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302 要送布尔凯索登上神阶!

302 要送布尔凯索登上神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地狱七魔王其实只是一个有些无力的统称。
  
  对于人类来讲,那七个魔王谁都一样充满了危险,毕竟有能力对七魔王说不的存在算起来也没有很多。
  
  安达莉尔似乎是七魔王中野心最为渺小的一个,就像是督瑞尔那个大虫子一样,只是单纯的在满足自己深藏在灵魂之中的爱好而已。
  
  但是这不代表他们没有什么城府。
  
  “安达莉尔,你会说的,在我找到办法吞噬你们之前。”
  
  布尔凯索说这句话的时候用手摸了摸胸口的纹身,语气十分的严厉。
  
  甚至能从中感觉到那份来自恶魔血脉中的残忍。
  
  “你从来不是我们最为畏惧的那个存在,布尔凯索。你已经丢失了灵魂的崇高,现在的你和一个杀戮的机器有什么两样?
  
  你甚至没有沃鲁斯克那个家伙更让我畏惧,甚至比不上卡修斯那个没脑子的蠢货。”
  
  安达莉尔的声音中带着不屑,一并被关押在黑暗灵魂石中的阿兹莫丹对安达莉尔有些改观了。
  
  “你没有爱好,喜欢烈酒不过是因为那是能够带给你刺痛的存在。
  
  你没有希望,甚至没有欲望,也没有野心。
  
  布尔凯索,告诉我你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就只是崇高的奉献吗?
  
  你就像是一个没有自我的躯壳,只因为听到了那些大天使的蛊惑就做出了这个选择。
  
  相比较那些大天使们的举动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安达莉尔的声音中带着嘲讽陈述着他对这一切的看法。
  
  布尔凯索甚至能够想到安达莉尔那个充满魅惑的恶心躯体正在打理发丝,一张美丽中带着残忍和恶毒的表情正在散发着魅力。
  
  “我听到了人们的哀嚎,看到了孩子们的眼泪。
  
  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绝望,还有对于你们的憎恨。
  
  安达莉尔,你是完整的灵魂,但是你从来没有机会感受到人类的崇高!”
  
  布尔凯索轻飘飘的说着。
  
  这是他的真心话,但并不是全部。
  
  “我们和大天使之间没有区别,我们腐化了无数的人,而他们只是‘感染’了人类中的强者。最终——你们人类,奈非天——都只会作为规则的养料。”
  
  安达莉尔此时所说的话,让阿兹莫丹都沉默以对。
  
  阿兹莫丹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换个方式来对待安达莉尔了。
  
  安达莉尔现在表现出的一切已经超出了阿兹莫丹这个罪恶之王的认识。
  
  地狱七魔王相互之间有多少了解?虽然漫长的时间中他们共同存在着,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带着阴谋去审视彼此。
  
  合作,但是一样是敌对的。
  
  每一个地狱魔王都想要成为大魔神,只是迪亚波罗在这个道路上走得最为深远罢了。
  
  “你的意思是拉斯玛已经超出了你们的掌控?或者说布尔凯索也是一样?”
  
  布尔凯索拧掉了酒瓶的封口,往嘴里猛灌了一口。
  
  烈酒的品质?布尔凯索不计较这个。
  
  喜欢刺痛感之类的问题,安达莉尔说的没错。
  
  他只是喜欢那种刺痛感罢了。
  
  获得力量从来不是毫无代价的。
  
  作为超越了卡修斯对于无视苦痛掌握程度的代价,感觉对于布尔凯索来讲是十分迟钝的。
  
  所以他对于食物没有口感的要求,味觉对于布尔凯索本身只是强大的祭品。
  
  对于安达莉尔充满蛊惑性的话,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相反的他关注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比如安达莉尔对于拉斯玛避而不谈。
  
  “拉斯玛想要唤醒母亲,你觉得我和奈非天共同的母亲莉莉丝会怎么对待马萨伊尔?”
  
  “马萨伊尔会让莉莉丝明白死亡的意义。”
  
  布尔凯索打算结束这场对话了,语言很多时候都会显得空洞。
  
  作为交流的桥梁,语言只在两方需要交流的时候才会有用。
  
  而现在布尔凯索本就不打算和地狱魔王产生什么了解。
  
  “呵呵呵呵~布尔凯索,我忽悠觉得你并不是我想象中更的那么毫无野心,或者你的野心即便是沃鲁斯克那个家伙都比不上。”
  
  安达莉尔留下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什么人会崇高的奉献自己,甚至情愿失去自我?
  
  英雄?
  
  安达莉尔的生命中见过太多的英雄了,只是他们都没有布尔凯索表现得那么坚定。
  
  没有野心,或者说没有目的的英雄可不会像是布尔凯索一样那么坚定。
  
  “野心?或许是吧。但是在那之前我得给你们一个归宿!”
  
  布尔凯索粗暴地吼着,圣山上到处都能听到布尔凯索的声音,那种像是熔炉中的火舌一样的,不断吞噬的声音。
  
  “布尔凯索!”
  
  李奥瑞克的声音适时地响起,骷髅王魁梧的骨架出现在了布尔凯索的面前。
  
  克雷格已经得到了那份属于卡拉辛姆的记忆,现在的骷髅王已经不再纠结了。
  
  现在布尔凯索表现出的样子和他当年被迪亚波罗逼疯的时候似乎没有多少区别。
  
  所以他在担心。
  
  “李奥瑞克,很高兴看到你站在这里。”
  
  布尔凯索面无表情的对着李奥瑞克说着。
  
  手上不断地摩挲着那个酒瓶的瓶口,粗糙的手指上在玻璃的瓶口上擦出了一阵难听的响动。
  
  “虽然你不会像我一样对于地狱魔王的逼迫毫无抵抗的能力,但是你已经站在了危险的边缘。”
  
  “对于莉亚,我很抱歉。李奥瑞克。”
  
  布尔凯索终于有机会将这句话说给李奥瑞克了。
  
  “布尔凯索,和我说说我的孙女吧。我想她一定和艾丹一样,是一个正直的孩子。”
  
  李奥瑞克发出了长长的吐气声。
  
  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吐气的条件,但是那种发自灵魂的哀叹还是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遗憾。
  
  “莉亚,她很善良。比我、比凯恩,甚至比奥莉尔都要善良。”
  
  布尔凯索组织着语言,直接坐在了地面上。
  
  在圣山的积雪中直接坐在了地面上,整个身体都陷进了积雪之中。
  
  “但是你知道的,莉亚可没有人指导她获得力量,虽然在普通人的眼中她也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了。
  
  但是相比较地狱魔王,那差的太远了些。
  
  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即便是看着凯恩的尸骸在火焰中化作了灰烬,她也没有抱怨过。”
  
  布尔凯索慢慢的讲述着。
  
  当时的布尔凯索认识莉亚的时候,桑娅和李敏已经伴随在了莉亚的身边。
  
  卡拉辛姆那个武僧就像是一个引导者一样,不断地帮助着莉亚。
  
  “李奥瑞克,你知道的。人类的王国总是在不断的更替着,真正传承下来的获得力量的方式,只要那么寥寥的几个。在堪杜拉斯之前,黑暗王国也被覆灭了。
  
  只有那么几个方式才是最稳定的变强的方式。”
  
  布尔凯索的话让李奥瑞克沉默了。
  
  不管是覆灭的那些王国,还是流浪者们。
  
  他们之中一样有着强大无比的战士。
  
  但是除了初代奈非天代表的那些职业和族群之外,再也没有一条能够稳定变强的道路了。
  
  李奥瑞克很强,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他成为骷髅王之前,一样是一个足以让地狱魔王正视的强大战士。
  
  甚至很难说是活着的李奥瑞克更强还是作为骷髅王的他更强。
  
  但是那并不是一条有着标杆的强者之路。
  
  “我活着的时候……算了。看起来你并不想和我谈论过去。布尔凯索,你生命之漫长让你见证了堪杜拉斯的兴衰,那些对于你来讲并不是传说,而是过往。”
  
  李奥瑞克空洞的眼眶中闪过了一阵幽蓝的光辉。
  
  那是骷髅王的灵魂。
  
  他存在,所以这一具骸骨能够光洁如新。
  
  “那是昨天!李奥瑞克!”
  
  布尔凯索有些失控的吼着的。
  
  不远处那些先祖正在默默地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对于长生种的奈非天来说,很多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蕾蔻双手抱在胸前,低垂着自己的脑袋。
  
  她感觉喉咙中有些不舒服,但是没有清清嗓子的想法。
  
  就在“昨天”,她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那足以刻骨铭心。
  
  所以蕾蔻笃信命运,甚至得到了伊瑟瑞尔的眷顾。
  
  “布尔凯索,你是野蛮人的勇气。”
  
  塔力克出现在了布尔凯索的身边,粗壮的手臂搭在了布尔凯索的肩上。
  
  “你是野蛮人的王,只是你好像不那么称职。你是野蛮人历代领袖中,唯一一个让野蛮人成为稀少群体的王。”
  
  马道克把他的斧子插在了地面上,单手搓着下巴说着。
  
  “但是你也是最崇高的王,只是你少了一些自私。”
  
  科力克站在了骷髅王的身边,随手拍打着李奥瑞克的肩膀。
  
  三先祖不是布尔凯索的前辈,他们是伙伴。
  
  共同成长,一同战斗,直到战死的那一刻。
  
  所以很多话只有他们三个能够对布尔凯索诉说。
  
  “王不该是一个圣人,布尔凯索,但你是例外。”
  
  沃鲁斯克站在远处的山崖上幽幽的说着。
  
  没有欲望,那就不会占有。
  
  高尚,那就意味着不会掠夺。
  
  善良,就以为战斗总是最后的选择。
  
  但是只有最不像是王者的布尔凯索,才是被所有野蛮人信赖的那个王。
  
  “布尔凯索,真是有趣。”
  
  阿兹莫丹终于找到了一个说话的机会。
  
  在他看来现在就是腐化布尔凯索最好的机会。
  
  被熟悉的人指出问题,很容易滋生出罪恶。
  
  阿兹莫丹感觉到了熟悉的气味,只要一些引导,罪恶就会蔓延。
  
  人从来都是这样的,负面的情绪总是层出不穷。
  
  所以罪恶之王阿兹莫丹才是最难被打垮的地狱魔王。
  
  “但是我是野蛮人的王!你们对于王,应该尊敬一点!”
  
  布尔凯索没有搭理脑海中阿兹莫丹的声音。
  
  他大声地对着眼前的灵魂喊着。
  
  “没有哪个王会事事亲力亲为的,布尔凯索。”
  
  塔力克抽出了耻辱之证,插在了马道克的巨斧边上。
  
  科力克一样抽出了自己巨斧,插在了地面上。
  
  三柄巨大的重兵器交错在一起,像是一座山峰一样。
  
  “呜~”
  
  一阵粗粝的破空声传来,沃鲁斯克的碎石锤重重地落在了那座兵器山峰之上。
  
  不朽之王的碎石锤正散发着夺目的血红色的光芒。
  
  原始的传奇武器会带着塑造这段传奇的那个人灵魂的光芒。
  
  血液般的腥红就是沃鲁斯克的灵魂。
  
  随着不朽之王的碎石锤上的红光闪烁着。
  
  耻辱之证、马道克的悲伤,巴斯廷之力三柄传奇武器也开始散发光芒。
  
  塔力克的耻辱之证漂浮着灰色的悔恨,他的灵魂是充满了希望和痛苦的灰色。
  
  马道克的巨斧上正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辉,那是悲伤。
  
  马道克这个战斗先知,因为知晓战斗的结果,所以他一直都是悲伤的,他的巨斧上变得有些锈迹斑斑充满了低落的情绪。
  
  最粗鲁的马道克,一直沉浸在彻头彻尾的悲伤之中。
  
  巴斯廷之力上散发着温暖的火光,但只是一瞬间就转变成了酷烈的橙黄色,正在一点点的向着白炽转变着。
  
  科力克的灵魂充满了对生命的珍视,温暖但是暴虐。
  
  对生命无比的爱让他在战斗中充满了愤怒。
  
  战斗,终究是为了夺走生命而进行的,所以科力克的灵魂是最纯粹的愤怒。
  
  “布尔凯索,你一直没有塑造传奇是吗?”
  
  李奥瑞克看着眼前的景象,带着些匪夷所思问着。
  
  布尔凯索还没有真正缔造自己的传奇,没有人知道他的灵魂会是什么颜色的。
  
  这一点或许马萨伊尔知道,因为他在和布尔凯索厮杀的时候,死亡的力量会让他看到不同的东西。
  
  “传奇是你们落幕之后留下的力量。”
  
  布尔凯索看着几柄武器组成的小山,随手掏出了守誓者和无悯。
  
  两柄传奇武器上正在散发着光辉。
  
  安达库尔加斯的守誓者上是充满了恨意的灰白。
  
  安达库尔加斯亲手杀死的自己那个背叛者兄弟,他毫无怜悯,有的只是充满憎恨的愤怒。
  
  莫科特的无悯上散发的是对于生命充满了爱的翠绿。
  
  对于一切罪恶毫无怜悯,并且以“无悯”为自己武器命名的莫科特,是最不忍心目视生命逝去的那个。
  
  有些家伙,只要活着就会让别人没法活。
  
  所以即便是不忍,莫科特也在劝说自己不要留有怜悯。
  
  “而我!布尔凯索!永远不会落幕!”
  
  布尔凯索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哈洛加斯圣山都在颤抖着。
  
  “切,你那时候还叫光……算了,还是不扫兴了。”
  
  被冠以征服者名号的海拉伯在不远处小声地念叨着。
  
  他的脸上带着笑意。
  
  没有将传奇塑造成武器的他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散发着黑色。
  
  征服者,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海拉伯征服了什么?
  
  他不过是为族人的延续不得不掠夺为数不多的生存资源罢了。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笑话,充满了讥讽。
  
  征服者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想要的是世间平息战火。但是为了让部落中的孩子不用在寒风中赤着上身发抖。
  
  他发起了不义的战争,并为此痛苦。
  
  然而却被称为征服者。
  
  就在这个时候,圣山上开始撒发着单纯的力量。
  
  纯粹的,毫无色彩的力量。
  
  只有不断轻颤着的地面作为力量展现的佐证。
  
  圣山的力量将先祖们闪耀着灵魂色彩的传奇一并抽离了起来,朝着布尔凯索的身上冲去。
  
  混杂的色彩之间变成了纯粹的光辉,直接撞进了布尔凯索的额头。
  
  黑暗灵魂石上那种腥红的光辉和纯粹的光辉绞成了一团,布尔凯索身后勇气的光翼开始浮现。
  
  三种力量开始冲突着,然后一股脑的冲进了布尔凯索的额头之中。
  
  “你做了什么!”
  
  阿兹莫丹发出了惨烈的叫声,他正在遭受数种力量交错的绞杀。
  
  那种像是将灵魂放在了一个磨盘中不断地搅合的痛楚让这个罪恶之王开始哀嚎。
  
  他的哀嚎传递到了整个圣山之上。
  
  黑暗灵魂石对于外界的联系被混杂的力量强行打通,黑暗灵魂石只在此刻不是那个永无天日的牢笼。
  
  “好了,阿兹莫丹,稍微体面一点。你是地狱魔王。”
  
  安达莉尔充满了快感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种快意和扭曲。
  
  折磨之王,安达莉尔终于找到了她一直想要找到的感觉。
  
  痛楚!
  
  安达莉尔不断地折磨一切,从肉体到精神,她不断的尝试着各种可怕的刑罚。
  
  为的不过是让自己扭曲的灵魂感受到痛苦。
  
  安达莉尔并不完整。
  
  作为伊纳瑞斯和莉莉丝的孩子,她原本应该成为奈非天的,就好像拉斯玛那样。
  
  但是她的诞生并不顺畅,没有继承天使的父亲的力量,而是完全的继承了莉莉丝的魔力。
  
  天使的残余让她的灵魂并不完整,所以她不断地吞噬者痛苦者的灵魂,试图让自己变得完整。
  
  安达莉尔不奢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奈非天,但是至少她要成为一个完整的恶魔。
  
  残缺是安达莉尔的痛楚,为了完整,安达莉尔不断地制造惨剧,不断地研发酷刑。
  
  一步一步的登上了地狱魔王的宝座,但是她终归不是一个完整的恶魔。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小鸟在歌唱~花儿在盛放!像这样的一天,你这样的孩子!应该在地狱的烈焰中燃烧!”
  
  维达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附近,用着歌唱一样的腔调说着。
  
  他的话说完的一瞬间,维达的灵魂中那种浓郁的憎恨加入到了三股力量的碰撞之中!
  
  憎恨!
  
  憎恨就是维达的灵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