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他是不是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他是不是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殿廊处,一张绝美精致的脸孔映入眼帘。
  
  那少女似乎等了很久。
  
  “张……张公子。”
  
  李裹儿娇躯绷紧,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
  
  张易之止步,抬眼望她,淡淡道:“安乐郡主有何指教?”
  
  听到那冰冷不近人情的声音,李裹儿一颗芳心坠入谷底。
  
  她迟疑半晌,抿了抿唇:“没什么。”
  
  张易之嗯了一声,黑眸中闪过一丝凉意,漫不经心地说道:
  
  “既然恰好郡主当面,我不妨直言,无需在意陛下的联姻。”
  
  轰!
  
  刹那间,如惊雷在李裹儿耳畔炸响。
  
  她极力控制情绪,却依然无法阻止眼眶泛红。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
  
  我不会娶你。
  
  不择手段陷害三个候选人,换来的却是这句残忍的话么?
  
  “为什么?”
  
  她鼓起勇气直视着对方。
  
  张易之略默,迈步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少女:
  
  “能看清楚我脸上的鲜血么?”
  
  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以及那浓郁的血腥味,让李裹儿有些窒息。
  
  她没有后退,也没有垂眸,就这样四目相对。
  
  从听到这个名字开始,她就一步步地被向深渊引诱。
  
  对方的容貌、事迹、每一首诗,说过的每一句话……
  
  无不在有意无意中撩拨着她脆弱的理智。
  
  无数次在脑海里树立对方的形象,那种依赖在她心里的烙印是如此深刻。
  
  虽然这个形象也许只是个幻影……
  
  可是情愫本身不就像泡沫那样短暂而脆弱吗?
  
  落花与流水,诗人总是用这样的事物地类比那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跟李唐水火不容,也许有一天,我手上会染满你父王的鲜血。”
  
  张易之语调低沉稳定,还很温柔。
  
  但在他自己听来,却充满了冷血与森然。
  
  李裹儿闭了闭眼,又缓缓张开,噙泪道:
  
  “不会的,你会成为父王的最强臂助……”
  
  “算了。”张易之截住她的话,平静道:“你还小,不懂政治的残酷。”
  
  说完拂袖而走,脚步没有丝毫停顿,虽然走得很慢,却一直在向前。
  
  每一步他都仿佛能感受到不同的情绪,其中有残忍。
  
  “我特意等你,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李裹儿慢慢收住哭腔,声音还是有些哽咽。
  
  “说。”张易之继续往前走,
  
  李裹儿拔高音调,“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戴面具的女人?”
  
  嚯!
  
  张易之嚯然转头,目光锐利:“是谁?”
  
  感受着对方语气中的威严和强势,李裹儿忽然唇角一点点舒展,笑了笑:
  
  “我突然不想说。”
  
  她神情倔强,像是示威一般迎上那道目光,旋即转身迈着优雅的步伐朝反方向离开。
  
  走着走着,李裹儿鼻子一酸,低声啜泣,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
  
  “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阻止我喜欢你啊…”
  
  张易之原地沉默半晌,思绪也渐渐紊乱。
  
  ……
  
  刚到御书房外,就被一个白面无须的内侍拦住:
  
  他扯着公鸭嗓恭声道:“陛下说你身上杀伐之气太重,先去浴池洗一洗。”
  
  “那还不带路?”张易之低喝。
  
  转了几座宫殿,半刻钟后,到了液清池。
  
  浴池内馨香扑鼻,沁人心脾,旁边还有一个青衫罗烟裙的乐妓在奏琴。
  
  张易之褪掉衣袍,那乐妓双脸酡红,琴音有些错乱。
  
  池里荡漾着泛起丝丝白雾,水面上有一层柔软的各色花瓣。
  
  温水冲洗张易之身上的血痕,也刷去积郁在心底的晦暗沉重的戾气。
  
  一个宫婢风情款款地上前,“公子忙了一天,一定疲累,奴婢为公子揉揉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