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道极宠 > 第一百一十六章:喝下毒药

第一百一十六章:喝下毒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故意做出一副坦然的姿态,捏着衣襟的手轻轻抬起,拢了拢头发,朝对方笑了笑。
  
  看她生气的样子还蛮好玩的,跟宫斗情节似的。
  
  “你!你们两个,把她叉出去,扔到修罗谷去!”魅儿大怒,见泯泯身后二人岿然不动,不禁愕然,“我可是魔使,你们连我的话都不听?”
  
  两位壮汉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开了尊口,“属下只听北药大人一人号令。”
  
  “北药大人……”魅儿抬头,将她定定地看了一眼,一挥轻纱织成的袍袖,朝着阁内去了。
  
  只是那个背影要多慌乱,就有多慌乱。
  
  泯泯瞧着,嘿嘿笑了两声,笑嘻嘻朝两人道谢,“刚才可多谢你们了。”
  
  谁知两人一板一眼道,“北药大人的意思,要谢就谢大人。”
  
  行吧,想套近乎都难,她撇撇嘴,道,“我要去花园里荡秋千。”
  
  见二人只是尽职尽责地跟着,并没有出言阻止她的意思,泯泯心里欢呼雀跃,一路小跑着朝着两岸凄凉的白玉拱桥去了。
  
  踏在桥上,只见一川寒水,笼着轻纱似的,烟云缭绕,静止不动。
  
  过了桥,花园里仅有几株依旧带着一点儿染着黄色的绿,其余的多半已经枯萎了,留下光秃秃的枝条。
  
  泯泯心生一想,微微笑着,捻住一根枝条。
  
  下一瞬间,萎黄的灌木变成了一团新绿,一颗颗嫩绿色的花苞绽开,鹅黄的花朵攒在一起。
  
  只可惜她的灵力匮乏,不能让所有树木回春,要不这时候赏玩起来还有点意思。
  
  “你有修为。”
  
  她转过身去,盯住那一张面瘫脸,“怎么,你们要加派人手了?”
  
  拍了拍手上沾到的脏,她满满开口道,“其实也不必,我没有任何可以威胁你们的能力,你也看到了,我会的,只有这个。”
  
  指了指那一团冬日里无端绽放的小树。
  
  见二位大哥兀自不语,她便自己同自己说话,“其实冬天也挺好看的,只是它不能看到,真的很遗憾呢。”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善心。”
  
  转身,北药就在身后。
  
  “你来啦。”泯泯眯着眼睛笑。
  
  北药目光扫到那株小树,唇角勾了勾,“可是冬天苦寒,你让它枯木逢春,难道它就能生存下去了么?只怕更多折磨,命不久矣。”说罢冷笑,“其实此地冬日冗长,本不该有这些多余的东西。”
  
  她皱了皱眉,睁大眼睛,“话不能这么说,冬天怎么就不能开花了?大不了我这个冬天罩着它就是了。”
  
  她知道北药说的有理,万物都有固定的生息,蓦然打乱,的确只能带来一时的美丽,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被冻伤,严重的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不过被人这么严肃地批评,她并不感到高兴。
  
  “那它还真是幸运。”北药微微侧头,看向无边寂寥的桥畔,一行烟柳化作枯枝,招摇在灰色的天际。
  
  “哼。”泯泯给那棵小树留了个医灵的印记,至少能保护它三日内都是健康无虞的。
  
  往后大不了隔几日就来一次。
  
  远远地看见秋千架子,枯藤缠绕,干巴巴不曾坠落的叶子有点扎手,泯泯小心地坐上去,握住枯藤缠绕的秋千绳,腿轻轻一蹬,秋千“吱呀吱呀”地摇晃起来。
  
  “你不服气?”北药突然道。
  
  泯泯的确不高兴,出来玩的兴致都没了一大半,眼睛低低瞅着枯叶飘满的地面嘟囔道,“没有。”
  
  一阵长久的沉默。
  
  “很久很久以前……”北药开口,声音有些沉闷。
  
  这是要说故事的节奏?泯泯悄悄看他一眼,又飞快的转过头去。
  
  那一眼,只看到瘦削的侧脸,笔挺的鼻子,一颗若隐若现的泪痣。
  
  北药似乎无所觉,继续说道,“有一个村庄,迎来了寒冬,人全都冻死了。而带来寒冬的人,对其中一个人说,我可以让你活下去,但是你要一直忍受濒临死亡的酷寒。那人别无选择,只能答应了。可是自此以后,他受尽折磨,忍不了决定还是死了一了百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连死亡的权利都没有了。只能在无尽的寒冷中继续苟活着。你觉得,让他活下去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北药微微笑着,眼底却没有多少暖意。
  
  “信息量不够,这让我怎么判断?”泯泯道。
  
  “嗯?”
  
  秋千早就在他说起这则故事的时候停下了,泯泯用脚尖蹭着地面,“你说那人带来了寒冬,又赋予他活下去的特权,可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他活下去啊。”她顿了顿,“如果说是因为单纯的想玩死他,那我没话说,肯定是坏人啦,但是一般人不会这么无聊吧?所以我觉得肯定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是什么呢?”
  
  北药仍旧微笑着听她说话,并无插嘴的意思。于是她只好自顾自瞎猜,“那个人还活着对吧?他不会在寒冷中死去,那么一定会在寒冷中学会很多。比如说制作篝火,缝制衣物,囤积口粮,他会越变越好的不是么?不管原本那人出自于什么目的,最终结果不会差吧?”
  
  北药眸光闪了闪。
  
  泯泯歪头看他,“不是吗?你现在过的不差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北药笑了。
  
  “一般人说的故事都是自己呗。”她也笑。
  
  “这样啊。”北药靠在秋千边,用一只手抚上脸颊,手腕上的银镯子叮当地响。
  
  一个小侍女从桥另一边匆匆而来。
  
  “大人,魔使她找您有事,正在庭前候着呢。”
  
  “知道了。”北药摆了摆手,那小侍女胆战心惊地退下了。
  
  泯泯等了一会儿,发现这人居然还在原地,不免奇怪道,“你不去见她吗?”
  
  “她有什么好见的。”
  
  北药站起身,“你同我去一趟药阁。”
  
  药阁里那张熟悉的杂乱桌子前,泯泯伸出手摸了一把金光灿灿的小药炉,这种药炉很少有见到这么迷你的。否则学院里的女医修们肯定要倾家荡产想办法得到一个,比起笨重的大药鼎,眼前的小药炉恐怕更得她们的欢心。
  
  “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