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思量情自难忘 > 第三章 初逢

第三章 初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知道了,姐姐!”安星听话的执行,看着姐姐脸上的黑色锅灰,他伸出小手想要给她抹去,却越抹越花,最后也放弃了。
  安宁一边拿着刀不太熟练的切着菜,一边又时不时地看看两个弟弟,锅里正在蒸饭,南方习惯用木质的饭蒸煮饭。
  在大锅里放上水,把饭蒸放在上面,用不了多久半生的饭就会熟,很香!
  安宁的脸上带着黑色的锅灰,在她嫩白的小脸上特别地不和谐。
  安彪在杨老师走后回了卧室,房间的墙上有着家里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照片上妻子笑得很美,眼神温柔。
  他看着照片,又想起前几天的事,他不是不知道妻子是个倔强的女人,当年她嫁给身无分文的他,也是跟家里闹翻一意孤行的,后来他还算勤快,岳母这才慢慢接纳了他。
  他前几天的那些话定然是伤了她的心,她才会如此狠心,连孩子都没有带走一个,就这么走了!
  他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两巴掌,而后又把脸埋进手掌之中,悔恨的泪水从指缝间渗了出来。
  人总是很奇怪,总喜欢在失去后再来后悔,安彪此刻就后悔的想死!
  十一年后夏天。
  十八岁的安宁在经过激烈的中考角逐之后,如愿考了上市重点一中,当她查到自己被市重点一中录取的时候,她已经身在YW市一家酒楼里,她是这里的暑期工。
  这些年,父亲在工作上虽然很卖力,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和长年的劳累,能接的活却越来越少,孩子们越来越大,花销也越来越高,物价更是飞速的上涨,安宁从初中开始就打假期短工,贴补家用。
  这是一家新的酒楼,刚装修完,还没有开业,目前还在前期的准备中,老板人很好,给的工资也还不低,一个月能赚到一千二百块钱。
  安宁跟同事也相处的很融洽,而且她工作认真,老板也很喜欢这样勤快又认真的小姑娘,主要是安宁长得还漂亮,虽然瘦弱,但眉眼精致。
  “安宁,老板让我们三人去人才市场帮忙招人,走吧。”一位男同事手里拿着酒楼的简介招呼道。
  “好,马上来。”安宁手里正在擦拭餐具,听到召唤应声。
  人才市场并不远,离酒楼大概三公里的路程,YW市是个很神奇的城市,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小商品市场,每年在这里做生意的国内外商人络绎不绝,在这里找工作的年轻人更是多如牛毛。
  今日是一个明媚的日子,阳光格外耀眼。
  刚到人才市场时,安宁就发现这里不仅是露天的,并且还很拥挤。
  安宁和同事寻了个空位,把饭店的招人材料放在了桌子上,就开始询问路过且手里拿着简历找工作的年轻小姑娘或小伙,是否要到他们酒楼工作。
  临近中午的时候,其他两位同事带着新招到的一名员工,先行一步回去吃午饭,而安宁独自留在人才市场里,他们给她随便买了点吃的,就回去了。
  因为是中午,应聘的人也多都去吃饭了,留下的人并不多,而同事们也要到下午上班才会再回来与安宁会合,把她留下只为了占个位子,以免下午没有地方摆放资料继续招人。
  夏日炎炎的午后,安宁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中的资料,或是拿着资料遮挡头顶炙热的阳光,或是转头看看寥寥无几的人们。
  当她无聊地开始打瞌睡时,身后传来一句:“小姑娘,给,吃根冰棒消消暑!”
  突兀的声音着实惊了她一把,所有的瞌睡虫也在一瞬间全跑了。
  安宁回过头,看着那个在阳光下,皮肤透着健康的小麦色,身着白色条纹短衬黑色长西裤,约莫二十四五岁,声音低哑磁性,一双眼稍上挑的桃花眼很是勾人,又嘴角挂着温和笑容,并且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的男人。
  男人的手里拿着两只小巧的奶油雪糕,与他高大的身影极不相符。
  大概是看安宁回过头看向他,想要递给她手中的雪糕,所以手伸得笔直,露出那强而有力的臂膀。
  而安宁看了一眼那雪糕,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淡淡地回了一句:“谢谢,不用了,我不爱吃冰的!”
  对于陌生人,安宁其实是个很难接近的人,她虽然语气温和,但眼底却透着疏离与防备。
  可能是没有想到安宁会这么回答,他的脸上有点讪讪的,但明显他是个豁达的人,很快又释然了,他笑着收回手,“嗯,女孩子少吃点冰的也好!”
  安宁轻声嗯了一声便要回过头,正要转身时,又听见他问:“你是哪里人?”
  安宁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目光带着审视。
  他看见了她的眼神,摸摸鼻子,笑道:“我是JX省XY市人,在这里打算招个业务员,你有没有兴趣?”
  安宁沉默半晌回道:“哦,JX省人,我也是JX省人,不过我不会做业务。”
  “原来是老乡,看来我们挺有缘分,你不会也没有关系,我们有老业务员可以带你,不用怕!”他这样浅笑地说道。
  “不了,我在这里挺好的,老板也很好!”安宁拒绝了,一来不认识,二来也不想换工作。
  “那好吧,我一会就要回南市,如果你哪天改变主意了,或者到南市来玩时可以打我电话,这是我的名字和电话,你拿好。”他也不管安宁高不高兴,就把他的联系方式塞到了她手里,并好像怕她会还给他一样,快速地拿好自己的东西后离开了人才市场。
  安宁看着快速离开的身影,又看了看手里的纸条,打开,字是正楷体,十分漂亮,且刚劲有力,那字像是要透过纸背一般,就如是他的人一样,给人以稳重的感觉。
  或许是正午人有些糊涂,又或许是在异乡碰到一个同乡人,心里多少有了份寄托,所以安宁不但没有把这个陌生人的纸条扔进垃圾桶里,反倒鬼使神差地把纸条上的名字和电话记录到当时的诺基亚手机里,并将纸条和手机一起放入了口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