他们是一伙的——”严云芝的声音压抑地说道。
  
  “呃……不是吗?还想狡辩!你们明明是……”
  
  “你放屁!我杀了你——”
  
  女子咬紧牙关,便欲攻上。她在过去的数日当中,曾经许多次的想过与此人拼命时的场景,这时化作现实,竟有些不太适应。而也在这一刻,外头的院落前方,有人呼啸落地,几名跑在前方的人似乎被吓得够呛,一阵喧哗声,但那道身影手持长棍,径直朝这边来了。
  
  落入李彦锋眼帘的,便是这边三道身影对峙的情况。
  
  他的心思缜密深沉,先前由金勇笙的一句话引起疑惑,此时已迅速地回忆起宝丰号最近的行动,以及与“严姑娘”有关的一切。这严云芝背后代表的利益不小,今日若能将她拿下,异日便有了与宝丰号交易的筹码,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能做的买卖。
  
  那边街道上出现的两人身手厉害,但无论如何,终究是年轻了一些,虽然鼓动不少人趁乱逃跑,可即便尽力而为,顶多也只暂时性的拖住了孟著桃、金勇笙、单立夫等三人,他已提前一步翻上屋顶,抄近道堵截过来。
  
  这时见到这严云芝——想一想对方被侮辱的新闻还是自己这边放出,等于是一手操纵了整个局面,将宝丰号玩弄于鼓掌,说出去也称得上是一番壮举——不由得心怀大畅。
  
  时人纵横天下,武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真正令他觉得自豪的,还是在通山搅动风云、排除异己,短短数年前使李家成为了通山第一的这些运筹帷幄。心中憧憬的,其实也是如同仇人心魔那边操纵人心、局势的能力。
  
  绿林间的胜负格局,其实值得了什么呢?
  
  当下脚步放缓,收棒于身侧,步履稳健地走了过来。昏暗的光芒里,只听得这位绿林大枭朗声笑道:“本座今日高兴,不相干的人,且放你们生路。走了吧。”
  
  严云芝横起剑锋朝向了他。这边两道身影一时间有些迷惑,在这男子的气势面前,站着没动。无论是龙傲天还是小和尚都在想:不相干的人是谁?
  
  李彦锋蹙了蹙眉,随后或许也是发现了这个漏洞,棍棒在地上一顿。
  
  “本座‘猴王’李彦锋!今日只为留下此人。”他的手指微抬,指了指严云芝,“你们还不走!?”连目光都没有多望过那两道身影。
  
  两道身影还是没动,他们看着李彦锋,因为对方的抬手,一齐扭头望了望严云芝,随后又扭头看李彦锋。
  
  小和尚伸出手指戳了戳旁边的大哥:“他、他他……就是李贱锋哎。”
  
  “嗯嗯,我听到了。”
  
  “怎么办啊……”小和尚小声问。
  
  他们定好的计划,分明是今晚没人时再去找对方算账,免得今天在街上打起来,过于滥杀无辜,此时计划还没开头,又夭折了……
  
  李彦锋气势满满,本以为说完名字,两名围观者便要逃跑,然而呼吸过了两次,站在侧面的这两位路人甲没有动静。他将目光望了过来,虽后发现两人的目光也正盯着他。
  
  六目相对,一片诡异的尴尬。
  
  李彦锋脸颊抽动,心中嘀咕:“邪了门了,今晚上还真是什么傻子都有……”他先前拦在街上时,便有几个傻瓜明明没事,却非要冲过来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当时是打人立威,却也觉得这些人傻不拉几令人唾弃。此刻没了旁观者,对于这帮杂鱼就只剩厌恶了。
  
  接着,他见到对面那身形较高的少年伸出手来指了指这边:“你为什么要抓她啊?”
  
  这声音听来……竟有几分天真。
  
  我草你大爷。
  
  这关你卵事——
  
  院子后方静悄悄的,秋天的、雨后的夜晚,这一刻,李彦锋心中有一场海啸,但他的目光平静,没让任何人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