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攻略小社会 > 第660章

第66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乃伊这话刚说完,欧阳豪和高桥留美的脸都黑了,她这话什么意思?她一个女人,现在说的是什么话?
  
  “乃伊小姐,您怎么能这么说话?”高桥留美一脸难以置信:“女人跟男人结了婚,那就是一起许下了至死不渝的誓言,您怎么能说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话?孩子的父亲怎么能说换就换?叶先生、叶太太,乃伊小姐这样的话,您二位也听到了,简直是匪夷所思……”
  
  “欧阳夫人,看来我的话你们夫妻俩是没听进去啊。”叶夫人突然开口:“我刚刚说了,我们家只有娶女婿,没有嫁闺女的说法。如果你们儿子惹得我宝贝女儿不高兴,他想换我们自然是要支持的。说什么也不能让我们的宝贝女儿受委屈不是?再说了,你们要是不习惯我们家的规矩,我们也不会强人所难,你把你们儿子带回去就行。”
  
  欧阳豪像是吞了只苍蝇进肚子,又恶心又难受又憋屈,关键在这个时候,他还没有什么硬气的东西。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比拼财力的场所,跟海洲叶家拼钱多,在海洲哪家都不敢站出来,更何况是欧阳豪?
  
  他心中气愤,觉得受尽了羞辱,却又只能暂时忍下,他看向叶友良:“叶先生,我知道你们叶家财大气粗,我们这种家庭比不了,只是,叶家再如何不通世俗,这婚姻大事也不能当着儿戏。怎么能说得出说换人就换人的事?真要论起来,我那儿子也是个颇有几分才气的摄影师,还得过不少大奖,人才、能力、收入,不比外面那些自诩精英才俊的人差……”
  
  这个时候的欧阳豪,到底忍不住要替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说话了,儿子再差,自己再嫌弃,可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被人当着货物一样说抛弃就要抛弃,他也受不了。欧阳幸司现如今的身份、曾经获得过的奖项,甚至他看不起的欧阳幸司那摄影师的职业,在此时都成了他努力辩驳叶家人的话。
  
  叶友良慢条斯理的端茶喝,不说话,一副高人不多言的模样,倒是叶夫人跟着又开口:“都是当人父母的,谁不知道啊?谁家父母不说自己孩子好?你要那么说,我闺女可是娱乐圈的大明星,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女神呢。谁还拿不出一点亮眼的东西啊。”
  
  叶夫人这些话堵的欧阳豪夫妇半天没说出话来,叶乃伊慢悠悠的端过杯子,喝了一口:“妈,坐下喝点东西,说这么多话不累吗?”
  
  叶夫人这才坐下来,一脸志得意满,跟她吵架,也不看看她是谁,她当初被叶友良快逼疯的时候,可以三天三夜不重复骂叶友良,何况眼前这对自以为是的男女?
  
  叶友良这时候才开口:“欧阳先生,你之前呢,跟我说两家碰面,主要是为了见一下。待会孩子来了,也让你们看一眼。不过,丑话咱们可说在前头,孩子是我叶家的孩子,你们想要带走不可能,你们想要给孩子改姓,更不可能。”
  
  欧阳豪绷着脸,朝门口看了一眼:“幸司怎么还没来?他干什么去了?”
  
  欧阳幸司来了,到底还能问一问,欧阳豪现在就觉得,跟这一家子人似乎没什么好谈的,根本就不愿意跟人谈话。
  
  “你说欧阳幸司啊?刚刚来的时候,他怕味道熏着大家,带孩子去换尿不湿了,没办法,还小呢,不穿尿不湿更麻烦。”叶乃伊伸手一刮头发,微微一笑道:“他嫌我笨手笨脚的,做不好,每次都要自己动手,我也没办法。“
  
  高桥留美看了欧阳豪一眼,忍不住又对叶乃伊说:“乃伊小姐,您真的该学着如何当一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这种事,怎么能让男人做呢?”
  
  “等他来了,你们问问他想不想做。”叶乃伊笑道:”他要是不愿意,家里那么多保姆阿姨,照顾一个孩子还是很容易的。我可从来没勉强过他。”
  
  “欧阳幸司这个混账东西,真是丢尽了我的脸!”欧阳豪忍无可忍,骂了儿子一句。
  
  他也不知道叶乃伊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毫无疑问,他现在正在愤怒的边缘,恨不得冲出去掐死欧阳幸司,自己怎么就生了那么个无能窝囊的废物玩意?
  
  包厢厚重的大门被人拉开,欧阳幸司怀里抱着小叶北进来,“不好意思,耽搁了点时间。”
  
  欧阳豪夫妇一眼看到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奶娃,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叶乃伊突然说:“你们带走孩子出去吧。”
  
  她对跟在后面的一个阿姨看了一眼,那阿姨会意,立刻从欧阳幸司手里接过孩子,一秒都没多停留,直接抱着孩子出去了。
  
  欧阳幸司在她身边坐下,问:“心情不好?”
  
  “好着呢。”叶乃伊睨他一眼,问:“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这个人这副身体这个躯壳,是你自己做主,还是你眼前的父母做主?如果是你父母做主,今天你就跟他们回去……”
  
  “我小的时候就是我自己做主,何况是现在?”欧阳幸司说:“我是我自己做主,我愿意留在你和叶北身边。我也养得起你和叶北。如果你要抛弃我,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安心的停驻。”
  
  叶乃伊没说话,只是视线在欧阳幸司的脸上盯了几秒,随即慢慢移开视线,轻飘飘的看向欧阳豪夫妇,“欧阳先生、欧阳夫人,他的话你们听到了?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跟他说?今天索性一次性都说完,免得以后哪天又被找上门,这让我很烦恼呀。”
  
  “父亲、母亲,我不知道你们跟乃伊以及乃伊的父母说了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以前管不了,以后更加管不了我。我愿意选择什么样的人生是我的决定,任何人都撼动不了。孩子是我跟乃伊的,我愿意让他跟着乃伊姓,如果她愿意,我甚至愿意放弃我的姓氏,跟从她的姓氏。”欧阳幸司的语气冷静的像没有秋天清晨山林的潭水,静又悠远,没有夹杂丝毫的情绪,而是在叙述一个事实,“如果你们这次过来,是为了孩子的姓氏,那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对不起,我不是你们理想中的儿子,或许,永远都不会成为你们理想中的儿子。我很抱歉让你们一次次的失望,但是我依然坚持我做出的任何选择。”
  
  欧阳豪被气得胸脯上下起伏,却也再一次知道自己根本控制不了他,他高中、大学的时候自己都管不了,到了如今,他更加管不了。眼前的这个儿子,就像是自己的克星,明明小时候聪明乖巧备受人喜欢,怎么后来就只知道气自己了呢?
  
  叶乃伊一家三口什么话都不用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真理是站在他们叶家这边的,欧阳豪怪不到他们头上。
  
  能做亲家就做亲家。不能做亲家,他们叶家也不差这一门亲戚。
  
  “欧阳幸司!”欧阳豪指着欧阳幸司:“你!你!你简直是……是大逆不道!你竟然,你竟然还打算当上门女婿?!我欧阳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畜生!”
  
  欧阳幸司的表情依旧没变:“父亲,我让你失望了。”
  
  “你给我滚!”欧阳豪顺手拿杯盖朝欧阳幸司砸过去,欧阳幸司站着没动,杯盖打在脖子上,他伸手取下杯盖,顺手放在桌子上,“对不起。”
  
  叶乃伊这时候突然开口:“这个包厢是我定的,我的男人过来,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还轮不到一个客人指手画脚。”
  
  欧阳幸司看了她一眼,叶乃伊则是眉眼没动,专心的拨弄着手上的戒指,“这话还没吃吗?要是不吃就散了,要是吃,就坐下安安分分吃顿饭。”她看向欧阳豪:“欧阳先生,看您这样子,您是吃不下了?”
  
  欧阳豪被气得胸膛再次大幅度起伏,高桥留美急忙扶着他,“你还好吗?幸司!你父亲都这样了,你还无动于衷,你究竟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