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思量情自难忘 > 第十章 再见定情

第十章 再见定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宁因为在十二月中的时候成了最大的股东,再加上她自己另两份工作,卖酒的提成以及卖花等的收入,她如今账户里的余额已经超过一千一百万!
  对于这些赚来的钱,安宁拿的心安理得!
  只不过,哪怕现在千万傍身,她依然没舍得乱花一分钱。
  董巍和林姓股东六人,年底各拿了一百零五万的分红回家。
  董巍从不曾想过,无意间帮了小丫头一把,竟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如此大的变化,如今他也算是富人一个了!
  这五位林姓股东自从蜜月回来,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在酒吧里当着服务生,给客人端酒倒水,任劳任怨。
  每个月拿着万儿八千的工资,安宁还很要求他们每月只能留五百块钱零花,其他全数上缴自己媳妇,几人也是一口答应。
  这五位自从上班后,再也没有问家里要过一分钱,可没把他们父母高兴坏了,当他们拿着年底分红回家的时候,父母更是老泪纵横,纷纷给安宁打电话,要她来家里吃饭,安宁只是笑着婉拒了。
  酒吧今日也已经放年假,安宁拿着行李和车票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董巍和宋庆。
  “董大哥,宋大哥,感谢你们这半年来对我的照顾,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安宁笑着举着水杯说道。
  “还别说,真是舍不得让你回家了,要不你考虑一下嫁到咱AY市来,哥哥给你介绍一个有为青年?”宋庆的性子更活泼些。
  “瞎说什么,小丫头才十八岁,谈恋爱还早!”董巍笑骂一句。
  “小什么,谈两年不就可以结婚了,真是老古板!宁儿,你别听他的!”宋庆回嘴道。
  “代我向嫂子们问好,也感谢她们对我的照抚!”安宁没有理会他们的玩笑话。
  “你嫂子还说大老远的,让你留下过年呢!”董巍笑道。
  “我出来已经半年,该回家看看了!”安宁谢绝。
  “就知道留不住你,回去一路上小心,年底的火车上很多小偷,身上的钱财都放好,别被偷了!”董巍嘱咐道。
  “知道了,谢谢董大哥!”安宁应下。
  “年后,你在家多待两天,大老远的,来回一趟不容易,明年我们要过了十五才开张!”宋庆也笑道。
  “谢谢宋大哥!我知道了。”安宁乖顺地应下。
  “那走吧,一路平安!”宋庆不舍地祝福。
  安宁踏上了南下的火车,董巍和宋庆送她上的车,归途与来时相比,她多了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布包,那是她给父亲和弟弟带的礼物。
  安宁路过南市转车,她坐在火车站的KFC里,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窗外走过一个男人,背影有几分熟悉,她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是那个男人!
  她鬼使神差地给那个名叫邬笙的男人打了个电话。
  “喂,哪位?”男人低哑磁性地嗓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还记得半年前在YW市人才市场里,你递过冰糕的女孩吗?”安宁提醒着,她记得当时并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呀!是你,我还以为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呢,回家过年了吧?过得还好吗?”一个业务人员总是这么自来熟。
  “是啊,我也以为我不会给你打电话,我现在在南市火车站,过得一般。”安宁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矿泉水,思绪已经飘回了半年前的那个午后。
  “我在附近,等我,我马上过来。”邬笙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在南市。
  他知道JX省有很多穷人家的姑娘,都在十四五岁就已经去往ZJ省打工贴补家用了,他以为她还在YW市工作,他并不知道当时的她只是一个暑期工,假期结束就回校了。
  “好。KFC。”安宁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就想到了他们会再次见面,只是没想到这小年都过了,他还未曾放年假,或许这就算是有缘吧。
  十五分钟后,半年不见的男人出现了,确实就是她刚才看到的那个背影。
  “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到南市来?你从YW市回家应该不会路过南市才对啊。”邬笙拿着一杯红豆奶茶,一杯美式咖啡坐在了安宁的对面。
  安宁正在看书,那是一本她很喜欢的诗集《仓央嘉措》,她很喜欢里面的诗,带着点期待,又带着点忧郁。
  安宁放下书,抬起头,“好久不见,我从HN省回来,路过南市。”
  细细打量,这男人仍如初见时那般高大挺拔且英俊,一身廉价的深蓝条纹西装里包裹着藏蓝的V领羊毛毛衣,再里面是白色的衬衫,领口被蓝色的条纹领带紧紧地束缚着。
  穿在他身上,一点也不廉价,甚至给安宁一种他穿的是高定的感觉。
  “倒是没想到你会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那边很冷吧?”男人把奶茶递给了安宁。
  “嗯,中原地带,风大,很冷。”安宁没有拒绝,接过捧在手里暖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南市也不暖和。”
  邬笙看着眼前的女孩,十八岁的模样,稍显稚嫩,而且她似乎比之前瘦的更狠了。
  她的手满目疮痍,全是红肿溃烂的冻疮!
  而且她的眼里有着经历沧桑地冷漠,还记得半年前见她时,她和同事之间相处还是有说有笑,眼神明亮如星辰,这半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莫名地,邬笙觉得心头如针扎似地疼了一下,“你瘦了很多,看上去也很累,你的手怎么冻成了这样?而且感觉你跟半年前不一样了,这半年,过得不好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安宁觉得鼻尖发酸,这半年来,很忙,忙到她没有时间去想辍学的事实,甚至忙到没有时间睡觉。
  这男人,不过两次见面,却能从她身上看出她过得不好,是这个男人太厉害,还是她太不懂掩藏?
  “那边冷,过得一般,算不得好,也不算不好!”安宁喝了一口热的奶茶,压下心头的酸涩,轻声地回。
  “可是感觉你并不开心,如果可以,你可以跟我说。”邬笙看着眼前女孩冷漠地好像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冷,他不喜欢她身上出现这样的气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