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思量情自难忘 > 第五章 父亲瘫痪

第五章 父亲瘫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单梅其实原名章梅,只是领证转户口的时候户口本上的姓给登记错了,又因为当时跟家里闹的僵,她索性就将错就错,一直用着单梅这个名字。
  单梅一共姐弟六人,大姐章春,嫁人后生了四个孩子,孩子多,自然日子就不那么宽松;二哥章虎娶妻后生了两孩子,但是大嫂是个极计较的人,这些年与大家关系并不怎么好;四弟章龙年轻时被高压电打断了腿,家里两个孩子,生活也不顺遂;五妹章丽嫁的也一般,也是两孩子;六弟李彪刚结的婚,有一个孩子,日子过得也捉襟见肘。
  只有老六是老太太第二任丈夫所生,前面五个都是老太太与前夫生的。
  第九章醒了
  一群人坐在饭桌上,老太太威严地开了口,“梅儿的丈夫安彪出了意外,急需二十万手术费,虽然这些年不来往,但怎么说也还是我们家的女婿,更何况现在孩子求到我老太婆面前,你们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向了老太太身边不吭声的小丫头安宁,小丫头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瘦弱,眼底还含着泪。
  “妈,我们出五千。”章春是最会精打细算的,她说能出五千,那就是多一分都没有的。
  “妈,我们出五千。”章龙咬牙道,妻子刚生的第二个孩子还需要用钱,大儿子也要上学,家里还要开销,这五千,他还得出去借点。
  “妈,那我们也出五千。”章丽没有工作,全靠丈夫开销,再多他们也拿不出来。
  “妈,我这还有一万。”李彪开了口,原本存着给孩子买奶粉的钱,他也一并拿了出来。媳妇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还带着询问,他什么也没有解释,只握住了妻子的手。
  “妈,我家里困难,只有两千……”章虎媳妇开口说道。
  “你看看谁家里好过?你们也出五千,问别人借也好,别做的太难看了!”老太太严厉地看了她一眼。
  章虎媳妇还想说话,章虎却应下了,“是,妈,我们出五千。”
  “好了,你们先回去拿钱吧,我们在这等着。”老太太达到目的,也不多留人。
  等人走后,老太太又问道,“宁丫头,你是怎么来的?”
  “外婆,是大伯送我来的,他还在外面。”安宁感激地看了老太太一眼。
  “那去叫进来,一起吃口饭,一会我们拿了钱,就去医院看看你爸爸!”老太太安排道。
  安宁听话地去把人叫了进来,几人吃了饭后没多久,回去拿钱的都回来了。
  “阿姨舅舅,这是我立的字据,你们收好,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们的,谢谢你们,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安宁站起身给众人鞠了三个躬。
  众人也没有推开,都收下了。
  “宁丫头,这是外婆的,里面只有三万块,你先拿去应急。你看还剩下多少,外婆再出去借点。”老太太塞给她一个存折。
  众人都知道那是老太太自己存的养老钱。
  “外婆,叔伯们帮着凑了十一万,再加上你们给的,一共十七万,还差三万的手术费,医生说还有后期药费也不低,如果可以外婆再帮孙女借个十万,我立字据,谢谢外婆!谢谢大家!”安宁算了算说道。
  “好,大伯,你们家里若是能再借点,也都帮帮忙,等这事过了,我们慢慢还!”老太太看着安火说道。
  “好,老太太,太感谢你们了!”安火应下。
  “外婆,今天太晚了,您又晕车,我爸爸也还没有醒,不如你们明天再去医院,晚上我们先回去,我还要去医院守夜!”安宁是真的感激老太太,其实她在来之前,都没有抱任何希望能借到钱。
  “好,那我们明天去,在哪家医院?”老太太想想也行。
  “市立医院,外科病房601。”安宁答道。
  “好,那你们回去路上小心。”老太太叮嘱一句。
  安宁回到医院后,安火便带着安旺回去了,病房里很安静。
  窗外的月光如同七岁那年她被巴掌声惊醒的那个夜晚,皎洁清冷,只不过,这个晚上,安宁多少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温暖。
  坐在父亲的病床边,看着还在昏睡的父亲,他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高大,背也弯了,比她印象里的高大身影要瘦弱了很多,原本不知不觉间,父亲已经老了!
  他的头发因为长年累月的劳累已经有了白发,这些年,他一直活在自责与悔恨间,不像小时候那般爱笑,唯一不变的是父亲始终爱着他们几个孩子,从不曾抱怨一句!
  “爸爸,你一定要好起来!”安宁轻声地落下一句,两行清泪落下。
  这些年,她从不像此刻那般想念过母亲,如果母亲还在家,那至少下一步还不至于那么艰难!
  这一晚,她彻夜未眠,在晨曦破晓之际,她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第二天一早,外婆和几位舅舅阿姨都来了,外婆不仅给她带来了补汤,还给她带来了三万五千块钱。
  这钱是老太太昨晚连夜问几个老姐妹借的,安宁称呼姨外婆或姑外婆。
  大伯也来了,他也带了早饭来,还给安宁带来了两万块钱。
  安宁手里拿着那些有零有整的钱,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感谢,只连连鞠躬道谢。
  安彪是在手术后的第二天晚上才醒的,麻醉药效已经过了,他是被疼醒的。
  睁开眼,房间里只有女儿一人,“宁……儿……”
  “爸爸,你醒了,要不要喝水?我去叫医生!”安宁惊喜地看着醒来的父亲问道。
  说完话又跑去叫医生了,甚至连床头的铃都忘了!
  今晚刚好是主刀医生钱程值班,他看过后,“可以喂点温水和流食,伤口麻醉过了,应该会疼,要是受不了了告诉我,我在点滴里再给你加点止痛药,但能不用还是尽量不要用!”
  小姑娘在第二天就把欠的手术费补齐了,这让医生很欣慰,没有帮错人。
  因为他的腰不能动,所以手术的时候还用了导尿管,这个要三天后才会去掉,所以这三天,安宁自己就可以照顾好父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